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五十三章 出城秋游
    翌日清晨,一队车架自崇仁坊房府正门驶出,一路向西出了金光门,顺着大路径直抵达渭水之畔,汇合了一大早便等在此处的房俊。

    房俊昨夜宿在书院,清早起来带着亲兵部曲起码沿着昆明池向北绕行,先行抵达了渭水之畔。

    见到府中车架,房俊迎上前去,到了近前甩镫离鞍下马,登上了当中最华丽的那辆四轮马车。

    马车内铺着厚厚的西域地毯,花纹繁复色泽艳丽,高阳公主与萧淑儿相对而坐,皆是一身宫装满头珠翠,姣美的俏脸画着精致的妆容,人比花娇、天姿国色。

    “咦?为何媚娘没有同行?”

    房俊盘膝坐到两人面前,诧异问道。

    萧淑儿轻声细语:“前几日关中大雨,导致各条河水尽皆暴涨,冲坏了城南码头数处库房和堤坝,下面管事的怠慢了修葺事宜,直至今日依旧未能修好。刚巧有一批南洋的名贵香料以及货殖运抵,仓库数量不足存放,卸船的时候也出了麻烦,媚娘姐姐便赶着去处理,让吾等先行,若是顺利处置,她再赶去九成宫与吾等汇合。”

    这姑娘坐在地毯上,上身微微后仰,以免压迫隆起的小腹,可即便是这幅摸样,依旧云淡风轻端庄贤淑的模样,似乎任何时候都能够淡然处之,不卑不亢。

    不愧是历史上敢跟武则天对着干的女人,临死也不肯低头,反要诅咒武则天一波……

    房俊抓起一侧小几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随意道:“这种事让下边人去办不就行了?养着那么多的闲人,若还需事事亲力亲为,迟早累死。”

    “嗬!”

    高阳公主正襟危坐,纤细的腰肢挺得笔直,闻言不屑的皱皱鼻子,道:“那女人整日里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唯恐有人想要染指插手,夺了她的权,哪里肯放心旁人去处置?”

    她觉得武媚娘别处都好,谋略出众心思细腻,手段狠辣处事果断,唯独这揽权的陋习要不得。

    女人家家的,相夫教子足矣,能够协助郎君处置家务已然是“出格”了,更何况如武媚娘这般将府中上上下下尽皆掌握在手中,任何事也要力求最好,恨不得代替郎君成为一家之主?

    萧淑儿抿着嘴轻笑着,没有插言,这种事她素来不管,只守着自己的地盘儿就好,将腹中孩儿顺顺当当的生下来,然后抚育成人,令其太太平平的一辈子,自己就算是值当了。

    从一侧车厢壁上的暗格中取出一个小抽屉,里面是各式各样的干果蜜饯,递到房俊面前。

    房俊随手抓了一个五香杏仁儿丢在嘴里嚼得咯嘣响,一边对高阳公主说道:“你呀,纯正的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你自己出身皇族,身后有整个皇族做靠山,何时何地都心有底气,可别人却不同。淑儿好歹背后还有一个兰陵萧氏,必要的时候也能够给她撑撑腰,可媚娘有什么?她什么也没有。家里倒是平白顶着一个虢国公的爵位,可她那几个兄长不争气,不仅使得爵位被陛下收回,更是阖家迁往安南之后男丁死了个干净。你说万一有个什么变故,谁给她一介女流出头说话?也就唯有拼命展现自己的能力,掌握一些权力,多管一些人,这才能让她更多一些安全感。此乃人之常情,万万不可以己之心度人之腹,更别站着说话不腰疼。”

    时至今日,武媚娘之所以揽权上瘾,一方面是本性使然,后世能够成为女皇的小娘子骨子里就有着强烈的权力欲望,这并非时移世易便能够轻易改变,总归会有一些惯性在里头,这是由于武媚娘从小到大的生活经历所决定的。

    另一方面,便在于她极度缺乏安全感。

    若房俊只是一个名门子弟世家纨绔也就罢了,相夫教子谨守妇德,安安静静的做一个深宅妇人。可偏偏房俊犹如璀璨之星,散发着熠熠光辉,官职一路飙升权柄日重一日,可以想见在这等情况下,未来一旦需要综合各方势力的时候,联姻就会是一个极好的方式,不知有多少年轻貌美身份高贵的少女进入房府,成为房俊的妾室。

    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爱弛而恩绝。

    武媚娘乃是当代奇女子,岂会将自己的未来寄托于皮囊之上?她必须掌握权力,成为房俊身边不可或缺之人,即便以后入府再多年轻貌美的名门闺秀,也不可能将她取而代之。

    高阳公主撇撇嘴,没吭声,算是接受了房俊的话语。

    她素来与武媚娘交好,自己的地位稳如泰山无可取代,永远都是房俊后宅的大妇,武媚娘足智多谋计略出众,至于萧淑儿……倒是能够当个花瓶,撒撒娇卖卖萌,勉强可以算作“铁三角”的一环,她们三个作为如今房俊后宅的“三座大山”,强强联手便足可镇压一切娇媚狐妖。

    只要内部不分裂,不搞自相残杀,自己只需要以大妇的身份稳坐钓鱼台,有武媚娘出谋划策冲锋陷阵,就算是府里再来一个天仙也别想颐指气使篡权夺位……

    ……

    此次出行,人员并不多,车队里也就三辆马车,跟着一些服侍的丫鬟,更多的都是伺候萧淑儿的,毕竟这位小娘子有孕在身,不敢轻忽。

    跟随的兵卒却足足有两百之数,除去房俊自己的亲兵部曲之外,高侃更派来了两个旅率超过一百人的精锐悍卒,装备了火器硬弩,力求万无一失,即便敌人暗中动用十六卫的军队前来行刺,也足以自保。

    两百多人顶盔掼甲策马护卫在车队四周,过了渭水便逶迤而行在官道之上,摇车大辆前呼后拥,吓得沿途路人商贾纷纷避让路旁,心中惊惧以为是李二陛下微服出宫,否则何以有这么大的排场……

    房俊倒是不怕人取笑,他深知关陇贵族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秉性,时至今日关陇贵族的没落几乎已经注定,这些祖上皆是胡族出身的权贵们可以说肆无忌惮,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反正李二陛下也不能将他们一股脑的都给宰了,杀一个房俊又能怎地?

    谁若是取消他胆小如鼠,那就随他们去,毕竟小命要紧不是?

    车队一路前行。

    出了长安渡过渭水,绕过咸阳径直顺着陇关道进了麟游县境内,两侧群山如龙峰峦叠起,秋日气爽层林尽染,景色美不胜收。

    这条幽幽古道开辟于西周时期,西周初年秦人居于西陲,周孝王时召至汧渭之间封为“附庸”,建筑城邑。西周末年因护送周平王迁都洛阳有功封为诸侯,并赐以“岐以西之地”。春秋时期秦国“开地千里,遂霸西戎”。在秦人势力逐渐扩展的过程中,形成由关中通往陇西的这条道道路。

    秦代时属于驰道一段,西汉时辟为驿路干道。

    到了隋唐两代,由于丝绸之路臻达顶峰,这条路也达到历来繁荣之最,沿途馆驿、逆旅密布,酒馔丰溢,每店皆有驿驴客乘,周全地为行人服务。

    “是时中国强盛,自安远门西尽唐境,凡万二千里,闾阎相望,桑麻翳野,天下称富庶者,无如陇右”。

    沿途车马辚辚,商贾成群结队,番胡的驼队时不时的便有一队自路上慢悠悠的驶过,直往长安而去,洒下一串串悠扬的铃声。

    高阳公主兴致盎然的将车帘撩开一角,再大的话唯恐风吹进来使得萧淑儿受了风寒,看着路上络绎不绝的人群,感叹着大唐盛世的繁华昌盛,忽而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自后方响起,倏忽间便抵达车队附近,有人大声喝叱:“谁家的车队?赶紧靠边,让老子先行!”

    高阳公主好奇的探头往后看看,黛眉顿时一蹙,不悦道:“这两个浑小子!”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