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阴生人 > 第022章 同一人手笔
    看到三叔这幅样子,我瞬间就愣了一下,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三叔,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但三叔站在那里,用他那金色的瞳孔盯着我,总让我觉得非常不舒服。

    我咽了咽口水,甚至都不敢跟他有任何目光的对峙。

    可三叔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站在那里,也不说话,不知道究竟是想些什么。

    僵持了好半天之后,我这才喘了口气,才有些艰难地开口说:“三叔……”

    三叔闭上了眼,便又往前走了两步,帮我把身上的绳子给解开了。

    我被捆了大半天,身体早就已经有些发麻了,站起来之后,就赶紧揉了揉胳膊。

    不够再等我看过去的时候,三叔的瞳孔,早就已经变成了正常的眼神。

    而且他理了理衣服,衣领竖了起来,正好挡在了他的脖子那里,所以我也看不到,他脖子上的血痕,究竟还在不在了。

    三叔走到旁边,坐了下来,便忽然开口冲我说:“陈述,三叔不在的这段时间……”

    “三叔。”我看他是要说什么套话了,所以也就干脆打断了他。

    我盯着他,便开口问:“刚才那个老头,说的都是真的吗?”

    “什么意思?”三叔朝着我看了过来,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古怪。

    我看着三叔,先是顿了顿,感觉有些犹豫。

    不过因为我心里实在是太过好奇了,最后还是低下头,硬着头皮开口说:“他们说,我爹他没有兄弟,你……其实不是我的三叔……”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我还是鼓起勇气抬起头来,朝着三叔看了过去。

    果然,三叔听见我这么问他,脸色多少都变得有些怪异。

    但他的反应,倒是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大,他只是看了我一眼,便淡淡地开口说:“究竟是不是,又有什么区别。”

    听他这话,我也是微微一愣,不过再仔细想了想,三叔说的,倒也好像是很有道理。

    不管怎么样,这么多年来,始终都是三叔照顾我,把我给养大的。

    就算是他跟我没有任何的血缘,但我们两个跟真正的亲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之前一直郁结在我心头的问题,因为三叔这一句话,倒是直接解开了。

    但虽然这样,最近发生在村子里面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我心里有着非常多的困惑,却根本就不知道应该从哪里问起才好。

    大概是知道我的心思,三叔便忽然开口说:“我知道,你心里的困惑很多,但是现在还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

    “不是时候?”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是皱了皱眉,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三叔便点头说:“我们现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越是这样说,我就越是感觉一头雾水,不知道三叔说的这些,究竟是什么意思。

    虽然我满头雾水,可是看三叔的样子,却好像完全没有想要跟我解释的意思。

    所以我也只好暗自叹了口气,然后问他说:“那我们现在,应该要做什么才好?”

    三叔看了我一眼,却摇头开口道:“不是我们,是你要做什么。”

    “我?”我伸手指了指自己,有些不太明白。

    听三叔这意思,难不成是他还想要离开,再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吗?

    三叔见我不明白,便开口说:“你见过的胡胖子,其实是我丢出来的一枚棋子,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做得很好,至于村子里发生的其他事情,你要明白,有些事情,都是注定的,根本就没有办法选择。”

    我皱眉看着三叔,总觉得他跟我说的这些话,语气实在是有些奇怪。

    但是在我正想要问的时候,三叔的身体,却忽然震了一下。

    只见他紧皱着眉头,脸色微微有些难看,甚至就连脑门上,都出现了细密的汗水。

    见他这幅样子,我也赶紧走了上去,有些担心地问:“三叔,你……你怎么了?”

    “没事。”三叔摆了摆手,可是他的状态,依旧让我感觉非常担心。

    三叔也没有任何给我说话的机会,又继续开口说道:“你跟别人不一样,你的生命,是无数人做出牺牲换来的,所以不管怎么样,你都必须要让自己活下去。”

    他说着,又喘了口气,似乎是要有些坚持不住了。

    “三叔,你别说了,休息一会儿吧。”

    我赶紧走过去,试图想要扶住三叔,以防他会站不住。

    不过三叔却还是没有让我碰他,而是伸手扶住了旁边的椅背,才算是把自己的身体给撑了起来。

    “这些话,我必须要跟你说,你记住,以后与收尸有关的事情,永远都不要再碰,你离开卧龙村之后……咳咳……”

    三叔说到这里,顿时就咳嗽了两声,脸色显得无比难看,就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这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赶紧跑上去,一把扶住了三叔。

    在我抓住三叔的时候,才发现他的身上,竟然异常冰冷,完全不像是活人的温度。

    我瞬间就瞪大眼睛,朝着三叔看过去,心想他到底是怎么了。

    三叔虽然还想强撑,但却似乎是有些撑不下去了,猛地往旁边一倒,就摔在了椅子上。

    这个时候,我才算是看到,在三叔的脖子上,依旧留着那三道鲜红的血痕。

    我瞬间就倒吸了一口凉气,感觉心情无比地复杂,真没想到,不只是村子里所有人都出事了。

    就连我三叔,竟然都没能逃过这一劫……

    看着三叔那副样子,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握紧了三叔的手,便有些哽咽地开口问:“三叔,你告诉我,到底是谁啊,为什么非要害死这么多人?”

    三叔的脸上,已然没有了什么生气,不过他还是侧着头,对我说:“陈述,你记住,谁都不能相信。”

    他说话的声音很小,看来已经是支撑不住了,我点头答应了他,却觉得非常难受,眼泪不停地往下流,根本就停不下来。

    我坐在地上,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只觉得眼睛都疼得厉害,这才擦了擦眼泪,看向了椅子上的三叔。

    他这时候一动不动,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已经断气了。

    三叔是我唯一的亲人,这么些年,一直都是他照顾我长大的,可是现在他居然真的死了,所以我心里,就感觉到天都塌了,整个人眼前都是黑乎乎的。

    这一晚上,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直到第二天天亮之后,我才算是稍微清醒了过来。

    三叔的尸体还躺在椅子上,过了一夜之后,他的身体,甚至都已经开始僵硬了起来。

    尽管到现在为止,我都还不相信,三叔其实已经死了。

    可是他的尸体就摆在那里,这样的事实,不容许我不去相信。

    可不论如何,三叔的尸体,还是不能够就这样放着,怎么都得先让他入口为安才行。

    所以我走了过去,扶住了三叔的尸体,想要把他给带走。

    可是我才刚刚站起来,却忽然看见,从三叔的口袋里面,好像掉出了一个小纸片来,直接落在了地上。

    我有些奇怪,先是扶着三叔坐了下来,然后才捡起了地上的卡片。

    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两行字:

    “若想陈述活命,就以命换命。”

    这字写得很小,字体也有些娟秀,看起来像是女人写的。

    但我看了之后,却觉得这字迹非常眼熟,急忙掏出了自己口袋里的那片碎布。

    跟布条上的自己对比之后,我就发现,卡片上的字迹,简直跟碎布上一模一样,明显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发现这一点之后,我也瞬间就愣在了那里。

    我顿时就感觉身体有些发麻,如果留给我的碎布,的确是她写的。

    那不就证明,是我被骗了,真正的幕后黑手,其实一直都是她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