请看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抠神 > 第五百五十九章 最后的大转折
    林律师的到来,为会议室里的气氛增加了几分悬疑的色彩。

    会议室里,原本认定宁可竹输定了的人,此刻开始产生了些许的担忧。

    而原本虽然心向宁可竹,也期待出现奇迹,但却依旧认为宁可竹没什么胜算的人们,却是一下子振奋了起来。

    程广年果然留有后手啊!

    就连老神在在觉得自己赢定了的赵泽鹏,此刻也是瞳孔急剧缩小,他似乎嗅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危险气味,不由得微虚双眼,紧紧盯着集团的律师顾问团的负责人——林律师。

    “林律师,这是我们集团的股东扩大会议,你这是来做什么?”赵泽鹏的声音阴渗渗的,他在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林律师将手中的包拎了起来,晃晃说:“抱歉抱歉,我知道这是诸位在召开程氏集团的股东扩大会议,之前宁女士已经知会了我们事务所。

    因为之前程董事长在我们那里留下过一份文件,而那份文件被启动的唯一也是必要的条件,就是程氏集团召开股东会议,且他不在场。

    所以,没办法啊,我必须要宣读一下这份文件。

    我知道诸位这次的股东会议是要选出一名暂时负责,代理程董事长的人选。

    可在你们选出新任董事长之前,我们也必须按照程序,执行此刻仍然是董事长的程广年的决定。”

    听到这样一番话,那些支持宁可竹的老臣子纷纷大喜。

    程广天自然也是松了一口气,他觉得,这是程广年的后手来了。

    他深深的看了宁可竹一眼,心说,原来这就是宁可竹倚仗的最后一手牌啊。林律师要宣布的决议,肯定跟程广年手里的股份有关。

    难怪她一直老神定定的,还说什么她最期望的就是直接拼股份的多寡。

    有了程广年的股份,宁可竹当然不会畏惧任何人。

    而赵泽鹏那边的人,则是一个个紧张万分。

    这次,他们也算是破釜沉舟了。

    不管他们表面功夫做的有多好,他们都很清楚,如果宁可竹没来争取这个代理董事长的位置也就罢了,只要是宁可竹,或者程煜之中任何一个人出现,他们站在赵泽鹏那边的事实,就会成为程广年心头的一根刺。

    甚至于,以程广年的秉性,他一旦醒过来,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在这起事件里摆明车马站在赵泽鹏那边……不,应该说是站在宁可竹对面的人彻底清理出局。

    他们所仰仗的,不过是赵泽鹏的信誓旦旦,以及身后各自律师团队的各种分析。

    他们要不是认定宁可竹暂时拿不到程广年的股份授权,再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倒戈到赵泽鹏那边去。

    一时间,所有人都煞白了脸,就连赵泽鹏,也开始坐立难安起来。

    “林律师,有劳了。”宁可竹倒是平静如常,就仿佛这一切都在她的预计当中。

    赵泽鹏看了她一眼,心说,难怪我提议休息,她顺水推舟就把时间定在了十一点半之后。

    原来,她早就知道林律师要赶过来,而如果不休息直接选出新任代理董事长,林律师来了恐怕也会很为难。至少,新任董事长可以让他闭嘴,毕竟这个律师顾问团终究不是程广年的私物,而是为程氏集团服务的。

    但是事已至此,赵泽鹏也是别无选择。

    “林律师,有劳了!”赵泽鹏阴渗渗的说。

    林律师微微一笑,冲着宁可竹和赵泽鹏各自点了点头,然后,他从包里取出了一份文件,然后将其一分为二。

    “在宣读程董事长之前留下的决议之前,我要先跟各位说另外一件事。杜氏集团的法务部门,今天去了我们事务所,呈递了一份声明。”

    会议室里一片安静,大家各怀心思,但其实也都知道杜氏集团呈递的声明大致会是怎样的内容。

    “说吧。”赵泽鹏有些有气无力。

    林律师将左手的文件放在桌面之上,却打开右手的文件,照本宣科的读了一段法律声明。

    意思很简单,杜氏集团以其握有程氏集团百分之五的股权的股东身份,提请程氏集团董事局,推荐宁可竹女士出任程广年卧病期间的代理董事长一职。

    这也就是说,杜氏集团手中那百分之五的股份所带来的行使权,投票给了宁可竹。

    这样一来,从股权角度来说,宁可竹现在跟赵泽鹏正式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当然,这并无实质性作用,毕竟,赵泽鹏除了自己那十个点的股份,还有四大金刚的支持。

    但不管如何,这都是杜氏集团,也即杜长风给出了最为明确的意见。

    换句话说,即便赵泽鹏上台,他也要考虑到来自于杜长风的压力。

    这个位置,赵泽鹏坐不坐的安稳,就要看他自己顶不顶得住杜长风了。

    而在此之前,很多人都认为,杜长风以及杜氏集团不会做出如此明确的表态,他们顶多是派个股权代表来,默默的给宁可竹投上一票而已。

    众人不禁都将目光投向赵泽鹏,果然,赵泽鹏不再如之前那样稳如泰山,面上的表情微微扭曲,显出几分如坐针毡之态。

    “林律师,接着说程董有什么指示吧。”

    看到赵泽鹏开始承受来自于杜氏集团的压力,几位老臣子都是心中暗笑,其中一人开口说到。

    林律师点了点头,放下手里的文件,而拿起之前的另外一份。

    打开之后,林律师说道:“该文件是在五个月前,由程董事长在我们华强律师事务所亲自签署,并由原程氏集团董事长助理徐东先生,以及公证处的两名公证员共同鉴证,我们律师事务所予以担保,这确为程董事长的真实意愿。”

    “直接说内容吧。”赵泽鹏淡淡的说了一句,这种时候去质疑这份文件的真实性,显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林律师再怎么大胆,也绝对不敢在这种地方搞名堂。

    点了点头,林律师总算是宣读了文件的内容。

    文件先预设了一大堆的前提,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在不可抗力的因素下,程广年无法以任何方式亲自参加程氏集团的股东会议,且该股东会议有足够理由举行。

    这个当然没问题,现在程广年卧病不起,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从昏迷中醒来,而关于这个股东会议是否需要召开,也是得到了在场几乎全体股东和高管的首肯。

    别说现在程广年无法参加这个会议,就算他还在集团,这么多股东都要求召开全体股东会议,他也不可能反对。

    前提没问题了。

    然后就是内容。

    这个内容,说实话,让人有些意外。

    程广年表示,在诸多前提成立的前提下,股东会议一旦召开,他就将启动其个人对前锦公司的股权收购事宜。

    当然,他不是要收购整个前锦,而只是要收购前锦属于个人股东的股份。

    前锦公司,其股东为程氏集团,杜氏集团这两大公司,而个人股东则是宁可竹、程煜和杜小雨以及徐东。这六方面,共计拥有前锦百分之八十八的股份,剩余的百分之十二的股份,被诸多想要分一杯羹的投资者分享。

    而前锦公司里,属于个人股东的股份,包括徐东在内,共计百分之四十八。

    程广年之所以能直接启动对前锦公司股份的收购,正是因为虽然没有人对前锦控股,但当他出了事之后,光凭杜小雨、程煜、宁可竹三人手中的股份加起来,就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四十五之多。再加上程氏集团的两成股份,杜氏集团不管反对与否,都足以让程广年的计划得以顺利实施。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人精,没有人不会算这笔账,是以看似这份文件里所说的事情还需要前锦方面最终确认,但这不过是几个小时之内就能办妥的事情罢了。

    当然不会有人对此提出疑议。

    林律师说:“因为有程董这份文件在,所以我们一直都在对前锦公司的市场估值进行跟踪。

    根据两天前,我们所得到的市场估值报告,据数家业内规模最大的咨询公司公布的数据,前锦目前的市场估值,在六百五十亿到七百亿之间。

    而程董的这份文件里表明,他将会以摩根斯坦利和麦肯锡这两家公司给出的估值当中,取更高估值的一方面,来作为他对前锦估值的唯一依据。”

    “这两家公司对前锦的估值为多少?”有人举手问到。

    “摩根斯坦利给的是所有公司中估值最高,也即七百亿。”

    这也就是说,程广年打算按照七百亿的估值对前锦的部分股份进行收购。

    众人再度沉默。

    这没什么可说的,接受如何的市场估值,在这样的情况下,纵然不能按照程广年一个人的意愿进行,但市场上诸多知名公司给出的估值,还是具备相当的参考价值的。

    程广年考虑到了这一切,将估值这件明显带有主观色彩的事情交给了各个评估机构和知名企业,已经从根本上杜绝了有人拿这个做文章的可能性。

    而且,说句最实在的话,摩根斯坦利给前锦的估值虽然只有七百亿,但如果前锦真的宣布要进行第二轮的融资,那么,溢价是必不可少的。

    估值是估值,融资的时候到底能融出多少钱,那也得看业内对前锦的未来看好程度。

    而前锦的未来,毫无疑问是一片光明,初建还不到三个季度的公司,最初是二百亿的投资总额,可现在却已经达到了七百亿的市场估值。

    真要融资,被炒高到一千亿的估值也不是没可能。

    是以,对于林律师所言,程广年按照最高估值进行价值判断,在座的倒是想提出反对意见,却也提不出来。

    “程董事长意图对宁可竹女士手中百分之十的前锦公司股份,以及程煜先生手中百分之十的前锦公司股份进行股权置换收购。而根据当前程氏集团的市值,程董事长将会从自己程氏集团的股份当中,拿出百分之七的股份与宁可竹女士和程煜先生进行置换。”

    林律师转过身,微笑着看着宁可竹,说:“宁女士,您愿意用您手中百分之十前锦公司的股份,置换程氏集团百分之三点五的股份么?”

    宁可竹当然不会反对,微微颔首,道:“没问题。”

    林律师点点头,又道:“程煜先生方面,我们事务所有另外一位同事已经过去与其商榷了,究竟结果如何,只能等我的同事那边的结果。”

    随后,林律师又拿出三份文件,交给宁可竹:“宁女士,如果没什么问题,麻烦您仔细阅读完这份股份置换协议之后,在上边签字。

    这三份文件,我们事务所已经盖章,程董事长也已经提前签字确认。

    双方股份的份额也交由贵集团的会计事务所进行了确认,在本事务所和会计事务所的相互监督下进行填入……

    哦,另外还有一份授权本事务所填入数据的授权书,将会在整个协议完成之后,公示给协议牵涉所有方面。”

    程序上无疑还有些问题,毕竟这牵涉到多方面的疑问,可林律师所做的这一切,没有人提出反对。毕竟,一家律师事务所不可能在这种事上胡闹,这会儿去反对或者如何,也不过是拖延点时间罢了。

    而时间拖下去,也只会让多方要求暂时中止代理董事长的选举。

    赵泽鹏当然感到郁闷,但却无可奈何。

    他是野心勃勃,但不表示他是个傻子,他也明白这会儿没必要提出任何意见。

    赵泽鹏现在在盘算的,是股份的事情。

    程广年拿出个人名下百分之七的程氏集团股份,换来了前锦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虽然他在程氏集团将不再处于绝对控股地位,但这百分之七,以及程煜原本名下的百分之五的股份,乃至杜氏集团方面百分之五的股份,都依旧足以支撑在他回来之后,继续保持对程氏集团的实际性控股。

    于是,原本程氏集团除了程广年之外的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变成了现在的百分之五十七。

    这意味着,想要在这场投票中胜出,将不再是百分之二十五就能搞定的事,而需要百分之二十八点五。

    赵泽鹏已经拥有至少百分之二十四点六,可宁可竹却陡然从百分之十上涨到百分之十七。

    再加上那几个老臣子手里超过百分之三的股份,宁可竹现在也已经实际获得超过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的支持了。

    虽然局面上还是赵泽鹏占优,但毫无疑问,这已经极大的打乱了赵泽鹏的计划。

    赵泽鹏在获取了“四大金刚”的支持之后,他几乎已经不再寻找其他的盟友,他很笃定,在自己如此之大的赢面的情况下,那些股份占比很少的股东,肯定会认清形势,归票到他这里。

    可是现在,局面一下子变了,哪怕他还稍稍领先,那些占比较少的股东,也必须重新考虑有可能的“程广年归来”。

    尤其是公司的高管和技术人员,他们的管理股加在一起也有三个点,虽然人数多达五十人,可实际上他们从根本上来说也只是打工的经理人罢了。

    这些人,除了极个别会坚定的投给赵泽鹏,其余的,恐怕都是墙头草,谁最有希望坐上代理董事长的位置,他们就会把票投给谁。

    被林律师这么一闹,宁可竹胜出的可能性大大增加,赵泽鹏满脸阴鸷的思索,他知道,这些高管手里的技术股,恐怕将会大批量的归于宁可竹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宁可竹所掌握的股份,恐怕也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二十四左右,两人瞬间回到了同一起跑线。

    当然,还有十位左右手里的股份在百分之一附近的股东们,他们原本并无太大的影响,可现在,他们的态度却几乎决定了最后的走势。

    这十位左右的股东手里,共计拥有百分之八点几的股份。

    但是,谁也不会真的认为这八个点的股份就能彻底左右局势。

    原因很简单,程广年的股份置换,并不会就此结束,前锦除了程氏集团和杜氏集团共计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之外,再除去第一轮融资用去的那百分之十二的股份,还有百分之二十八的股份也是个人股东所拥有的。

    而这百分之二十八的股份,其中百分之二十五属于杜小雨,另外百分之三属于徐东。

    只要宁可竹的处境不妙,林律师还可以继续启动对杜小雨以及徐东名下前锦公司股份的置换收购行为。

    这百分之二十八的股份,还能置换程广年名下多达百分之九点八的程氏集团股份出来。

    而无论是杜小雨还是徐东,都将会坚定不移的站在宁可竹的那边。

    说到底,按照程广年留下的这份文件来看,他最多有可能置换出去接近百分之十七的股份,让程氏集团除他之外的股份达到百分之六十三之多。

    那样的话,无论是宁可竹还是赵泽鹏,都将需要至少百分之三十一点五的股份支持,才能坐上代理董事长的位置。

    也就是说,赵泽鹏至少还需要九个点的股份支持,才能彻底坐稳投票胜出的位置。

    这笔账,不光赵泽鹏能算得出来,在座的每一位都算得出来。

    而除了赵泽鹏及其麾下“四大金刚”,以及宁可竹目前实际已经掌握的股份之外,整个会议室里,还能被双方争取的股份一共不过百分之十一。

    当然,那三位老臣子接近百分之四的股份对宁可竹的支持,这时候显得格外的关键。

    五十名高管和技术人员共计三个点的股份,其余股东八个点,赵泽鹏能得到其中百分之九十么?

    至少,刚才有一位股东曾经有过接近明确的表态,她是站在宁可竹那边的,这一下子又少了一个多点,赵泽鹏已经几乎需要争取剩余全部的股东了。

    可那接近五十名高管和技术人员,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全部站在他那边的。

    这些人手里的股份虽然少,可这会儿,却已经非常重要。

    程广天又是咬牙切齿,又是掏出手机打开计算器算了半天,最后还是程苒算出了接近精确的数据给他看过,程广天坦然了。

    难怪宁可竹说巴不得按照股份说事,原来,真正的后手在这儿啊,所谓智囊团,不过是个烟雾弹……

    不对,不是烟雾弹,律师事务所方面,林律师,绝对是智囊团成员之一。

    已经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