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正在直播作死 > 第53章:闹剧
    凌珑才要答应,忽然迟疑了,她问系统,“我可以只锁定一个人么?还有,成为N-PC会怎么样?”

    【系统:你需要保障N-PC的安全,确保对方血量不低于30%】

    【系统:如果只锁定一人,还需要保障另一位同学的安全】

    凌珑现在对系统也算有些了解了,她飞快的分析了一下,“系统,锁定张娇自己。”

    【系统:锁定完成,宿主还剩下一个名额】

    张娇的头顶忽然出现了血条,与怪物的不同,张娇头顶的血条是亮着光的红色。那光之亮,已经勉强可以当做照明了。

    但所幸,只有凌珑自己能瞧见。

    “传说挺多的,我对这些比较感兴趣,所以还真知道点。”张娇自己并没有什么感觉,她只是觉得面前的主播无比值得信任,甚至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张娇说出的传说,跟之前弹幕上那个学生说的大体差不多。

    “主播你要每一种都体验么?”张娇这会儿完全忽略掉了同伴,“那我们先去女厕所看看吧?就在顶楼的那一间。”

    路华浓跟着一起走,一边问,“是上厕所的时候遇到情况,那主播你还要上个厕所?”

    “不用吧……我倒是觉得,咱们这么多人,鬼怪还能出来么?”

    “这也是个问题。”路华浓深表认同,“并不是每个鬼,都跟刚才那个那么傻的。”

    “人家也不算傻吧……”

    宋思彤见张娇一直忽略自己,以为她还在生自己的气,有些埋怨的在身后瞪了凌珑一眼,紧走几步追上张娇,挽住了她的胳膊,“别生气了嘛。”

    “还好没什么事。”张娇语气勉强,“以后我可不找你玩笔仙了。”

    路华浓就问,“你还打算玩笔仙呢?”

    “也是,没必要玩了。”

    他们上到了五楼,张娇又解释,“五楼的厕所在发生过那种情况之后,就被封锁了,五楼的学生上厕所需要去楼下才行。”

    “就没人觉得是恶作剧么?只是上厕所有人敲门而已吧。”路华浓思考着,“是不是还发生别的事情,但没有传出来?”

    “我听学姐说,原本并没有整间封闭的。当时只是封锁了出事的那一间,就是倒数第二间。后来好像是有人上厕所,又遇到了那种情况,后来才直接都封锁了的。”

    凌珑就问:“那我们怎么进去?”

    “简单,交给我!”路华浓满口应下。

    五楼的厕所在尽头,上了楼梯就是。门是锁着的,张娇试了一下打不开,大家就都看向了路华浓。

    路华浓从头上摸了个极细的发簪,捅进了锁眼里,鼓弄了一会儿。

    ‘咔哒’

    “怎么样?”路华浓得意的冲凌珑扬了扬下巴。

    “厉害厉害。”凌珑做出鼓掌的动作。

    张娇用手机自带的手电筒功能往里照了照,“好像没什么特别啊。”

    “就是个厕所能有什么特别。”路华浓走到水池边,伸手摸了一下,“不过,这里没有灰。”

    凌珑看了一眼站在角落的温白玉,也进去了。

    厕所的空间不大,四个女生显得很拥挤,路华浓就退了出去,“有事叫我们啊。”

    张娇走到了第四间厕所,也就是传说中出事的那一间,她伸手拉开门看了看,“突然有点想尿尿。”

    就这么进去了。

    凌珑没有再拍厕所,但却一直盯着。

    这个厕所有种特别阴冷的感觉,不过大多水房都是这样的,凌珑能力还很弱,无法分辨是不是真的有问题。

    她就站在镜子前,旁边是宋思彤,对方从校服裤子兜里拿出口红,对着镜子很是美了一会儿。

    然而,就在凌珑以为没事的时候,她身旁的宋思彤忽然唱起了小曲儿!

    “小妹妹送我的郎呀,送到了大门东啊,偏赶上这个老天爷……”

    凌珑有点蒙:“同学?”

    宋思彤顿了一下,瞪了凌珑一眼,继续唱到:“下雨又刮风啊。刮风不如下点小雨儿好啊,下小雨儿,留我的郎,多待上几分钟啊。”

    “……”怎么感觉,这画风有点不对劲呢?凌珑见她停下,略显尴尬的夸了一句:“唱的很好听。”

    宋思彤哼了一声,“谢谢。”

    凌珑回头,就瞧见路华浓站在门口,表情也同样很是一言难尽。

    然后,宋思彤又唱上了:“小妹妹送我的郎呀……”

    路华浓就偷偷对凌珑招了一下手,凌珑缓步走过去,用表情询问。

    “她被上身了。”路华浓压低了嗓音,凌珑听的非常不真切。

    “……我一点都没感觉出来。”凌珑觉着自己果然是个弱鸡。

    路华浓就诧异着表情,“那你这么说,我也不确定了,在外面我们也没感觉。”

    她们俩纠结了一会儿,耳朵里全是《送情郎》,唱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可真是不舍。

    “张娇!”凌珑忽然冲向厕所里面,拍着厕所的门,“张娇?”进去这么半天,张娇还没出来,甚至也没有其他反应。

    凌珑这边激动的厉害,那边宋思彤还在对着镜子扭捏的唱着小曲儿,就这么个诡异场景,拍到电影里都得是个经典恐怖桥段。

    路华浓也已经能够确认宋思彤有问题了,不过在她看来,问题不严重。且不说她之前故意犯了笔仙游戏的忌讳,路华浓就想先晾着她,让她吃点苦头。

    “别喊了,她现在肯定听不见了。”路华浓拉开凌珑,抬脚去踹门,凌珑又赶紧拉住她,“门是向外开的。”

    “这门锁是在里面啊……”门缝倒是有,可是非常狭窄,她最细的簪子,也插不进去。

    凌珑急中生智,拿出了银行卡,勉强插在缝隙中,从下往上用力一划。

    “开了!机智啊主播!”路华浓见凌珑收起手机,就知道这个女人心细又体贴,再看张娇,她正坐在地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过身上衣物完好,凌珑松了一口气,这才把手机拿出来。

    这种事情她不会处理,也只能依靠路华浓了。

    路华浓拍了张符纸到张娇头上,不过没用,对方依旧表情呆滞,甚至她一直都没有眨过眼。

    “……失手了,还是找天师吧。”路华浓转身就出去了。

    凌珑见她血条没有降低,说不上有没有放心,她俯身蹲下,在张娇眼前晃了晃手掌:“张娇?”

    只见张娇忽然站了起来,她表情痛苦,“水,我需要水,没有水我快干死了……”

    “……”

    路华浓就回头,表情诧异的看着凌珑,“什么情况?”

    “我不知道,她突然就这样了……”

    张娇表情惊慌苦痛,一直嚷着要水,说自己要干死了。

    洗手池边,宋思彤还在唱小曲儿。

    可真是好一出闹剧……

    【虽然心疼两个妹纸,但是我他妈爆笑】

    【明明很瘆人,但这个场面真的太喜感了点】

    【主播已经惊惶无措了】

    【路华浓小姐姐看起来也很懵逼】

    【天师呐?不至于这么绅士吧,这种情况,可以进女厕所了喂!】

    路华浓根本拉不住张娇,她还控制不住对方,回头就看见温天师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愣是不帮忙。

    “我快脱粉了,天师你怎么还看着呢!”

    凌珑下意识的替他找补,“天师失忆了嘛……现在……还能怎么办?”

    张娇忽然挣脱了路华浓,冲向水池,她打开水龙头,就要低头把自己投入水中。

    还好,温天师终于动手了。

    他拉了一下张娇,同时两张符纸,分别贴在了中招的两个人额头上。

    张娇一瞬间清醒了,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但宋思彤却一动不动。

    “卧槽……什么情况……”张娇的语气非常不可思议,“我刚才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是条鱼啊!”

    凌珑比她还不清楚,“是不是被她影响了?”一边说着,一边指向了宋思彤。

    “思彤……她怎么了?”张娇这才发现,她头上贴着符纸,一动不动,好歹是自己的同学,能邀请一起玩笔仙,显然也是玩的最好的朋友才会有的待遇,即便之前有些生气,难免也担心了起来。

    路华浓忽然顿了顿,“不对,还有一个!”她说完,又去看温白玉。

    温白玉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但没什么反应。

    “天师,我不行,你上吧。”

    “……”

    凌珑觉得自己就是个摄像师,毕竟她作为一个刚刚修炼入门的菜鸡来说,的确是什么都没感觉到,也什么忙都帮不上。

    说起来,之前直播她多少还有点感觉,现在可真是一点招都没有。

    如果说,直播任务的难度递进的这么快,那以她的修炼速度,岂不是迟早要完蛋?

    温白玉却忽然对凌珑说道:“看着点。”

    他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夹着一张引灵符,左手配合着捏了手诀,凌珑认真观看,这个心法上有记载。

    末了,又在心里感叹了一句,手可真好看。

    随着手诀结束,温白玉松开了手,符纸顿时飞了出去。

    那符纸‘啪’的一声停在了厕所的最后一间门上,温白玉一推凌珑,“带符纸了么?”

    “带了……”

    “上呀,主播!”路华浓看出天师的用意,语气鼓励。

    凌珑装作从背包拿出符纸,伸手去拉厕所门。

    “……”尴尬了不是,“打不开?”

    路华浓看得着急,过来也拉门,她还就着凌珑的手电,确认了一下门并没有锁。

    当下,路华浓撸起衣袖,“我还不信就打不开你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