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 第322章 泥菩萨
    我心中一喜,听上去这是我几个师兄来金陵城的节奏啊,天底下有这么嚣张的团伙,除了盗圣门那就没谁了。至于盗仙门,那简直就是有辱门风啊。于是欢喜到,此事当真?那真是太好了!

    宋成才满头雾水,苏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我连忙干咳两下,刚才真情流露,没有控制住情绪,遂绷着脸道,宋捕快辛苦了,我们身为朝廷执法人员,对于这种偷鸡摸狗的行为,必须予以严厉打击,我相信你,绝对没有问题。宋成才也冷哼道,最好别让我抓住他们,不然有他们好受的。

    我取出一两银子,丢给他道,我请兄弟们喝茶!

    宋成才在金陵六扇门算是老人了。这人工作倒也尽力,能力是有,却又不会逢迎上司,在六扇门众捕快中很受打压。当年,他与诸葛烧饼曾是同期捕快,但是烧饼大人又会来事儿,又懂得伺候领导,慢慢从捕快升为捕头,又升为总捕头。按理说,诸葛烧饼应该提携一下宋成才才对,可恰恰相反,他对宋成才一直没好感。如今都四十多岁,想进步空间也没多少了。

    宋成才连忙道谢,看了一眼谢君衍,道,苏大人,这位是夫人吧,长得真是水灵,你有福气啊。

    我心说他又是拍马屁,又是没话找话,一定是有事,于是问,宋捕快,大家都是兄弟,有话尽管说。

    宋成才道,苏大人,您看,您江湖司那边还缺人不?

    我心中恍然,原来他在诸葛烧饼那边干不下去,想要跳槽到江湖司啊,于是说,缺人的厉害,但是宋捕快是诸葛大人那边的人,我要是直接去要人,有些坏了规矩。您要真有心思,不如先跟诸葛烧饼商量个章程出来,我这里是举双手双脚赞同啊。

    以我和诸葛烧饼如今的关系,虽然没有撕破脸皮,但我要跟他直接要人,以他的性子,那绝对不会放人的。当然,还有个原因就是,如果我出口去要,那必然又是一笔人情,而人情呢,迟早是要还的,为了这宋成才,我犯不着如此。

    这时,一个小捕快快步赶来,对宋成才道,班头,按您吩咐,一切都布置妥当,就等鱼儿上钩了。宋成才道,你们先去候着,我马上就来。

    我奇道,什么事情?

    宋成才脸色一红,说,做点小生意,给兄弟们赚点零花钱。

    我也没有细问,在金陵城门猫有猫道,鼠有鼠道,每个行业都有捞钱的法门,偷也如是,官也如此,商也如此,匪也如此。这些捕快,平日里负责治安、缉盗,吓唬吓唬小痞子,弄几个流氓还成,要真遇到个杀人不眨眼的江洋大盗,跑的比兔子都溜。

    长街之上,锣鼓声响,人群纷纷向声音赶了过去。却见路正中央,有十头马拉着一座法台正在游街。

    法台之上有一座观音菩萨塑像,足有一丈多高。有闲人道,这是城西严监生花了三万斤黄铜、百斤金粉塑的观音菩萨像,看上去真是气派!

    又有人问道,哪个严财主?

    就是那个给他弟弟捐了个官儿的严监生,他弟弟如今下放到湖广当盐官,这厮靠着贩卖盐引成了暴发户,这不弄了一尊菩萨金像,夸街哩!

    我倒是听江南说过此人,这位严监生素来悭吝,号称雁过拔毛,吝啬的很,据说一日他在炖肉,有个乞丐从他门口路过,闻了一口肉香,他就拦住人家要收五文钱的味费,此事在金陵城内流传甚广,这位严监生也成了金陵城的“名人”。

    只是今日却不知如何,转了性子,变得如此大方了?

    一知情人道,你们有所不知,如今严监生发财了,一直想要融入江南的士绅商贾圈子,可是大家都知他秉性,不肯接纳于他,尤其是要进圈子,需要有引荐人,有一位员外想要整蛊他,于是给他提了个条件,说要给通善寺塑一一丈高的观音像。这不今日,正是敲锣打鼓送将过去。

    众人恍然,原来如此,不过,这三万斤黄铜,百斤黄金,这座雕像,至少也要两万两银子,这严监生倒也真舍得下血本。不过,自古以来,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老婆套不到流氓,严监生若能真混入圈内,这笔投资,倒也是值得!

    我忽然看到法台之上,有一对金童玉女,正在空中撒花。

    那金童虽不认识,但这个玉女,我却认识得紧。不是别人,正是盗仙门的林红衣,也是张幼谦的相好。想不到她竟然也来到了金陵,难道是因为西门吹灯和李青衣的打赌?估计张幼谦还不知道此事,否则早就赶了过来了。

    林红衣也看到我,冲我挤眼,又指了指这铜像,意思想要对这个庞然大物下手。我心说,要能在人群之中,把这个东西给偷走了,这本事就算是盗圣门的几个师兄也做不到,那这次盗圣门和盗仙门的比试,肯定是落在下风的。

    严监生身穿大红袍,胸口带大红花,雇了五六个锣鼓手,有一声没一声的敲打着。尤其是敲鼓之人,双鼓槌只用一根敲,敲锣的更是只敲边,不敲中央,听上去又闷又哑。严监生冲后面道,伙计们,给我卖力敲打起来!

    几个锣鼓手跟他理论起来,声音虽低,却也瞒不过我的蛛丝真气。

    那鼓手道,严老爷,我们给你敲打了三日了,说好的包食宿,你一天只管一顿饭,还是咸菜窝头,我们实在没有力气敲了。

    严监生一瞪眼,说,我们都是签了合同的,你们要不卖力敲打,我回头跟官府告你们偷奸耍滑去。

    鼓手道,严老爷毫无道理,文书上不是写好的嘛?无鸡,鸭也可;无鱼,肉也可;无米,面也可,青菜一碟足矣!

    严监生冷笑一声,我可不是这么说的,文书上白纸黑字,明明白白。无鸡鸭也可,无鱼肉也可,无米面也可,青菜一碟足矣。

    那鼓手气道,你这不欺负我们老实人嘛,这活儿我们没法干了。

    严监生道,你们若不干,那可是一文铜板也拿不到了。

    那鼓手约莫心疼银钱,跟几个人商量了下,这才又重新卖力敲打起来。

    有几个乞丐凑了上前,道,严老板,今儿好日子,散点财呗!

    严监生低声暗骂一声晦气。

    这种日子,正是乞丐、小偷发财的时候,尤其是丐帮这一行,若真得罪了他们,拦在路中央来一阵莲花落,这些都是丐帮乞讨的传家手艺。若是给了钱,他把你夸成天上的神仙,人间的圣人。若你不给钱,或者辱骂他两句,他就把你骂的一钱不值,那种感觉,就像是吃了苍蝇一般。

    所以一般人,遇到这种手持竹板的乞丐,都会象征性的打发他几个铜板走人。乞丐这行,有就是恩,倒也无多无少,但是你若说两句难听的话,那你就倒霉了,他们骂人的话都是成套不带重复的,而且什么下贱的话都能说出来,而且你还不方便回击。

    这种便是丐帮污衣派中人。

    当然,丐帮还有个净衣派,穿的衣着光鲜,出入于达官显贵之院,对污衣派之人不屑一顾,并表示污衣派庸俗、媚俗、低俗,难等大雅之堂云云。严监生被污衣派乞丐拦路乞讨,于是吩咐家奴,从旁边一个笸箩中取出一些面元宝,向周围洒了出去。这种面元宝,一般都是年节时,用面团和印模弄出来,如元宝模样,有些甚至还涂成黄色,看上去如金灿灿大元宝。

    这种面元宝一般是祭祀用的,想不到严监生竟然能想出这一招来,真是持家有道啊!

    谢君衍见状噗嗤一笑,道,小时候就听闻,金陵有四宝,这严监生便占其一。当年,他买了条咸鱼挂在房梁上,几个老婆吃饭都拿着米饭看一口鱼,吃一口饭。有个小老婆多看了一眼,就被他教训,说,你再看,齁死你!

    我也哈哈大笑,说,本以为这多半是有人穿凿附会之词,如今看来,倒也符合他性子。

    就在这时,一道疾风吹来,带来了一片乌云。不过几息时间,整个金陵城下起了瓢泼大雨,我连拉着谢君衍来到一处酒家避雨。然见此时,却见林红衣一跃而起,来到了马车之前,一脚将车夫打翻在地上,手抓缰绳,一拉马头,喊道,驾!

    才跑出十几步,只见黑压压一片东西向林红衣压了过去!

    林红衣一惊,连忙向侧方闪开三四丈。

    轰隆!

    整个马车被砸翻,这座“三万斤铜、百斤金粉”塑的观音菩萨,碎为泥水,洒落了一地。

    雨来的快,去的也急。

    整个长街,满是泥泞。

    几个乞丐手早就对严监生扔面元宝打发他们不满,人家乞丐也是有尊严的吧,于是,手持竹板,一板一眼唱了起来,道:严监生,真善人,三万斤铜百金粉,博得慷慨真名声,不输齐国孟尝君。可惜好事不出门,天降大雨雨淋人,谁料菩萨显真身,金菩萨、银菩萨,敢情是个泥菩萨。

    把严监生臊的,低着头,一溜烟跑回了家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