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小楼传说 > 风云际会 第四十七章 曲终人散
    方轻尘没好气道:“那些用不着你操心。反正下个月一帮我叫人。”

    “好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有热闹不看白不看。”张敏欣以一种足以把圣人气得火冒三丈的语气悠然道。

    好在方轻尘对于这位同学的恶劣,已经习惯了许多年。所以他不急也不恼,貌似无意地又换了个话题:“小容……他对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这么感兴趣,该不是真的打算就这样一辈子好吃懒做不干活,让人家一个姑娘家养他到老了?燕国的事情,还有他那个小皇帝,你看他是不是真的就打算从此袖手不理了?”

    “你想干什么?”张敏欣警觉起来:“小容那家伙护短的毛病,你该比我清楚。就算他现在说,天塌下来也不管,你要真敢把你那爪子伸到他家小孩头上,看他会不会跳起来同你拼命。”

    方轻尘耸耸肩:“我就是随便问问啊,做什么这么紧张?”

    “你方大狐狸说出来的话,谁敢当是随便问问,你该不会是……”张敏欣的声音压低,以一种标准讨论阴谋诡计的低沉语调说:“想利用燕国来完成你的恶毒计划?”

    “我只是不想放过任何可能而已。到底如何实施,怎样着手,目前我还没定呢。我现在是有备无患,各国局势都打听个清楚明白是绝不会错的。”方轻尘略一思忖,忽道:“色女,你看能不能找个时间,让我们这些掌控各国实权的人聚起来聊聊?”

    “哟,你到底想闹多大啊?不就是对付一个秦旭飞。至于吗?”

    “不全是为他。虽然我的计划有可能需要国外的势力,但是……”方轻尘迟疑着摇摇头,其实他并不能确定自己到底最想要同大家商谈地内容是什么,最需要得到地援助是什么。只是最近这几个月来,从初探柳恒到“联合政府”,他天天都沐浴在周围人那种“匪夷所思”的目光之中,终于有些累了。那种思维不被任何人理解,思想认知永远找不到共鸣的孤独,终于让他有些烦躁。或许他只是需要喘一口气,换换脑子。与他的同伴们很认真地商讨一些事情。至于具体商讨的内容,反而不是那么重要。

    “如果不是为了秦旭飞,又是为什么?”

    方轻尘苦笑:“你也别多问了,反正你看着合适就帮忙安排,我也没有什么具体的事情等着要大家帮忙,不着急。”

    “哼。你就是急得冒火,我也不能帮你。你又不是不懂规矩。我们每个人的历世都要独力完成,若非必要,不许刻意接近或寻找同伴……“

    “色女,你糊涂了?我又不是要他们违规主动找我,我是要你帮我找他们啊。我可没在模拟。我来这里只是受罚。现在我做的一切。无论好坏都不会计入我的模拟成绩,所以模拟的规矩也管不到我。”

    张敏欣估计是思考了一阵子,过了一会儿才回复:“这么说倒也不是完全说不过去。不过,我要研究一下,仔细翻翻所有规则再决定。我都已经通过了,万一让你连累了可就太吃亏了。不过,你也要做好准备啊,就是我肯帮,人家也未必愿意理你呢。谁不知道会无好会,你方大狐狸开口,万一被你坑进去,要全身而退可不容易。清商地日子悠闲自在,赵晨整天享受骄奢淫逸的第一大奸臣的幸福生活,还有咱们那位强人正一个又一个地搜罗各色帅哥往自己宫里搬,大家都活得这么滋润,凭什么要费心应付你?”

    方轻尘淡淡一笑:“无所谓,能聚就聚,聚不了就算了。我也不是因人成事的废物,只要是我想要的,总会有我自己的办法伸手拿到。”

    “好好好,我擦亮眼睛,看你能干什么惊天动地地事来。”淡淡笑语之后,一切重归于沉寂。

    这个月的联络时间,终于用完了。

    ――――――――――――――――――――――――――――――――――――――

    经过了漫长地旅途,楚国皇帝的御驾以及随行的大队人马,终于来到了京城。

    御驾入宫,从离京百里之外,再到皇宫以内,一路上,大大小小的迎接仪式,欢庆典礼,一套套繁文缛节做下来,可怜的小皇帝,累得人都软了。

    当然,所有随驾地官员,包括秦旭飞和方轻尘,也都得陪着全套仪式走下来。

    无论是多无聊多麻烦,楚国这个混战多年地国家,终于迎来了一个貌似和平的新时代,终于有了一个各方势力都承认的君主和朝廷。为了昭告天下,为了表示欢庆,为了表达大家对这个新政府地尊重和认可,这些做给人看的套路,还真是一样也不能少。

    秦方二人都是横了心,就当今天要跳上一天的大神好了,从早到晚,全套的礼服明晃晃沉甸甸硬梆梆穿在身上,各式礼仪,一丝不?地做完。可是决心虽然坚如磐石,等到了晚上宫中夜宴之时,两人早就汗湿重衣,还是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方摊开手脚,大睡一场。

    他们这两个身体健壮的武将都是如此,更别提坐在主位上,早就累得面无人色,还必须强作欢颜,表达欣喜愉悦的那个可怜的大男孩了。

    暗地里,两个人都把那些个主持礼部,为今天制定各色礼仪规矩的饱学宿儒骂了个半死。

    秦旭飞心里骂骂也就认命了,方轻尘却已经在琢磨,怎样能在明天的太庙祭祖仪式时动点手脚,临时让那几个礼部的死脑筋老头去当主祭官,再弄点什么状况,光明正大地让老头们在大日头底

    楚国的列祖列宗们,跪上三四个时辰,去亲身表达他则的无比崇敬。

    自然。不管心里多么不情愿。表面上,为了表达对新时代来临的欢欣鼓舞,为了表现新政府要员之间和谐友爱,为了凸显所有人对新皇地尊敬爱戴,自皇帝与方秦以下,新朝地所有官员要人,一个都逃不掉,个个都不得不硬撑着疲惫的身子,挤出虚伪的笑脸,看着根本没力气欣赏的歌舞。彼此频频举杯,做兴奋愉悦状。

    好不容易拖到深夜,看看气氛维持到这个时候应该也就够了,真要通宵达旦,那就有点荒淫骄奢的气象出来了,不够体谅乱世刚息。世道艰难了。在方轻尘的暗示下,小皇帝终于称倦退席。令众卿自乐,不必以他为念。

    当然没人以他为念,他这一走,大家如获大赦,一转眼。就纷纷溜完了。

    这一场场的仪式他们从京城外就陪着走。从京城外陪到京城内再陪到皇宫,从黎明陪到深夜,秦人给自己安排的府邸到底是坐北还是朝南都搞不清呢。人人拖家带口的。新家有没有安顿好,回去了有没有被窝儿可睡,都是茫然不知,此刻得释重负,谁还肯多耽误哪怕一时半刻。

    一片歌舞升平,华贵景象,转眼就是席残杯冷,寂寥清寂。

    歌姬乐工尽皆退去,文武百官流云星散,除了一干太监宫女等着最后收拾东西,大殿之上差不多也就没什么闲杂人等了。而在上位者看来,这些太监宫女,已经可以不算是人,在他们面前,就算是失态也算不得失礼,不必在意了。

    方轻尘很有点想要放松身体,直接往后头一躺的冲动。要不是因为小徒弟赵忘尘还很乖地紧靠着他坐在略后方,要不是因为秦旭飞也还没退席,正坐在对面盯着自己看,他没准就真躺下去了。

    “师父!”难得赵忘尘会开口叫师父,语气还带些哀求。

    方轻尘回头看看,同样面色苍白地赵忘尘,失笑:“撑不住就回去歇着。”

    “我要和你一起。”这话倒不因为忠心与依恋,而是因为,他和其他顶着官职入朝的人完全不同。他同行,只不过是因为他是方轻尘的徒弟。他没有自己的府邸,只能住方轻尘侯府,这个时候,不与方轻尘同行同归,完全说不过去。

    “我也很累了,那我们……”话说到一半,感觉那冷电般的目光,方轻尘不得不苦笑一声:“我还有点事。”

    赵忘尘也很明白,点点头,声音极清地重复了一句:“我要和你一起。”同样的话,这一句与上一句地意义却已完全不同。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只要空闲下来,方轻尘必会去见楚若鸿。

    大家也很识趣地不多说不多问。原本宴席的规则一向是尊者先退席,然而,只要皇帝一走,大家都赶紧着抽身而退,也是在给方轻尘方便。

    只有赵忘尘咬着牙非要相陪,而秦旭飞,居然也还是一点也不识趣地坐在对席,半步不移。

    赵忘尘他是能赶,却并不想赶。至于秦旭飞……这人要是实在打定了主意厚脸皮赖下去,他还真没办法。

    自走入皇宫,就知道,他与楚若鸿之间地距离已在咫尺之间,重归人间以来,从未与楚若鸿隔得这么近过。然而他还是在这里不慌不忙绝无半点失礼地做好一切礼仪规矩。这样沉得住气,与他的定力耐性通通无关,只不过是,他自己,也并没有想要迫不及待地去面对那个人。

    然而,躲也终究是躲不过的,他若是闭目塞耳,假装不知不见,那既可笑且不堪。幸好其他的人并没有查觉他的复杂心态,否则他已经可以直接一头撞死了。

    现在秦旭飞对他虎视眈眈,他自是要站起身走到秦旭飞面前,平静道:“既然你要说,那就告诉我吧。”

    太上皇居甘宁宫,大楚地皇宫他一向熟得如自家后院。用不着别人带路,他问地,自然是楚若鸿这些年来的详细经历。秦旭飞也徐徐起身,平视他,缓缓说道:“当年,你在金殿剖心,他当场发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