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小楼传说 > 后记
    终于对着电脑屏幕打下了“全文完”三个字,这一刻心中实是百感交集。

    小楼最初只是自娱自乐的作品,当时眼看着太虚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匆匆结文,心绪极之郁闷悲伤,这才想要偷空去写另一种风格的文章,转换一下心境。

    而之所以会把文章贴出来,只是因着一种想要让读者上当的恶趣味。只要想象一下前一天尚有很多人在为方轻尘之死,楚若鸿之疯而感叹,后一天,就让大家目瞪口呆地看着小楼里张敏欣和方轻尘的交锋,然后大呼被欺骗了感情,我就会邪恶地在电脑前偷笑。

    那时,写小楼,只是为了让自己心情更轻松愉快一些,写小楼只是为了坏心眼地想吓读者一跳。所以,最初只是悄悄地贴文,悄悄地更新,没有宣传,没有广告,没有尝试招唤更多的人来看。原本的打算,只是随意地写着,哪一天写不下去了,或是没时间了,便悄无声息地放下就是。

    然而,我何其有幸,小楼可以有机会出版,小楼可以签约,小楼可以在每个月的月票榜上占一个位置,小楼可以在年终最受欢迎作品中,得到一个名次。小楼有很多有趣的动物拟人照片,小楼有很多首动听的歌,小楼有很漂亮的照,小楼甚至还曾经有过一个小游戏,有过一个用霹雳人物做的《碧血汉卿》,最重要的是小楼有一篇又一篇数不尽的评论和同人,打开小楼的目录,经常半天也显示不完页面,因为放在里头的评论和同人太多太多,多到即使是正文结束,仅仅更新同人和评论也要很久很久才能更完。

    小楼有过许许多多极有质量的讨论。在讨论最热切的那段时间。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向人炫耀,小楼当然不是女频最好地作品,但小楼地讨论区肯定是最好的讨论区之一。

    一路行来,通过小楼我得到了许多许多。在这个时候,理所应当感谢给我的这个平台,应当感谢给小楼以肯定,帮助我签约,并一直扶助我的龙。以及后来的责任编辑,还有给我最大支持的读者,然而,再多的感谢说出来也是不够的。

    小楼终于结束了,曾经伴着小楼一路走来地岁月,也必将渐渐远去,然而,有很多很多的事。却一直一直记在心中,不会淡忘。

    我记得在小楼最初少有人知时,是读者们一篇又一篇地写评论发出来,确保小楼一直一直挂在主页的评论榜单上。我至今仍记得。评论最多时,整个榜单刷下来,倒有一半是小楼的评论。我始终相信。小楼的人气,最初就是靠这么多读者,一点点为我聚集而来,因为他们的努力,小楼才渐渐为更多人所知,小楼才有了出版的机会。

    我记得我自己因为小楼的定位哪里都不靠,结构又过于特别,主角偏偏十分众多等种种麻烦问题。而对小楼毫无信心时。是我认识了许多年地编辑龙,告诉我。希望能够签下小楼,让我欣喜之下,也终于对自己对小楼有了信心。

    我记得,我曾经有写小楼写到激情澎湃,心绪如潮,心中种种情节写不完,就一直停不下来的岁月,最夸张一回一个晚上写了一万多字,直到半夜两三点,才能停得下来,然后哀号着腰酸背痛十指抽筋,次日睡到中午,尚且全身发软,自此才相信,以前一位相熟的作者在后记中说赶文赶到进医院打吊针,原来是真有其事。

    我记得,当年写前生篇阿汉之死时,一口气写完,然后对着电脑发呆,尚没来得及贴出去虐读者,自己却被虐得心中一阵阵伤痛难过,不得不休息了许多天,才能渐渐平复心情,重新写下去。

    我记得女频开始执行月票制度时,我因为对自己极度缺乏信心而完全没有争名次的意识,是很多很多地读者一直鼓励我,催促我,提醒我,支持我,我才有勇气尝试去争取。然后一月又一月,看着小楼一直一直留在月票榜上,知道原来,真的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人一直认可着我,即使小楼有那么多地错误,那么多的不足,然而,还是有那么多朋友,一边毫不客气地在群里坦言我的错误,在讨论区大力把砖头对我砸过来,却仍是把月票投给我。**.com首发**

    我记得女频的“闪亮女主笔”活动,就因为有一个才艺表演的复赛,于是我被鞭打着硬着头皮参赛,然后在通过初赛后,五音不全的我,对着电脑一遍遍录大家替我准备好的“后妈之歌”为了消除麦克风的杂音,我这个只会打字地电脑白痴,居然用被蒙着头,连带罩着耳机来录歌,汗,这首惨不堪闻地歌,经过了读者付出许多努力的后勤制作后,居然还真可以见人了,居然还真有很多朋友说,其实听起来不算太差。

    我记得,当小楼地出版出现了纠纷争执之时,许许多多的朋友都在为我想办法出主意,有一位重病住院的读者,打着吊针,还在为我打电话,到处找人做法律和出版方面的咨询。

    我记得家中长辈开刀住院,我天天在医院陪护,十分疲惫,没有多少精力写小楼。许许多多的读者告诉我,不用急着写,注意休息。有时看到我还在坚持更新,竟要在群里,或讨论区里发发脾气,称我不听劝告,不注意身体。那时有朋友笑说,应该到这里来看奇景,别的地方,都是读者骂作者不更新,这里,居然有读者骂作者更新。

    我记得,那个时候,很多很多读者都努力地写文写评,告诉我,就算我没空写文,小楼公众版的同人和评论也不会停更,人气也不会散。

    我记得,在那段我自己身体不好,且极之忙乱。又想坚持着写文的日里。我的文章质量远不如前,然而,这却让我得到了自写小楼以来,最大也最长久的帮助。

    那时棕对我说,愿意在我困难的时候帮助我校校文稿,查找错漏,弥补缺失。然后,这个临时的帮助。就一直一直持续下来,帮我更文校文,帮我整理思路,帮我寻找不足,帮我弥补错漏。虽然通常只是一天一章文,但日复一日,却是漫长而巨大地工作,一天又一天。从没有停止,从没有放弃。而且于文章之外,更给予我许多其他地帮助。知道我迷糊,知道我健忘。知道我有许许多多让人抓狂的缺点,于是开始一件一件把很多应该由我做的事,都接手过去了。帮我争取月票。帮我注意计算全勤奖的时间,帮我管理讨论区,帮我回答读者的问题。女频有任何新的政策,都帮我注意,有任何福利,都替我争取。还指导我在怀孕时期如何调理身体,生下宝宝后又怎样照料,如此林林总总。给予我的各种帮助已然计数不清。而我在这样的爱护下。越来越心安理得地偷懒和迷糊。不管是群里,还是讨论区里。甚至女频地作者编辑群里,大家都渐渐知道,老庄的事找老庄还不如找棕有用。去年参加年会时,连编辑带作者,一起指责我居然拥有这种万能秘,简直幸福得让人发指。

    我记得许许多多事。第一次签下约,第一次拿到的稿费,第一次争到月票前三名,第一次看到小楼变成实体.第一次知道有人为小楼唱的歌,傻笑着听了一遍又一遍,第一次看到有人为小楼编游戏,于是笨手笨脚地玩,却一直卡着过不了关。我记着百度的小楼出现,我记得里收集的一张张读者为小楼人物画的图,我记得龙告诉我有人为小楼做了,急巴巴去看图片,衣服真的很漂亮啊。

    我记得那么多那么多,唯独记不清楚,小楼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写地,特意去查最早的小楼贴,发表日期是零六年六

    我望着日发呆,原来竟只有区区三年不到的时光,我却已得到了这么多,经历了这么多,恍惚中,一直觉得,这应该是很长很长的岁月。xxxx首x发x

    拉开我梳妆台下地抽屉,有一大半的项链首饰都是读者送的礼物,我怀孕地时候,穿的防护服也是读者千里迢迢寄来的,参加年会时,我高高兴兴带着漂亮的皮包,钱夹,遮阳伞,项链,乐乐呵呵去向上海的读者显摆,这样是谁谁谁送的,那样又是谁谁谁的礼物。

    那么多朋友,有人来了又去了,有人虽很少出现,却又一直都在,有人似乎永远在线,随时随地上线叫一声,就会立刻出现,有人即使已经不再看小楼,却还依然是朋友。

    最早为小楼建群的香盈袖,欠了我十八篇评论地玉石,在上海时,一直照顾我地易安和紫,每回见了我都劈头盖脸一阵砸砖,却每一天都把所有推荐票给我的荫。最喜欢换马甲,只要不自报家门我就永远认不出来地水叔叔,从写太虚起就认识,很年少很正太,可是文章好到让我眼红,水平进步得让人咬牙切齿的王之骑,以及总被大家拿来和他配对的黑豹。

    搞活动时,为我花一百大洋买祝福,却让我肉疼得要命的M,知道我曾郁闷的诸多功能不方便,悄悄出钱帮我升级为会员的蕾……

    还有很多很多因文而相交的作者。文学修养好得让我崇拜,出口就能成章的柳折眉,最初结缘,是因为前传篇阿汉死时,一片非议狄飞之声中,她的一篇持平之论的评,而后相交至今,我结婚的时候,贴大门上的对联就是向眉毛敲诈过来的。

    非常热心非常善良,对我一直很好很好的梦凝,曾经为了支持我而在文章中请所有给她投月票的读者,把票省下来投给我。而其实在我们相识相交之前,我已经在悄悄追看她写的三国,很久很久了。

    写文速度度快得让我羡慕得要死,质量居然还一直非常好的府天,在上海年会时终于看到真人了,感觉真是很幸福。

    还有……

    还有……

    很多很多人,因文相交的读者和作者以及编辑们。每一个人。每一份善意,每一点快乐,一直一直,我都铭记在心中。

    因着小楼,我得到这么多这么多,这么多的爱护,这么多的幸福,即使是责备批评也同样是因为爱之深。有时简直都不想结束小楼。因为害怕这样的热闹,这样地爱,终于渐渐散去。

    因为害怕冷清,害怕被忘怀,害怕那些昔日旧友,风流云散去,因为没有自信地我,并不确定。我的下一篇文章,还有机会得到同样的认可,聚集同样的人气,同样拥有这么多的支持和爱护。

    终是渐渐失了平常心。小楼的故事渐渐展开,我却失去了当初写《笑语轻尘》这种中篇小故事时的轻松心境,越是刻意想写好。便越是觉得总是适得其反。越是特别特别在意读者的意见,就越是容易受影响,很多情节都不断地在变化改动,人物也渐渐有些前后不一。故事写得乱起来,其实是因为心乱了。

    日复一日,每日一更,渐渐不能再有清明地思绪,成竹在胸的情节。天长日久。疲态终是露了出来。

    小楼那些原本被新鲜桥段,出奇人物所掩盖的种种缺点。一一暴露了出来。多主角的故事线,要怎样才能把握好,这已经超出了我如今的能力。随着风云篇的展开,以前写单篇的轻松自如,运转如意都再也找不回来了,文笔渐渐沉滞单调,越来越冗长拖拉。我欲振而乏力,欲改而无从。

    而我,也一直没能找准小楼真正的定位,总是在一个中间位置摇摆不定,一开始小楼地设定是伪**,但一路写来,因着我自己恶趣味的故意暧昧,也因着群里和讨论区中常见的热闹讨论,还因着一篇又一篇的配对同人,我自己不知不觉受着影响,越来越向**倾斜,却又不甘心只单纯去写**。

    小楼本来是想借一个故事,翻转很多中常见地,不合理的桥段,其中以前生篇表现得最明显,然而自己一路写来,不合理的内容,却也渐渐增多。想要自己地文章在某些方面,更现实一些,却又忍不住想给所爱的人物,如童话般的圆满,试图创造一些童话般的美好,却又忍不住再次现实起来。如此反复,小楼渐渐成了个四不象,越来越让人失望悲叹。

    我不得不承认,小楼的后半部份,其实是失败的,但因为一向拘泥繁琐的天性,使我即不肯立刻飞快结文,也不喜欢用交待人物结局的大纲来结束一切,最后还是按着自己地性情一步一步结束,一个人物一个人物地交待。因着人物本来众多,我地写作风格又较拖拉,最后交待各人结局,竟也是一个如此漫长的过程……

    然而,到了现在,终于可以打下“全文完“三个字了。

    明明知道小楼写到如今,其实越早结束越好,真正到了结束之时,终究还是不舍还是怅然地。

    小楼暴露了我许多许多的缺点和不足,因着小楼后期的失败,我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烦恼,

    然而,在此之前的幸福和快乐,至今回忆起来,也是心间温暖。

    这一篇后记,说起来,只是一些纷乱的杂感,我是一个逻辑感极差之人,写完小楼之后,心绪又如此复杂迷乱,于是所谓的后记,也就写得乱成一团糟,然而,我还是想说,能在近三年的时间里,一直写小楼,真好,即使它并不是成功的作品,能因为小楼而得到这么多朋友,这么多认可,真好,即使也许将来还会有分合离散,渐行渐远之时。

    最后要说的是,小楼风云篇的失败,让我很确切地知道,自己对于多主角的写作技巧,掌握地远远不足,所以暂时应该不会写多主角,因此,小楼二……汗,可能会过很久……就算开始写,估计也会尽量处理成一人一个单独的故事,而不会再试图把多主角放在一起,同时进展情节了。

    记得曾有朋友说过我的写作,其实根本没有任何技巧可言,大多数时候都是凭着一股激情,一份爱在写。如果这激情可以感染别人。如果这爱有人能感受,就算是成功了。这其实是一种傻傻蛮干的写作方式,这也是我以前同人比言情写得好的原因。

    因为同人里有太深的爱,而看同人的读者也大多更能感受理解这份爱。小楼前期地成功是因为我即有爱又有激情,而到了后期,对人物地爱虽依旧,但激情终是在漫长的三年里,渐渐消失了。

    所以。汗,下一篇,我应该会尝试自己很有激情,很有爱,很花痴而且一定是单一主角的文章。

    (最后的最后,有几个关于小楼的释疑解释。汗。

    一,小楼最初设定的集体可控制穿越,以及穿越后拥有的力量和受到的限制。主要是因为当时看了太多穿越文,穿越地形式虽千奇百怪,但本质大多相类,于是就绞尽脑汁想弄一个另类的出来。基本上最初是为另类而另类,在三年前看,还算是较新鲜的。只不过现在。已经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另类穿越,小楼也不算太奇特了。

    二,关于一群时空旅行的师生在这一世的基地叫什么,一向起名无能的我最初是没想好的,当时不知为什么,忽然间非常想念“小楼”那是网上第一个纯女性写手聚集地温派网站,也是网上第一个以无情为主题的网站,基本上我算是那个网站最早的一批人。眼看着它从仅有五六个有着同样爱好的花痴女生。慢慢发展壮大,又眼看着生起几许纷争。几许困扰。怀念一群人版聊,刷屏刷到坛达到新贴最高限额,再不能发贴地地步,怀念那时,一天不上“小楼”三五次,就不能心安的日,怀念着那一年,一群天南地北的女生聚到上海拍我们自己地无情短剧。当时的见面暗号是,每个人用自己的家乡话说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当时大家去接“小楼”的站长,所有人排在一起,等她出来,一起高喊“红尘红尘我爱你,好象老鼠爱大米”。旧日时光不可觅,就以此“小楼”二字,记念我直到如今还深爱的那个人物,记念这个曾让我深深眷恋的网站。

    三,小楼最早的创意,其实来自和朋友的一次聊天。当时那位朋友玩笑般说,这年头文章要红,要吸引人,绝对少不了地几个因素就是:穿越,宫廷,,,江湖,等等等,于是我就笑嘻嘻说,好啊,我就照着要求写一篇文,以上要求,一定全部达到。其实当时已经存了取巧地心思,朋友说的,无非是常见地穿越到宫廷,经历若干事件,再去走走江湖,其中夹杂些和的内容便是,我却把这此因素分摊到不同的主角身上去了。只有穿越是所有主角都共通的,只不过,却是写了很久很久才点明穿越的真相,还记得最早贴文时,一些读者是被简介中穿越二字吸引过来,看了一章又一章,就是看不到半点穿的迹象,急得跳脚时的样。最早和朋友笑谈时,心中所生的念头,不过是把心间一些隐约的零散的情节,借一个可以达到那些要求的故事,一一串联起来。当时,各种情节都是很散乱的,数天之后,方轻尘的故事才算正式成形,而容谦,阿汉,风劲节,他们连名字都还没有,只是一个个面目模糊隐在暗处的人,每人身上都带着几个我喜欢的情节,却还没有适合这些情节的故事。我是在写作当中,慢慢在为那些情节来设计故事,慢慢给那黑暗中模糊的身影,一点点瞄绘容颜。那时,一边写着,一边和读者沟通着,一边快乐地思考着,于是自自然然,那些人物和故事,就如流水般从指间敲击了出来。我自己其实也是在写的过程中,在和读者讨论的过程中,才慢慢爱上他们的。因为我写了他们,所以很多读者爱着他们,因为我感受到很多读者的爱,受到这强大的气场影响,所以我也深深爱着他们,因为我爱他们,所以拼命想写好,所以很多读者也更爱他们,而我也受到更多的感染,因此更爱他们。如此一一说来,到底何为因,何为果,也是理不清了。

    四,最后就是关于结局了。有读者曾经对我提出的意见来说,一篇文在合适的地方能够毅然停止,才是最好的。不要过于眷恋人物,不要过于不忍,不管是谁,当死则死,当去则去,即使最终小楼中人全部离去,曾经有过那样美好的相遇相知,曾经有过这一世的圆满,就已经很好了。这话是很有道理的,我自己也完全认可,只是临到自己头上,便失了平常心罢了。所以,我即不敢直接去写他们千秋万世,永远相伴不离,却也不愿意,明明确确地把这一世之后,再无缘相聚的事实,写明写死,写得再无转还余地。所以才设计了这个看似画蛇添足的长生情节,但即使是长生,也有许多限制,许多麻烦,绝不是点点头,动动手指,就能心想事成的。所以,最后,只是借严陵来告诉大家,未来,有无限可能。也许能长生,也许不能,也许有机会相伴,也许只是这一世之缘,也许长生之后的某一天,最终还是会分开,但也许真的就永远不分离。各种各样的可能都有,大家尽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结局去设想。而严陵深心中的每好愿望,严陵所深深上信的未来,也是我所相信的,不管他们每一个人,面临着什么样的人生,都可以用释然平和的心态来面对,因为他们曾经幸福美满过。即使不可能真的十全十美,但他们一定会更珍惜更在意,自己拥有过的那些快乐。

    做为作者,我爱着我自己笔下的他们,即使我的塑造并非十分成功,即使在后来,也许一定程度上反而影响了他们最初的光彩,但我依然爱着他们,所以,纯从感情上来说,抛开文章的技巧,结构,深度,故事的合理性等等等,我仅仅只是出于爱,所以希望他们未来的人生,一定一定要是幸福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