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魔王传 > 第三十六章 盘古墓 上
看着那被自己两斧头给劈成四瓣的尸体,程咬金难以置信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自己的武功没有这么厉害吧?再怎么说这两个人也是武道中人,怎地却如此草包,莫非他们是皇亲国戚,走后门拜的师么!

    收起斧子,程咬金朝着王薄走去,刚刚在他砍死这两个道士的时候,剩下的那几个军士便一哄而散,瞧着方向分明是向山下逃去了。只要不是打算去那帝王行宫,程咬金也就由得他们去了。能少杀些人也是好的,就算给自己积阴德了。

    将王薄等人身上的枷锁镣铐劈开,程咬金正打算就此离去,反正已经将人救出来了,也算报了与这书生当初一同饮酒的恩惠,至于他们如何逃走,程咬金却并不担心。

    这王薄能扰乱大隋江山,岂是那么好相与的。这次若非是皇宫供奉阁的老不死们出手,只怕这贼头子还不知道在哪里逍遥自在呢!

    他正要举步,却听得身后那王薄迟疑着叫了一声“这位壮士,多谢阁下救命之恩!不知可否留下姓名,王某也好来日相报!”

    程咬金见他不认得自己,心中高兴起来,谢天谢地,这家伙已经把自己给忘了,若是他上来攀交情,爷爷岂不是要被他那之乎者也的客气话给累死!

    转头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程咬金粗着嗓子喊道“都是江湖儿女,自当拔刀相助,你却用不着放在心上!”见程咬金抬脚便走,王薄迟疑了一下,接着说道“这位壮士,既然你是武道中人,在下有一消息,是昨日里才听来的,可能对阁下有用,权当报答阁下!”

    “哦,什么消息,你且说说!”程咬金好奇的停下了脚步,对武道中人有用,莫非是什么武功秘籍,爷爷现在正缺这个呢!听王薄说了一小会,程咬金才明白过来,原来昨日他被囚禁的时候,看管他的两个道士认为他死期将至,因此毫不忌讳的在他面前谈论,被他无意中听到了一个大秘密。

    原来这群供奉阁的供奉来此乃是为了传说中的盘古墓,抓他只是捎带顺手而已。据那两个道童的讨论,供奉阁中的一位供奉在查阅上古书籍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一本古籍中记载了盘古墓的消息。

    经过供奉阁几位长老的分析,认为那书中所说的地方就在这泰山之巅,因此几位知道这秘密的长老便命令那张须陀将长白山的反贼逼到这里来,而他们便以以抓捕反贼的名义前来,试图找出那盘古墓的真正所在。

    而在这泰山呆了一段时日,他们已经找到了盘古墓的大概位置,不日就要确定出入口所在。因此上那帝王行宫中所有有些实力的高手都被安排在那盘古墓附近警戒,这才只派了两个小道士押送王薄等人。

    目送王薄等人安然离去,程咬金心里翻江倒海,久久不能平息。王薄告诉他的情况让他想起来当地民间的一个流传已久的传说:传说,在很早很早以前,世界初成,天地刚分,有一个叫盘古的人生长在天地之间,天空每日升高一丈,大地每日厚一丈,盘古也每日长高一丈。

    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就这样顶天立地生活着。经过了漫长的一万八千年,天极高,地极厚,盘古也长得极高,他呼吸的气化作了风,他呼吸的声音化作了雷鸣,他的眼睛一眨一眨的,闪出道道蓝光,这就是闪电,他高兴时天空就变得艳阳晴和,他生气时天空就变得阴雨连绵。

    后来盘古慢慢地衰老了,最后终于溘然长逝。刹那间巨人倒地,他的头变成了东岳,腹变成了中岳,左臂变成了南岳,右臂变成了北岳,两脚变成了西岳,眼睛变成了日月,毛发变成了草木,汗水变成了江河。

    因为盘古开天辟地,造就了世界,后人尊其为人类的祖先,他的头部变成了泰山。所以,泰山就被称为至高无上的"天下第一山",成了五岳之首。而今忽然听到这个盘古墓的消息,让程咬金半信半疑,既然传说中盘古已经化身大地,那么这盘古墓又从何而来?

    要说这消息是假的吧,想也不可能,自己刚刚才救了王薄,作为他的救命恩人,他没有理由害自己啊!再说这人的品行自己也知道,不是那种背后下刀子的人!

    要说是那两个道童在使计骗王薄,那就更不可能了,那是王薄已经是阶下囚,谁会去骗一个将死之人呢!而且那供奉阁的老不死们若非是有重要的事情是不会离开京城的,就凭王薄,老实说他还不够资格!

    想来想去,程咬金觉得即使不是发现了什么盘古墓,恐怕也是别的好东西,不然这群老得快死的家伙们是不可能离开京城那温暖的被窝,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的!并且以供奉阁那群老不死的人生阅历,不是一般的好东西还打动不了他们那颗快要停止跳动的心呢!

    既然有好东西,那爷爷就不能放过。虽然说那些老家伙们厉害的很,可是爷爷可以瞅准机会悄悄溜进去,想来以那些老家伙们的眼光,他们看不上的东西肯定很多,到时候自己也能捡捡漏,他们吃肉,爷爷喝汤,大家都不吃亏。

    在泰山上躲了半夜,在第二天黎明,程咬金小心翼翼的跟着从帝王行宫里出来的几个送饭的道士来到了那所谓的盘古墓入口。只见在那玉皇顶上,秦皇汉武无字碑一侧,一群道士正在将那炎黄古封禅台上的大石块抬起。

    看着那下面露出的一个幽深的洞口,周围的三个老道士喜形于色。待洞口全部露出,这三个老道士也不派人探路,只是吩咐其他人守好洞口,不得入内,自己却纷纷走了进去。

    看着那三人消失在洞口,程咬金气得牙痒痒的,这群老王八,老不死,你吃肉也不让爷爷喝汤,洞口守着那么多人,爷爷又不会隐身术,这可如何是好,难道眼睁睁的在这里干看着吗!他正在这里难受,突然听得半山中传来一阵喧闹,接着就见一群道士打扮的人冲了上来。

    为首的一位老道士见了那炎黄古封禅台下的洞口,怒笑起来“好你个苍松子,发现如此巨大的秘密也不禀报宗门,看来是在宫中当差太久了,忘了老夫的手段!”

    随着他的话音,把守在洞口的一位中年道士瞬间脸色惨白“师尊明鉴,那虚空子很是谨慎,一路上都严密看管着弟子,弟子这才没有时间把消息传回宗门!”

    “哦,是么?那么为什么雪松子却有时间将消息传回宗门呢?你确定你不是为了贪图那虚空子的赏赐而叛出宗门?”怨恨的看了一眼身边得意洋洋的师弟,苍松子顿时跪倒在地“师尊饶命!”话刚出口,就觉得心口一阵刺痛,回头只见师弟雪松子一脸狞笑的将刺入他心口的长剑缓缓抽出“师兄你背叛宗门,师弟如今只好清理门户!”

    看着那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苍松子,他那师尊对着雪松子说道“你做的不错!为师这就进去,你负责把守洞口,除了为师,谁也不要放出来!”

    说罢正要举步,突然一阵大笑声传来“周老叹,这盘古墓只怕你一人吞不下吧?”那被称为周老叹的老道脸色难看的转过头来,看着出现在面前的三个人惊叫出声“丁九重,金环真,尤鸟倦你们是如何知道这里的?”

    “哈哈,别忘了咱们都同属邪极宗一脉,你赤手教的事情又能瞒得过谁?”丁九重大笑着说道。那周老叹沉思半响,知道这次恐怕无法独占这盘古墓,只好一跺脚“好,那咱们四人就同心协力将那虚空子和他两个师弟宰了就是!至于里面的宝物,到时候在各凭本事!”其他三人互相看了几眼,点头道“好,就这么办!”

    旁边正把守着洞口的雪松子听得师尊要和这三人同去,急忙让开道路,那周老叹来到他身边,亲切的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你很聪明,可是聪明的人都不长寿!”

    话刚说完,雪松子已经被他拍成了一团肉泥。看着那枉死的后辈,丁九重大笑起来“周老叹,怎么不留着他用来对付我们三个,反倒把他给杀了?”

    看着身后的弟子死得干干净净,周老叹瞪大了眼睛,对着正擦拭手上鲜血的丁九重说道“哼,就是老夫不下手,你们又岂会放着这群人在这里。更何况,这小子连他相依为命的师兄都敢杀,总有一天老夫也要死在他手里,这等逆徒,留之何用?”

    “嘻嘻,周师兄确定不是为了里面的宝物而杀了这小子?”那金环真笑嘻嘻的说道,顺手将兵器从地上的尸体中抽了出来,放在嘴唇上舔了舔上面的血液“呸,真臭!”这时,一直没有做声,只顾杀人的尤鸟倦开口说道“不早了,在不进去恐怕那虚空子找到那长生丹,若是被他服下去可就遭了!”“嘻嘻,那就把他吃了就是!”

    看着金环真一脸不在乎的跟在尤鸟倦身后走进了洞口,一直躲在上面偷看的程咬金不禁吓了一跳,狗日的,难怪老娘常说,越是美丽的女人就越不能得罪,果然是经验之谈,这女子外表如此美丽动人,想不到却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不过貌似那三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丁九重和尤鸟倦不必说,就那周老叹动手杀死自己的弟子面不改色,便让人心寒不已了,又隐藏了半天,不见有什么人出来,程咬金挪到洞口,倾听了半响,没有什么异动,于是脚步一迈,也进了那洞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