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2551章 贵妃变残妃
    祝烽气得伸手拧她:“什么狡猾,连个皇上英明都不会说吗?朕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

    “哈哈。”

    两个人小闹了一阵,这时,英绍远远的走过来。

    “皇上,娘娘,不能再往前走了。”

    两个人这才停下脚步,回头看看,他们已经离营地有些距离了。

    不管怎么样,哪怕阿日斯兰和蒙克不敢随便对他们动手,可草原上的野兽还是很多了,为了不出意外,他们得回去了。

    两个人又掉头,溜溜达达的回到了营地。

    稍事清洗了一番之后,众人便睡下了。

    可是,南烟却还是睡不着。

    这些日子不停的奔波,着实有些累人。但身体上的劳累只是一回事,对她而言,只是要理清祝烽在两边的做法和他的本意,就已经够费脑筋了。

    这还不包括,祝烽在面对这场大战的时候,具体要怎么做。

    以及战后,他要如何跟两边谈。

    说起来,战争再是宏大,再是惨烈,也只是那一时发生的事,可战前和战后,才是真正让人费尽心力的地方。

    所以,打一场仗,打得不止是战士们的血肉。

    更打的是两国的首脑。

    想到这里,她转头看向祝烽。

    祝烽已经睡得很沉了,还在打鼾,每次这样就知道,他肯定是非常累了,而且能看到他的鬓角,几缕银丝被月光照得微微发亮。

    他虽然总是倚老卖老,但说起来,也才三十多岁。

    都有白头发了。

    得是多累啊。

    想到这里,南烟轻轻的叹了口气,侧过身,伸出纤细的手臂揽着他,像个保护者的姿态,慢慢睡着了。

    一转眼,到了第二天。

    仍旧是天还没亮众人就起了,虽然南烟昨夜睡得不太好,但还是强打精神上了马背,一路上颠得屁股都肿了,大腿内侧也因为两天长时间的骑马磨得几乎破皮。

    总算看到罕东卫在前方了。

    南烟长叹了口气,道:“终于回来啦。”

    祝烽转头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回去好好休息吧,谁让你要跟来的,这两天累坏了吧。”

    南烟笑道:“妾没事。”

    说完,又用力的夹紧马肚子,一阵飞驰紧跟着祝烽。

    就在他们靠近罕东卫大城门的时候,看到几辆车从城门内缓缓的驶了出来。

    那车,不知道是运送什么的,上面还盖着厚厚的油布。

    祝烽一看,立刻勒住马停下,又抬起手来示意众人都停下来。

    南烟也停在他身边,看了看那几辆马车,隐隐的闻到一股说不出的臭味传来,她伸手捂着鼻子:“皇上,那是什么啊?”

    祝烽道:“城中处理秽物的车。”

    “哦。”

    南烟点点头。

    一座城池,自然每天是有不少的秽物产生,也要每天处理的,不然,两三天下来,整座城池就都陷在脏污里了。

    等到那车队走远了,祝烽才又挥手,带着众人进入城门。

    一路疾驰,总算在傍晚回到了都尉府。

    陈紫霄早早就带着人在大门口守着,一见皇帝御驾回来,众人全都上前跪迎。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祝烽利落的翻身下马,只看了他们一眼,便说道:“平身吧。紫霄,今后进进出出的,就不必这么麻烦了。”

    陈紫霄起身,立刻拱手行礼道:“微臣明白了。”

    说完,便撤了后面的仪仗。

    祝烽将马鞭顺手抛给了身边的亲兵,然后往府内走去,一边走一边简短的说了一下与蒙克谈判的大致结果。

    陈紫霄听得非常的仔细,连一个字都不敢错过。

    然后说道:“微臣已经让人准备了黑色的战服,手下参战的人马也都已经训练完毕,只等皇上一声令下,便可以往白虎城去了。”

    祝烽道:“这个不忙。”

    “是。”

    祝烽又说道:“你们几个,跟着朕去议事厅,还有事情要交代你们。”

    他说着,忽又停下来,回头看了一眼。

    南烟正从马背上下来,一路上都在强撑门面,但这个时候实在有些撑不住,落地的时候差一点软倒下去,幸好若水他们急忙冲上来扶住了她。

    “娘娘。”

    祝烽见她这样,要回来,但想想又忍住了。

    只沉声道:“赶紧回去休息吧。”

    南烟忙说道:“皇上放心。”

    祝烽这才点点头,转身往议事厅那边走了。

    等到一众人都跟着他呼啦啦的往议事厅那天走去,南烟这才露出了狼狈的样子,龇牙咧嘴的靠在了若水的肩上,连连道:“快扶着快扶着,本宫站不住了。”

    若水心疼的说道:“咱们来罕东卫的这一路上就是紧赶慢赶的,娘娘一直都没休息好,原说了来这里要好好休养的,可没两天,娘娘又一定要跟着皇上跑那么远的路,能不累嘛。”

    听福在一旁道:“这是咱们贵妃娘娘跟皇上亲近呢。”

    “……”

    “若是别的娘娘们,想去还去不了呢。”

    南烟苦笑着,一瘸一拐的往自己的房间走,说道:“还贵妃呢,本宫就快变’残妃’了。”

    若水急忙将她半扶半抱的搂着,回到了屋子里。

    一坐在垫了厚厚褥子的卧榻上,南烟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喟叹。

    “哎……”

    若水他们急忙捧了热水来,先给她泡泡脚,又准备了另一边的浴桶,让她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这个时候南烟才发现,大腿内侧真的被马鞍磨得起了好几个大水泡,难怪那么疼。

    都不知道祝烽他们怎么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让人拿了针来,自己暗暗的挑破了水泡,又简单的上了药,这才换上一件干净的衣裳。

    然后厨房那边送来了晚饭。

    看议事厅那边,还在说话,想来祝烽是不会过来吃晚饭了。

    南烟一个人草草的吃了点东西,便靠坐在卧榻上,一边等祝烽一边打盹儿。

    正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有人推开门。

    像是往里看了一下,又退了回去。

    南烟眼睛都没睁,只问道:“谁啊?”

    若水一听,立刻走进来:“娘娘,奴婢吵醒你啦?奴婢该死。”

    南烟懒懒的睁开一线眼睛,笑道:“本宫没睡着,只是闭目养养神罢了。你进进出出的干什么?”

    若水上前,轻声道:“薛太医来了,想求见娘娘。”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