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无极仙帝 > 第294章 谈判
其实早在洛天来到帝都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这一点,那就是丹盟盟主既然来到了帝都,那么他是不可能袖手旁观的。而且如果自己到时候面对丹盟盟主的话,洛天认为自己是不可能出手的。因为再怎么说,丹盟并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而且洛天自己本就出身于丹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洛天现在只能够默默的盯着皇室族长与丹盟盟主从皇宫带点内部走出来。

    洛天原本以为,就算是丹盟盟主身在皇室,但是毕竟这里是皇室的地盘,如果出现了什么问题的话,那么对于皇室来说,他们应该不会让丹盟盟主帮忙的。再怎么说,这也是皇室与自己个人的恩怨,如果丹盟插手,这就说明丹盟也要与自己为敌了。然而这不是洛天愿意看到的事情,毕竟丹盟对自己有恩。如果不是丹盟的培养,自己估计是不可能进入仙宫的,那么之后也不可能从灵元境迅速修行到神元境了。丹盟算是自己比较幸运的地方,所以洛天现在,心中也是在思索着该如何做,才能够既不与丹盟盟主交手,又可以擒住皇室族长。

    此刻,皇室族长站在大殿前面,丹盟盟主稍微靠后。看这意思,丹盟盟主似乎并不知道皇室对付的人到底是谁,因为现在洛天是易容乔装的,他并不想让皇室知道自己的身份是洛天。所以在看到皇室族长与丹盟盟主一同出现之后,对于洛天来说,如果丹盟盟主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之后,肯定会有所怀疑。他可不想因为自己与皇室的争斗和恩怨,倒是让丹盟误解自己了。既然已经得罪了皇室,他可不希望就连丹盟都不再帮助自己了。所以洛天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对面的两位神元境修士、而对面的两位修士,此刻自然也是在看着自己呢。

    “呵呵,这位修士,我到底与你有何恩怨,竟然在这里毁坏我皇室宫殿,打伤我们皇室的修士。对了,还有一点,你可知道。我们皇室也是有规定的。如果没有经过我们皇室的允许就潜入皇宫,那我们皇室可是能够诛杀对方的。所以呢,道友你犯了我皇室多条规矩,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俯首称臣呢。如果你乐意的话,那我自然是可以原谅道友你的罪孽,但是如果你还不愿意如此的话,那我就只能够告诉你,此刻我们这里可是有两位神元境修士的,就算是道友你实力滔天,也是没有办法同时应对我们两人的。所以,希望道友你思量清楚,要不然,我可是再也没办法帮助道友你了。”只听那皇室族长说道。

    听到皇室族长的话,洛天自然是非常了气愤。这老家伙实在是非常的厉害,竟然当着丹盟盟主的面,都没有露出丝毫的破绽。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洛天现在自然是不想与这老家伙多说半点话。洛天现在还不知道如何开口,因为他如果不能够告知丹盟盟主自己的身份的话,那么洛天自然是不可能不与对方交手的。因为洛天已经看得出来,这丹盟盟主并没有开口说话,也就是说,丹盟盟主已经默认了对付洛天。所以洛天也不想多说什么。因为他说的越多,就越是会让对方觉得疑心。

    “你说的倒是轻巧,难道你当我不知道,你当日已经被我重伤,此刻,你的实力就连你平日里的五成都发挥不出来。所以我可以这样理解吗,其实你现在对我并没有任何的威胁,倒是你身旁这位道友,看样子倒是实力不凡。在我看来,这位修士不只是实力比你要强大,而且还是一位心境平和之人。要么这位修士是专心于某一法门,要么就是心性过人。所以我想问问这位修士,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何要帮助这皇室的老贼。你可知道,这老贼前几日差点就灭杀了我。要不然我手段高超,可就真的要命丧此老贼之手了。

    听到洛天如此说,丹盟盟主倒是觉得有趣。他能看的出来,此刻的皇室族长现在自然是非常的无助,如果不是自己与他一同从皇宫大殿出来见这个人的话,估计皇室族长是没有勇气来单独面对此人的。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波动判断,绝对是超过他自身实力的修士。也就是说,此刻丹盟盟主算是将自己置于强敌之前了。因为他自己答应了皇室,却是不知道此人竟然如此强悍。他知道在玄元大陆的神元境修士并不多,所以此刻丹盟盟主自然是想搞清楚此人的来历。如果对方的身份弄清楚了,他就可以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全力出手了。

    对于丹盟盟主来说,就算是要帮助皇室族长,他也是需要看看这皇室族长得罪的到底是什么人的。毕竟对方的实力不下于自己,如果这皇室族长都对付不了对方,再加上自己的话,那岂不是引火烧身吗。到时候如果皇室祸水东移的话,对于皇室来说自然是非常好的,但是对于丹盟来说,那岂不是引火烧身了。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丹盟盟主在看到洛天的实力之后,自然是也要为自己打算一番的。

    ”呵呵,这位道友,在下丹盟盟主,不知道道友师出何门,实力如此高深,在咱们玄元大陆那可是非常少见的。所以呢,如果道友够胆量的话,不妨直接告诉在下你的来历身份,如果道友总是刻意隐瞒自己的身份的话,倒是让人觉得十分怀疑了。所以只道友如实相告,那我就可以考虑给两位调和一番。毕竟这位皇室族长,还是给我面子的。至于道友,给不给在下面子不要紧。毕竟这件事情我也只是听这个老家伙说的,不如道友也说说,你们到底是如何结仇的。如果道友你能够说得出来的,那我就可以替你们做主。不知道这位道友意下如何。“只听丹盟盟主说道。

    他此刻的问题关键,就是希望能够调停这两边的争端。因为丹盟盟主已经看得出来,就算是他与皇室族长联手的话,估计也是不可能敌得过这位厉害的修士的。因此现在无论对他自己,还是对皇室来说,最好就是与洛天调停,只要对方答应,哪怕是付出些代价,丹盟盟主也是不愿意与对方交手的。所以对于丹盟盟主来说,他倒是希望皇室族长也能够放下恩怨,哪怕是给对方些好处,也不想与洛天交手。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只能够告诉你,此人阴险狡诈,实在是难以称得上得道高人。此人就算是皇室族长,但是他做事心狠手辣,前些日子,竟然布置下十二座奇异的大阵想要围杀我,幸亏我逃出了大殿,但是也因为如此,我的坐骑被这老东西给毒伤了。或许丹盟盟主你应该知道的,这老东西的拂尘可是有剧毒的。这种剧毒就连在下都不知道如何解除。所以进入胆敢来到这皇宫大内,其实不为别的,我岂会如同这老东西这般斤斤计较。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让这老东西交出他的毒药的解药,如果对方不能够帮我救治好我的坐骑的话,那我就将你这皇室覆灭。“洛天斩钉截铁的说道。

    听到洛天的话,皇室族长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缝。现在他可总算是知道洛天的来意了。在他看来,原本认为洛天是来灭杀皇室的修士的,但是现在看起来,他想要做的,只不过是想要救活他的坐骑罢了。也就是皇室族长见过的那头小兽。不过现在,皇室族长也是犯难了。因为他那剧毒自然是非常的厉害,自然,这皇室族长也是有解毒的办法的。但是唯一让皇室族长担心的事情,其实是他现在当下是不可能制造出解药的。毕竟自己的剧毒可是非常厉害的,所以需要解毒的药草也是十分珍贵的。他并不确定现在东玄皇室的药草大殿之中是不是有那些珍贵的药草的。况且他之所以使用这种毒药,就是为了灭杀敌人的,自然是不会将这种解药准备在他自己身上的。所以此刻,皇室族长倒是想让洛天息事宁人,但是也石要能够救了对方的坐骑才是。

    ”原来如此,原来道友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能够救治你的坐骑啊。既然如此,老家伙,你倒是说说,你能不能帮助这位道友救治他的坐骑呢。我可是知道你的毒药是多厉害的,所以我想告诉你,你如果不能够做到,那就直言不讳,相信这位道友也是不怪罪你的。毕竟坐骑就算是再珍贵,那也是无妨的。你们皇室估计是不会缺少元石的吧。所以这位道友,如果你能够接受的话,我就让给这老家伙决定。如果他能够救活你的坐骑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但是如果不能够做到,不如就让他陪你一些元石你看如何。毕竟道友已经毁掉了这里的数座大殿,也算是出了一口气了。“丹盟盟主说道。

    听到丹盟盟主的话,洛天实在是气不打一处来。因为他知道,这丹盟盟主的话并不是向着自己,而是在帮助东玄皇室说话。毕竟如归按照对方的意思的话,无论对方救治的了虚空兽或者是救治不了的话,都能够解决这场厮杀,所以洛天现在所要做的,就是想要告诉对方,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他只要虚空活,不要虚空死。如果虚空兽救治不活,给他再多的好处他都是不会接受的。因为虚空兽本就不是自己坐骑,他是自己的知己好友。所以如果让洛天用自己知己好友的性命得到些许补偿的话,那对于洛天来说简直就是侮辱。

    “呵呵,这位丹盟盟主对吧,你可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啊。我可以告诉你,这件事情是不可能按照你说的去办的,因为我的坐骑不是你想象中的一般坐骑,想必这位丹盟盟主也是知道的,就是我那坐骑将这个老东西给打伤了,至于我,只不过加重了对方的伤势罢了。所以,你现在应该知道,我的坐骑是什么身份了吧。我就直接告诉你吧,我的坐骑实力不下于你们这些狗屁神元境道人。所以我要告诉你,你们必须将我的坐骑救治活过来,如果不能够做到的话,那你们就等着被我针对吧。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只要你们不能够做到我的要求的话,是不可能接受你们的建议的。”洛天严肃的说道。

    皇室族长自然是在认真的听洛天的话,他所要做的,就是想要拖延时间,因此,既然这洛天想要让自己救活对方的坐骑,皇室族长倒是想到了一个办法。一般的灵元境修士,只要是在帝都四周的吧,其实最多半个时辰就能够回到皇宫,而现在,他发放给众人特别令牌,那么就用的时间更少了。所以现在皇室族长就是想要告诉对方,至少需要半个时辰才能够配制出解药。所以他便开口说话了。

    “道友,当真是有些太不信任在下了吧。如果只是想要救治你那坐骑的话,那老夫就可以和你达成协议,那就是在下确实可以配制出解药,只不过,现在我需要去寻找配置解药的药草,而且还需要丹盟盟主帮忙。因此,还需要道友给在下一个时辰时间。看现在这时间,距离午夜还有两个时辰,所以只要在午夜之前将解药给你的坐骑服用下的话,他过不了几日就可以痊愈了。而现在,我想要说的,就是希望道友稍安勿躁,不知道道友可否给在下这个时间呢。”只听皇室族长说道。

    “哦?当真是如此吗?虽然你说的像是真的一般,但是我不相信你自己的毒没有解药可以立刻解毒。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想要确认一件事情,那就是你的确是没有解药,而且还需要时间配制这种解药。虽然这位道友是帮助你的,但是我可是知道的,这位丹盟盟主可是号称最为仁义的道人,所以比你这皇室族长可是要好多了。因此我倒是想问问你,如果道友你在一个时辰之后逃之夭夭了,那我倒是到哪里寻你去呢。所以这个提议不好,还是再想想其他办法吧。如果你真的要配制解药,我不会给你那么多时间的。毕竟我的坐骑性命危在旦夕,所以如果你不能够立刻拿出解药,那就免谈了。”洛天继续说道。

    他知道皇室族长是多么的老奸巨猾,所以对于洛天来说,他现在想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防止皇室族长耍花样。此刻救治虚空兽是最要紧的,至于灭杀这皇室族长的事情,洛天倒是认为可以暂时的放到一边。毕竟此刻丹盟盟主就在旁边,虽然自己全力或许能够擒住皇室族长,但是会耽误很多时间。如果期间皇室来了许多灵元境修士的话,那可就将洛天给缠住了。因此洛天现在所要做的,就是能够让皇室族长救治虚空兽的同时,还不被对方给欺骗。他能够想象的出,这皇室族长之所以要让自己给对方一个时辰的时间,可能就是在拖延时间。毕竟他现在伤势在身,而通过与丹盟盟主的交谈,洛天能够看得出,这丹盟盟主也并不想与自己打动干戈。正是因为如此,洛天自然也是不希望与对方大动干戈的。

    而皇室族长现在,其实已经开始为洛天准备了一个圈套。他派遣出去的灵元境修士,虽然大部分都受伤了,但是其中三十几个人还是可以迅速召集修士的。他们每个人召集十个不过是很短的时间,因此半个时辰之后,绝对可以将洛天给围困之后灭杀掉。而这一点,他也将丹盟盟主给蒙在了鼓里。毕竟这种事情如果让丹盟盟主提前知道的话,他是不会允许自己这样做的。所以皇室族长根本就没有想着先让丹盟盟主知道这件事情。

    “好吧,既然导游部信任我们,那我们也真的无话可说。但是道友你要知道,前几日我与你交手,其实是你的不对,如果不是你威胁到了我们皇室的安危,我怎么可能针对你,想要灭杀你呢。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想告诉你,如果你不接受在下的建议的话,那你的坐骑在两个时辰之后绝对无药可救。所以如果你不接受给我们时间配制解药的话,那老夫也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就算是道友有灭杀了我的实力的话,那我也是没办法救治你的坐骑了。如果老夫活不成,那道友的坐骑也肯定会陪葬的。道友自己想想吧,如果道友动手的话,那在下也会恭候的!”皇室族长继续说道。

    就这样,洛天听到皇室族长的话之后,自然是非常的谨慎。他怕的就是如果给对方时间的话,可能会被皇室想到什么办法对付自己。但是如果自己不接受对方的条件的话,或许不用丹盟盟主出手,此刻皇室族长背后就是皇室大殿。他自认为如果有丹盟盟主在的话,皇室族长是很容易躲进大殿的。如果对方躲进了皇宫大殿的话,那他就真的没有办法了,所以,现在的洛天自然是犹豫不决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