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阴生人 > 第012章 又死了一个
    我看着胡大夫,心里多少都有些困惑不解。

    这些年来,刘大夫对我从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照,甚至我们都没有说过几次话。

    怎么现在出事了,刘大夫倒是如此为我着想,还大半夜跑过来让我离开。

    刘大夫的脸色,显得有些难看,他低下了头,便小声说:“你爹以前救过我一次,所以我得报答他的恩情,这些事情来不及说了,你赶紧离开村子再说。”

    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门,把我给推了出来,一个劲地催我赶紧离开。

    见他这样,我也是没有办法,只好说:“胡大夫,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离开卧龙村,不给你们带来麻烦。”

    胡大夫叹了口气,又拍了拍我的肩膀,才让我离开了。

    这时候外面也没有人,我背着行李,朝着村口那里走,却忽然感觉有些难受。

    这十六年来,我都是在村子里面度过的,哪怕村民们对我都不好,但是对于卧龙村,我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

    现在突然要离开,我心里顿时就有些迷茫,不知道究竟应该到什么地方去。

    我走到村口,又扭头看了看村子,虽然有些不舍,但如果刘大夫说的都是真的,那我的确应该离开这里。

    所以我就咬了咬牙,继续往前走,反正胡大夫给了我一点钱,我暂时也不用担心被饿死。

    可是我还没有走出去多远,却忽然听见,旁边的林子里面,传来“砰砰砰砰”的撞击声。

    这声音听着,好像就是有人正在用石头,砸击着什么东西。

    大半夜的,这声音听在耳朵里,总感觉有些渗人。

    不过在这个敏感的节点,任何的异常,都会引起我心中的疑惑。

    我顺着声音,朝着林子里面走了出去,还没走多远,就看到一个人影蹲在那里。

    他一动不动的,手中举着一块石头,只是机械地往下面砸,一下接着一下,完全停不下来。

    我皱了皱眉,也有些奇怪,就凑过去,想要看看他到底在砸什么。

    但是等我看清楚之后,我却整个人都愣住了,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头皮都有些发麻。

    在他面前躺着的,是一具黑漆漆的焦尸,而就在不远的地方,还躺着另外一具焦尸。

    只是那具焦尸,头已经被砸得稀烂,看得我胃里直冒酸水,差点吐出来。

    村子里最近还没死其他的人,恐怕这两具焦尸,就是葛二蛋母子的,他们的尸体,也算是已经被折腾够了。

    我强忍着恶心,朝着前面走了过去,这才看到,蹲在那边的人,居然是葛成国!

    葛成国脸色惨白,眼神也有些空洞,看起来甚至没有任何的生气。

    看清楚是他之后,我急忙跑了过去,一把拉住他,低吼道:“你疯了吗,这是你的老婆孩子,你就这样对待他们的遗体?”

    但葛成国却像是疯了似的,猛地推开了我,又举着手里的石头,朝着尸体的头上砸过去。

    我没料到他的力气那么大,被他推了一把,就踉跄着摔在地上,皱眉看着他。

    “葛成国,你在做什么?”我尝试开口问了一句。

    只见葛成国累得气喘吁吁,又开口说:“只有……只有毁了头……他们……他们才能……”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说话断断续续的,半天也没说完一句话。

    不过我听了之后,大概也明白了意思。

    或许他就是想说,只有把头毁掉,他们两个才不会诈尸。

    其实把尸体烧掉也可以,他这样做,未免有些不太人道。

    我在旁边没说话,等他把头砸得烂了,这才把石头丢在旁边,累得躺在地上喘气。

    “你上次,为什么要袭击村长和我?”我盯着他,开口问了一句。

    可是听我这么一问,葛成国的脸色,却瞬间难看了起来,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也不说话,站起来就想要逃跑。

    不过我哪里能让他跑了,急忙追上去,直接扑在他的背上,就把他按倒在地上。

    “放开……放开我……”他喊了起来,似乎是有些焦急的样子。

    我便死死地按住他,冷声低吼道:“你不跑,我就松开你!”

    葛成国本来还反抗得很激烈,不过后面,他的情绪似乎是缓和了很多,我这才尝试着松开了他。

    葛成国瘫坐那里,满脸的落寞,便喃喃地开口说:“终于还是来了……都是报应……都是报应……”

    我听他嘴里念念有词,但是也听不明白,便直接开口问:“葛成国,你别说那些有的没的,我先问你,你之前为什么要袭击村长还有我?”

    当时的场景,我记得清清楚楚,葛成国想要掐死我,还说什么他不想死,让我去给我爹陪葬。

    葛成国满脸痛苦,伸手捂住了脸,便开口说:“因为我不想死,所以我只能杀了你,我没有其他的选择……”

    虽然他显得非常痛苦的模样,但是对于他,我心里并没有丝毫的同情。

    毕竟他可是曾经想要杀死我的人,我怎么可能那么大度。

    我又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便问:“难道你以为我死了,你就能活下去了吗?”

    听说我到活下去这几个字,葛成国猛地抬起了头,就朝着我看了过来。

    从他的眼神中,闪出了一丝希望的光芒,但这也只是一瞬而过,他很快又摇了摇头,有些低落地说:“已经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我皱紧眉头,总觉得他说话奇奇怪怪的,我甚至都听不懂,他说得这些话都是什么意思。

    所以我心里也琢摸着,要是我这么跟他聊下去,恐怕一点用都没。

    趁着他还愿意跟我说话,我必须要跟他问出点什么来。

    我朝着他看了一眼,便小声问:“你知道,是什么人害死了你的家人?”

    葛成国的身体微微一震,便瞪大眼睛说:“是……是报应,都是报应……我为什么要拿那个东西……为什么……”

    说到这里的时候,葛成国的身体,都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

    我看向他,只见他双眼通红,俨然已经泪流满脸。

    所以我听了,也是心中一突,便赶紧问:“你说的,是你家里供着的那个匣子?你突然变得有钱,也是因为那个?”

    本来我还想要趁机问出点什么来,可是葛成国的状态,却忽然有些奇怪了。

    他的脸上忽然有些狰狞,就咬着牙说:“都怪他,全都怪他,陈寸山应该拦住我的,是他想要害我,都是他!”

    忽然听他提起我爹的名字,我也是愣了一下,心想这件事跟我爹有什么关系,他怎么又赖上他了。

    但是我在心里一想,却忽然感觉,所有的事情,好像都已经串了起来。

    葛成国是离开了承包队之后,忽然就发家了,他跟我爹的交集,就是一起在承包队里工作过。

    难不成,那个古怪的匣子,就是他们承包队弄出来的吗?

    我才刚刚出生,我爹就把我丢在了家里,去承包队里报到,这肯定还有其他的原因。

    想到这里,我有些激动,一把拽住了葛成国的衣领,就瞪着他说:“你告诉我,承包队到是做什么的,那个匣子又是哪来的?”

    葛成国却忽然冷笑了一声,便满脸狰狞地说:“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承包队,是你爹……”

    看他就要说出什么来了,我也是瞪大了眼睛,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可是葛成国说到这里的时候,却忽然停了下来,双眼滚圆,好像是非常痛苦的样子。

    见他这副样子,我也是被吓了一跳,赶紧冲着他问:“你怎么了?”

    葛成国的整张脸,都扭曲在了一起,喉咙里也发出“咕咚咕咚”的怪声,让人听了就感觉非常不舒服。

    我隐约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急忙松开了他,连着往后退了两步。

    只见葛成国一脸痛苦地躺在那里,身体逐渐变得僵硬。

    而在他的脖子上,在这个时候,竟然凭空出现了三道血痕。

    看到这么一幕,我顿时就深吸了一口气,没想到最后,葛成国还是没能逃过去。

    葛成国的身体又抽动了两下,最后还是躺在那里,没有了任何的动静,看来应该是已经断气了。

    我不由叹了口气,本来还以为,能从他嘴里问出些什么来,没想到连他也死了。

    但光是葛成国跟我说的那些,信息量就已经足够我做出非常多的推测了。

    他们家之所以出事,恐怕跟那个匣子有关。

    而那个匣子,又跟当年的承包队有关系。

    现在想来,之前那个女人告诉我,匣子里有我爹的下落,或许并没有骗我。

    但是我刚才走得着急,虽然收拾了行李,却忘记了把那个匣子也带上。

    我看离天亮还有不少时间,回去一趟应该也没什么事,便咬了咬牙,转身朝着村子里面跑了回去。

    这时候已是深夜,所以非常安静,甚至就连虫鸣声都听不见,都静得让人有些不自在。

    不过我也没有多想,而是急急忙忙赶回了家。

    可是我回去一看,却发现家里一片狼藉,好像是被人从里到外翻了一遍。

    而且桌上空空如也,我之前放在那里的匣子,这时候早就已经不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