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重生之庶女娇妃 > 第一章 醒来
    清晨,江秋风一袭蓝色锦绣长裙,早膳后坐在窗前看着手里的竹简,专注的眼神不曾从竹简上移开,寸寸如幕青丝垂在身后。

    一个淡粉色的婀娜身影出现在门口,轻轻地敲了门,江秋风随着敲门声望去,一个纤细的粉嫩少女缓缓走进了房间,身后跟随着一个丫鬟,正端着一个朱红色的木案,上面放着一个砂壶。

    江秋风随手放下手里的竹简笑着站起身,走上前去,拉着来人一起坐下来。来人正是自己的庶妹,四姨娘的女儿江碧婉。

    芍药行礼道:“芍药,见过四小姐。”

    江碧婉温柔地笑着挽起江秋风的胳膊,一边打量着芍药:“多日不见,芍药姐姐真是越来越美丽了。倒是应该考虑选个好人家了,要不可不辜负了这们美丽的女子。”

    芍药低着头羞涩道:“四小姐说哪里的话,奴婢只是一个丫鬟,莫要折煞了奴婢。况且二夫人对我恩重如山,奴婢怎么能舍三小姐而去。”

    江秋风望着眼前的四妹温柔的笑容,倒是人如其名,温婉端庄,倒是一个大家闺秀。身后丫鬟行礼后,将木案放在矮桌上退了下来。

    江碧婉见身旁的江秋风脸色略微苍白,担心道:“三姐,不知你的身子可曾好些了。昨日,我在园子里遇到了二姐,听二姐说三姐昨日已经醒了。想着平日里三姐的身子本就虚弱了些,一时还受了伤,妹妹今日一早特意为姐姐准备了枸杞燕窝羹。妹妹听闻这枸杞燕窝羹最滋补身子,恰巧三姐身体还很虚弱,此时服用这个羹是最好的。”

    江秋风望着眼前的江碧婉柔和的双眸,心里微微地平静了些:“难为四妹有心了,三姐一定会好好享用的。”

    江秋风望着江碧婉站起身,缓缓走到矮桌前,弯下婀娜的身子,将枸杞燕窝羹倒进一个瓷碗中。

    当江秋风望见精致的白色瓷碗中血红的燕窝羹,不觉感到一阵的心悸,想是前世自己过往的经历。自己对如此色泽鲜艳的食物,却是一点食欲也没有了。

    江秋风不觉望着眼前的江碧婉,想是江碧婉不知自己所经历的一切,怎么说也是庶妹的一番心意,而且又是亲自下厨:“多谢四妹的燕窝羹了,四妹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呦,这不是江府里很少走动的四妹江碧婉嘛。今天这是什么风,竟然将四妹吹到了这里,真是稀客!”

    江秋风抬头就看见门口处一个橙黄色艳丽身影,江毓秀快步地走进了房间,身后的的丫鬟灵儿也端着一个木案。

    芍药见来人立刻行礼:“芍药,见过二小姐。”

    江毓秀望着自己身前的芍药不悦道:“免礼,还不快接过木案。真是一点长进也没有,一点都不会察言观色。真不知道如此蕙质兰心的三妹,平日里都是怎么管教奴婢的,连一个奴婢也管教不好。芍药跟在三妹身边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不懂规矩。”

    芍药连忙站起身来,接过放着紫砂壶的木案,轻轻地放在矮桌上,站到江秋风的身后。

    灵儿看见房间里的江秋风、江碧婉行礼:“灵儿,见过三小姐、四小姐。”

    江秋风望着眼前的灵儿倒是很机灵:“灵儿,免礼。不知二姐今日前来,所谓何事?”

    江毓秀望着眼前的江秋风不耐烦道:“这是我娘命人熬制的汤药,三妹真是深受别人的爱护,连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四妹都亲自为三妹做了这么名贵的枸杞血燕羹,恐怕连我都未曾品尝过,三妹真是有口福了。”

    江秋风想着江毓秀平日里对自己一贯刻薄,如仇敌一般。今日倒是很听大夫人的话,却是有点反常,反常必有奸诈,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江秋风望着身前的枸杞血燕羹不觉漏出明媚的笑容:“劳烦二姐特意为妹妹送来汤药,妹妹真是感激不尽。秋风不知二姐今日前来,也未曾准备什么,若是二姐不介意,妹妹这里有尚好的燕窝羹,想和二姐一起享用,不知二姐意下如何?”

    江碧婉见江秋风竟然将自己做的血燕羹送给了江毓秀,却是意料之外,心里一阵惋惜。

    江碧婉望着眼前的江毓秀,突然双眸中闪过一丝光亮,不觉笑道:“妹妹也听闻这枸杞燕窝羹最滋补身子,枸杞本是补气血的中药材。而这血燕更是我舅舅商旅途中特意带回的滋补珍品,可以说是美容养颜的极品,我想即便是天生丽质的二姐,也不介意让自己更加的妩媚动人。”

    江秋风想这江碧婉还真是个如此温婉动人的女子,难怪在她娘眼里也挑不出一丝差错,今日真是见识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巧舌如簧。

    江毓秀听见江碧婉夸赞自己美艳,不觉眼中流露出一丝得意,算她有眼光。江毓秀望着眼前的江碧婉白皙的肌肤透着粉嫩,果然是血燕滋润的结果,不觉心里有些按耐不住想要立刻品尝这人间极品燕窝羹。

    江秋风看着江毓秀满眼的贪婪,放着光的眼眸不曾从那碗色泽浓郁的燕窝羹上移开,江秋风笑着将江毓秀眼里的欲望尽收眼底。想到既然江毓秀如此珍爱燕窝,那自己不如趁机做个顺水推舟的人情,将燕窝羹分给二姐一碗。一来,还是不要和二姐发生正面的冲突,自己还是谨慎一点的好。二来,自己既然是主,当然应当尽地主之谊。

    江秋风站起身子,伸出修长白皙的小手轻轻地端起了矮桌上的那碗燕窝羹,缓缓地向江毓秀走去。

    江碧婉、江毓秀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江秋风手里的那碗枸杞血燕羹上,江秋风缓缓地走近江毓秀,刚要将手里的瓷碗送到江毓秀的身前。

    江秋风感觉到身后的长裙被人踩了一下,脚下一个不稳弯下了身子,双手顺势轻轻地一甩,手里的那碗枸杞血燕羹瞬间飞出,江秋风‘咣’的一声跌倒在地。

    只见整碗枸杞血燕羹顿时扣到江毓秀的头上,一个巴掌大的燕窝正飞到了江毓秀的头上,打掉了江毓秀头上的玉簪,落到地上摔成五瓣,声音清脆悦耳。如红色丝绦般的燕窝羹正紧紧地黏在江毓秀的发丝上。颗颗枸杞飞到了江毓秀的脸上,血红色的燕窝羹更是黏在婴毓秀的脸上,顺着细长的脖颈慢慢滑落下来。江毓秀的脸上、身上都是的血红色燕窝羹。浓稠的汤汁飞溅在江毓秀的橙黄色絺布长裙上。

    江碧婉、芍药、茉莉望着身前的江毓秀狼狈的样子强忍住想笑的冲动。灵儿更是愣在当场,回过神后慌忙地走上前张开手扯掉江毓秀身上的羹汁。

    灵儿刚一拉扯江毓秀发丝上的燕窝羹汤汁,江毓秀尖叫起来:“呀,轻点,你扯到我的发丝了,你怎么笨手笨脚的。你若是弄痛了我,我就将你变卖了去,让你知道本小姐的厉害。”

    灵儿听到江毓秀的话心里毛毛的,甚是胆怯。连忙小心地扯掉江毓秀发丝上的汤汁:“是,二小姐,灵儿会小心的。”

    灵儿越害怕弄痛江毓秀就越慌张,越慌张就越手忙脚乱,就更用力地的拉扯,江毓秀的脸变得更加扭曲狰狞了。“好你个灵儿,你竟然跟她们一起捉弄我,看我不将你变卖了,让你知道谁才是你的主子。”

    芍药忙推了身旁的丁香,丁香跟着芍药走上前来一起扶起跌倒在地的江秋风。

    江秋风从江毓秀的身前慢慢站起身,江秋风只闻到身后的不远处江毓秀的身上隐隐约约一阵血腥味,不觉伸出手捂住了口鼻。

    江秋风刚转过身,就看见身后的江毓秀早已淹没在血燕羹里,血红色的燕窝羹更是汤汁浓稠,色泽艳丽,江秋风不觉感到一阵恶心。

    江毓秀抬起血红色的手刚想给江秋风一个巴掌,江秋风一抬手,用力抓住了江毓秀的手,冷笑道:“二姐,你以为我还是那个任凭你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江秋风,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江毓秀看着眼前的江秋风眼中的冷煞,不觉冰到极点:“看来你是存心和本小姐过不去了,好,你等着,我一定会让你为此付出代价的。”

    只见灵儿的手上沾染了燕窝羹,越发地黏,又听到江毓秀要将自己变卖了,只能更卖力解救江毓秀。不觉更加用力地拉着着江毓秀的发丝,江毓秀的也跟随着灵儿的拉扯全身颤抖着。

    身后的丁香扶着芍药,都快笑弯了腰,江碧婉也是笑得满脸通红用拍子遮住了脸。

    江秋风见到灵儿一时更加手忙脚乱了,若无其事地走上前来,自己也不能袖手旁观,怎么说江毓秀也是自己的客人。若是坐视不理,岂不是怠慢了客人,江秋风还是知道这个道理的。

    江毓秀不知道江秋风想要做什么,慢慢地后退,眼中闪现恐惧:“你想干什么,你别过来?”

    江秋风抬起自己的娇小白嫩的手,轻轻地抓着江毓秀脸上的一个枸杞,枸杞早已粘到了江毓秀的脸上,江秋风一个用力,只听见江毓秀惊叫一声:“江秋风,你还不放开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江碧婉刚想用力地推开江秋风,江秋风轻轻地附在江毓秀的耳边,露出最明媚的微笑:“二姐,秋风当然是帮二姐将枸杞拿掉,你知道秋风对二姐一向都是很好的。若是现在不拿掉,恐怕以后会更加的困难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