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倾世谋妃 > 旖旎
    [本书由17K小说网首发,请勿转载,请支持正版。]

    “我想让你真正变成我的……”

    燕倾辰沉着嗓音,幽深的眸子此时愈发看不清楚内里的暗芒,他静静看着墨绾离的眼睛,缓缓地低下头,吻上她的双唇。

    墨绾离愣愣地接受了他饱含深情的吻,突然缓过神来,微微有些脸红的偏过头躲过了他的热吻。

    而他将她的脸扳过来,用力的吻下来,将她死死的箍住,那样紧,似乎要揉进身体里。他的吻冰凉,而她的脸滚烫,他的呼吸低沉,手勒住她的腰,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肌肤甚至能感受的到对方的心跳。

    一下,两下,三下……

    “绯儿……”

    他看着她,突然叫起了她的名字,眼睛里好似燃起了一场大火,一眨不眨,只是定定的说:“跟我成亲吧。”

    墨绾离顿时就愣住了,灯火照在燕倾辰的脸上,他的脸一半是明亮的,另一半隐藏在暗影里,看起来有一些不真实。她的耳朵好像是幻听了,她有些手足无措,她想说什么,却张开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绯儿……”他静静的看着她,又这样叫。

    她的头有些晕晕的,应道:“嗯?”

    “我爱你。”

    像是一颗炸弹炸在头顶,墨绾离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烧,身体在急速的升温,思维像是被添了水的水泥,一下子就凝固了。她傻傻的看着他,胸腔里有一种愉快却又慌乱的东西在奋力的跳,墨绾离用手捂着,好像不按着,它就要跳出来了。

    “已经爱了很久了,你知道吗?”

    他就那么风轻云淡的问她,好像他们两个人在讨论的是别人的事一样,没有一点局促和慌乱。

    墨绾离点头:“知道。”

    “那你呢?”他的眼睛太亮了,墨绾离觉得自己要窒息而死了。

    她鼓足了勇气,小声的说:“我也是。”

    他却不肯放过她,笑着问:“你也是什么?”

    房间真的很小,墨绾离这时候这样想着,为什么房间这样小,这样热,她都要喘不过气来了,脑子简直就是要炸开了来。

    “说。”他很霸道的靠上前来,轻轻的捏住她尖尖的下巴,说道:“你也是什么?”

    “我也……”墨绾离用力的握一下拳头,很多副画面从万水千山之外飞速而来:“我也爱你。”

    我也爱你……

    那声音好轻,一下子就穿透了夜晚的黑暗,照亮了他脸上的笑容。他在她的额头亲了一吻,问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什么时候?

    不知道吧,也许是夕照山下的那次重逢,也许是灯会上灯火阑珊的那次回眸,也许是冰川湖下那一声声的“活下去”。

    再也许,是好久好久以前,是浴室之中那一次暧昧缠斗,是逃脱出来的那次互打,是那一路上互相扶持并肩战斗的默契和相携,是在温泉之中的那一次暧昧打斗。

    抑或是追溯到十多年前,充满兰草香气的房间里,倔强的男人就这么被她踹了几脚也不吭声之后,就那么一下下的、一下下的、任性的、固执的、野蛮的进入了她的心里。

    不打招呼,也不问她愿不愿意。

    “不知道。”

    她伸手抚住他因为不满意而微微皱起的眉心:“也许是好久好久以前,久到我自己都不知道,说不清楚是哪一次。”

    她靠在他的怀里,轻轻的说:“也许是很多次,一点点的累积起来,我记不住了。”

    “真是傻瓜。”

    他抱着她,突然笑着说:“其实我也不知道。”

    是的,也许就是这样。没有人知道是哪一次,爱情总是悄悄的来,等到你发现的时候,已然根深蒂固了。

    他低下头吻她,吻住她的唇、脸颊、耳垂、脖颈,一点点的蔓延,吻上细细的锁骨。

    墨绾离的身体越来越软,一点点的依偎在他的身上,燕倾辰的身体滚烫了起来,腰间的手渐渐上移,一点点的蔓延,像是熊熊的火,渐渐的焚烧了她仅存的理智。而她的不适渐渐消散,反而渐渐沉迷在他的深吻之中迷失了理智。

    “呀!”

    墨绾离突然惊呼一声,一阵天旋地转,就被人抱了起来,横压在床上。

    衣衫已经湿了大半,穿着和没穿差不了多少。

    他就那么看着她,眉心轻蹙着,似乎是在思考什么,目光却是灼热的。

    粗重的呼吸在耳侧响起,湿润的唇含住了她小巧的耳垂,有触电般的酥//麻猛然激起,衣襟侧的带子被人灵巧的扯开,露出里面小巧的亵衣,是米白色的,淡淡温和的颜色更加促进了气氛的发展。

    圆润的肩膀裸//露在空气之中,微微有些凉,修长的手指轻扫而过,激起一片战/栗的酥/软,一路横移,小指一挑,脖颈的带子就唰的展开,衣衫顿时下滑,墨绾离一惊,本能的拉住,却只换上头顶上一声短促的轻笑。

    “害羞?”

    墨绾离费力的想要离开他的怀抱,傻乎乎的指着床脚的烛火,嗓子哑的不像话,可怜巴巴的叫:“吹灯。”

    燕倾辰突然开心的笑起来,仍旧是他一贯的样子,转过头去并不出声,可是却能看到嘴角上扬的弧度。

    四下里寂静无声,只能听到外面的风声。

    他揽住她的腰,在她的耳边低语:“别怕。”

    锦缎光滑,他的吻落下来的瞬间,让她有一时的恍惚和窒息。肌肤上激起一层酥/润的麻/栗,身体渐渐滚烫,衣衫被层层卸开,留下那一具娇羞的胴//体。

    光滑,雪白,像是琉璃的玉,巧夺天工的雕刻而成。这是从未有人踏足的领地,摇曳着年轻的活力与缠绵,他温柔的覆上去,肌肤相亲,像是滚烫的火,一丝丝的燃烧起来。

    呼吸完全被吞没,她的脸贴在他的肩胛,突兀的看到了那个狰狞的伤口,她的身体一冷,就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

    他感觉到了,连忙用手捂住她的眼睛,低声说道:“别看。”

    她却拉开了他的手,只是伸出颤抖的手,环抱在他的肩膀,脸颊柔软的肌肤紧贴上他的伤口,眼泪一行行的流下来,蜿蜒的流淌在那道黑红色的伤疤上,手指冰冷,那一道道的伤口让她回忆起那一日的惨烈,和那一日如此心痛的感觉。

    燕倾辰无声的揽她入怀,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哭泣。

    北陌璟下葬的那日,她曾发誓再也不要流泪了。可是此刻,看着他身上的伤痕,看着那屡次被自己刺中的地方,她还是难过的无以复加。她紧紧的抱着他,好像生怕一松手,他就会消失不见一样。就好像很久之前的那个冰湖,她松开了手,就看不到他了。

    “燕倾辰,对不起。”

    她哭着说。

    “傻瓜。”

    燕倾辰吻着她如云的秀发,轻笑着说:“我被你破相了,你可要对我负责任。”

    墨绾离知道他在开玩笑,一边抽泣着一边还嘴:“伤在、肩膀上,不算……不算破相。”

    燕倾辰低声一笑,双瞳黑若深潭,不见底,只能看到她清淡如莲花般的影子。温软的唇温柔的吻去了她脸颊上的眼泪,低声的呢喃说:“不管,就要你负责任。”

    他的手臂那样有力,几乎让她有些疼了,可是疼痛中,她却是那么的欢喜,如沉浸在巨大如汪洋般的欣喜之中。

    多好,还可以有今日,曾几何时,她以为一切就那么戛然而止了,葬送在冷冽的湖水之中,一切都再无回头的余地。而她,也将沉浸在深深的懊悔之中,永远在赎罪里。

    忽然,墨绾离嘤/咛一声,下身一抹红出现在毯子之下,她紧促着眉闭着双眼,抬眸看了燕倾辰一眼,而燕倾辰愣住了,紧接着而来的便是潮水般的狂喜,他嘴角勾起,看起来十分高兴,他垂下头俯身在她耳垂旁,轻轻触碰轻轻说道:“绯儿,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墨绾离抬眸看着燕倾辰,紧紧抓住他的腰身,承接着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紧咬着下唇,很害羞的不敢睁眼。

    这是她两世为人以来的第一次,上一世根本没有心思谈及感情这方面,而这一世一直在战场上奔波劳累,而现在,她终是找到一生的依靠,全心全意的将自己托付给这个能够护她周全的人。

    而燕倾辰的狂喜紧紧抱住了她,感受着她的娇/躯的美好,而她人生的第一次,也就如此的交给了自己,从此,她便完全是自己的人,再也不必担心她会逃掉,会消失,会不见。

    墨绾离终是抬眸对上燕倾辰的双眸,感受到了他的狂喜,她的嘴角轻轻上扬:“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旁。”

    燕倾辰与墨绾离对视,多少岁月的经年流往而去,他伸出手轻轻将她的一缕发丝别到耳后,缓缓低下头,吻上了那美好的双唇,辗转反侧,深吻下去。

    我也谢谢你,在我的世界里出现。

    风花雪月,床摆摇荡,一夜旖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