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盗墓派 > 青龙鬼宫篇 第六十七章 无法推卸的使命
    地下室里提灯的火焰噼噼啪啪作响,看着这口石棺材,碧绿的色泽中影影绰绰中折射着星星光点,石料的表面带有孔雀尾部图案,从这些特征中我就能断定这石棺材用的是孔雀石,又名尾矿石,是一种含铜量相当大的金属矿石。

    想想郭守敬逃到这里,定不能天南海北、跋山涉水远处取材来打造棺材,而且曹操的军队就在外面,故此肯定就近取材,草草了事了这简洁的葬礼。

    以此类推,这方圆地段保不定在千年前极富盛产青铜,从这孔雀石也能断定个一二,那就让我怀疑这具有克隆功能的青铜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那种蚩尤轮回青铜是在此地挖掘出来的话,那么就要去掉青铜从一开始就有克隆这种功能的定义,必定是一种特殊的锻造方法,不过这也很难解释的通,就算锻造技法有多高超,锻来锻去它也是一块青铜罢了,不可能人碰了一下,就能复制出第二个人,这完全违背科学理论,看来,我想来想去,只能从这个“轮回”字眼里顺藤摸瓜慢慢寻找答案了。

    整个青铜寨子村落都是青铜所造,里面藏了一口石棺材,怎么想怎么看都感觉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其实从甲子腿那说来,这青铜寨子在郭守敬来之前还要比这大得多,但是都在曹操军队的侵蚀下,面积逐渐缩小,宅中街道上都覆盖着厚厚的尘土,而且按照元古都的记载,北湘国是毁灭于瘟疫,但实则是被郭守敬羊皮卷的巫术诅咒给保护了起来。

    在墓穴里,我原本以为那些脚印消失,很可能是北湘国的诅咒,但现在北湘国并没有完全灭绝,而是退居到了外面,这青铜寨子是诸葛魇时期所建造,起初应该是用来给古代工匠栖身的建筑,不过有点浪费青铜材料的嫌疑,但是要从那些旱魃无法出洞上去发现,则可以推断出旱魃可能并不是引来大规模雷电的根源,这些青铜金属建筑就极是始作俑者,而北湘国遗民不会遭殃,应该是这些青铜建筑将电流导入了旱魃坑。

    待我思索完毕,脚下的震荡感已经荡然无存,唯有腿脚还有些麻木。此时,老寨主也迎上了我们的目光,眼角的鱼尾纹一皱,摆出了一副忧愁且略带欣喜的淡笑。

    我想我和甲子腿嘚不嘚说了半天,老寨主可算等过来了,他本来就矮小,现在又坐着,我俩不得不佝偻起身子。

    我看老寨主手里的青铜杖出奇,外面好像裹了一层金皮,但是现在已经发黑了,变的黑亮黑亮的,都说这贵金属生黑锈迹,肥龙就跟我说过,他家老宅子在文革期间被翻了个底儿朝上,尤其是在后院一棵老柳树下挖出来二十几箱子黑色东西,那些检查员和知青也不懂那就是生了黑锈的金子,反而当成了黑煤球,袖子一甩,大步流星扬长而去,文革虽然苦了点,但是他家还是能够过上了小康生活,说起来,这黑锈真是生的漂亮,有些时候,不是喝点墨水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有句江湖老话,真正的知识,不可告人的技能与本领,是永远也不会写进书本里的。

    甲子腿跟老寨主交流了下,老人最后一指棺材抓住了我,甲子腿说道:“老郭,老寨主叫你亲手开棺,这是北湘国传承下来的祖训,千年未开,只等你来。”

    这句话一下子点醒了我,我郭葬身上流的血脉跟郭守敬和诸葛魇是一样的,千古至今,我就是巫葬派的传承人,也是郭家的后代。这一刻,我是多么的激动,想想我的祖先就躺在这副简陋的棺材里。

    我的手有些颤抖,脑海里闪现出张麒麟对着喇嘛石胎那副铁索棺材狂刺的情景,我的心都在一缩一缩的痛楚。

    我本想去推开石棺,但是觉得这不礼貌,这毕竟是自己的祖上,我变换动作,跪了下去。甲子腿也跟着我跪了下去,我看了看他,他对着我点了点头,说道:“老郭,我懂你。”

    我也点了点头,我双手扶地,对着石棺默默地磕了三个响头。

    没想到的是,我磕头的地方的青铜地面,有一个一巴掌大小的青铜方砖,徐徐升起,我吓得赶紧腾地站起来,甲子腿也吓了一跳,骂道:“我靠,这地方还有机关吗?”

    老寨主也是大惊失色,对着我们赶紧做起了坤语,我赶紧去拍甲子腿,非常着急地说道:“老甲,他老人家跟你都说了什么?快告诉我!”

    甲子腿反应了过来,眨了眨眼睛说道:“昂昂,唉,老寨主说他也不知道这里会有机关,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一出。”

    我把手向下压了压,那意思是都别着急,冷静下来,我指了指那青铜方砖,说道:“你们别动,我看看是什么东西。”

    我蹲下去扒拉一下这青铜方砖,起初以为是空的,但是没想到还挺重的,实心的,如果是实心的,藏东西的可能性被排挤小了。但是我不死心,这青铜方砖没有可能不会有猫腻,我双手一用力,青铜方砖被我搬动了起来,心说太他娘的重了,就这么一小块很有可能就有一百来斤左右,没搬动一会儿我就噗通一声放在了地上,这东西要是物件大一点,我二百斤都不费力,但是这青铜方砖体积极小,两个肩膀被一个点拉扯,险些都要把我的肩膀拉脱臼了。

    老寨主很配合的将提灯,拿到了那个砖洞的上方,我看见一个圆柱体的青铜杵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我去拿,本以为会很重,但是没想到却是非常的轻。我拿起来去观摩,只见青铜杵的中间有一条细细的黑缝隙。

    那一刹那我竟然感觉像是拿了一瓶扎啤,我已拧,青铜杵里发出咔的一声,青铜杵拦腰斩断,里面露出了一张卷着的羊皮卷。

    待我打开羊皮卷,一个让我无法推卸的使命,悄然的决定了我的命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