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看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轻看小说 > 篡唐 > 第二章 开皇十八年(下)

第二章 开皇十八年(下)

  第二章 开皇十八年(下) (第1/2页)
  
车队中间的华美马车里,有一个小火炉。
  
  厢壁上贴有挂毯,车厢里铺着一张白色的老虎皮。和徐妈的马车相比,这辆车里的装饰,显然华美许多。白胖老头和那个三旬男子都在车厢里,正中央是一个身穿裘袍的老者,灰发盘髻,扎有四角方巾,相貌清癯,颌下长须,收入须囊。
  
  李建国倒是听人说过,古人对胡须极为看重,有道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有一部美髯,很是不容易。三国演义里的关公,不就带有须囊,用以保护他的胡子?
  
  “世安,就是这娃儿吗?”
  
  老者开口询问,让徐妈把李建国放下来,而后示意她可以离开。
  
  白老虎皮暖暖的,很舒服。
  
  先前是饥寒交迫,如今肚子吃饱了,再躺在这白老虎皮上,李建国生出一股倦意。
  
  但是他不能睡着,因为他知道,如今正是关键之时。
  
  也许会被带走,也许会再一次弃之荒野。心里面还是很矛盾,究竟是那一种选择,更好?当然了,这选择权不在他的手里,而是在面前这个老者手中。不管老者做出什么样的决断,他都不可能有反抗的余地。于是打起精神,仔细聆听。
  
  老者把李建国抱起,上下打量。
  
  看着他粉雕玉琢的模样,心里倒是颇有些喜爱,只是脸上露出犹豫之色。
  
  “这孩子的衣物不俗,不似是贫苦人家。”
  
  说着话,他把李建国放在身前,打开他身上的衣物,从包裹李建国的小褥子里,调出来一块汉白玉调至而成的长命锁。李建国总觉得身上有什么东西镉着,很不舒服。却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块只有他巴掌大小的长命锁,心里登时一怔。
  
  也就是他这一愣的功夫,老者已拿起了长命锁。
  
  且先不去说长命锁的质地,但只是上面精美的麒麟图案,就能看出是出自能工巧匠之手。
  
  正面是麒,并有四个古篆文:大野麟儿。
  
  而长命锁的背面呢,则是麟兽图案,两边各有一行小篆文:言扬行举,庆云祥凤。
  
  李建国看见,老者眉头顿时凝住。
  
  “父亲,怎么了?”
  
  “这孩子的来历,只怕是不简单啊……若非是家中出了祸事,断不会被弃之荒野。”
  
  “啊?”
  
  世安和仁基,都不禁一怔,“老爷,这话怎么说?”
  
  “若只是他这衣着也就罢了,最多证明他出自富贵之家。但这长命锁……”
  
  老者说着,把长命锁递给了仁基,而后对世安解释道:“庆云祥凤这句话倒还好说,乃吉祥之兆,可理解为是他家人为他祈福;但那句言扬行举,却出自于《礼记-文王世子》一篇。
  
  我记得全句应是:凡语于郊者必取贤敛才焉,或以德进,或以事举,或以言扬。
  
  意思就是说:贤良当重德行和名气。”
  
  说到这里,老者停顿了一下,“这两行文字中,尤以言、庆两字最为凸显,想来是这娃儿的名字。普通人家,怎可能想出这样的名字?若是大富之家,起这样的名字,显然是寄予厚望,又怎可能轻易弃之荒野?故而我断定,他家中定有祸事。”
  
  言庆?
  
  李建国心道:这莫非就是自己的名字?
  
  仁基说:“父亲的意思,是把这孩子放回原处?”
  
  老者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沉思片刻后,对胖老头道:“世安,你可是想要收养他?”
  
  显然,在李建国刚才吃奶的时候,胖老头说了一些事情。
  
  “老奴是以为,如果把这娃儿放回原处,只怕是性命难保。这荒郊野岭,就算不被冻死饿死,也怕是会被野兽吃掉……老奴觉着,不管这孩子的父母惹了什么祸事,把这孩子弃于荒野之中,想必凶多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快穿:极品女神皆美腻! 三寸人间 遥远的她 以朝证道 [综主犬夜叉]明月逐人来 大唐明月 星河帝国 血神笑 黑暗血时代 星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