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魏晋风云 > 第五十六章 虚晃一酒
    第五十六章   虚晃一酒

    关好房门,韩悦转身时,已然见夏侯惕侧卧在了床上,还腾出大半个床,看来是留给他的。这一天一夜的折腾,确实累了,倒下就睡了。这一觉,睡得踏实,睡得缓和,睡得解乏,连梦都没顾得上做。

    院里一阵吵闹声,让韩悦睁开了眼,却见自己竟然一只胳膊搂在夏侯惕身上,脸紧贴着他的后背。吓得他赶紧抽回胳膊,见没动静,想来他还在睡,看看窗外的天色还亮,他蹑手蹑脚下床,走到门边听到门外是桓伊的声音:“已经二天了,桓将军也好,桓公子也罢,不曾来见也罢,我去见也不行。我乃谯国桓氏,你们也配拦我,龙亢家忘本不成。”此话已经很不客气了,他为何要急于见桓温和桓秘?韩悦想开门把桓伊叫回来,感觉身后一阵温热,有人贴了过来,低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帮他,越喧越好。”韩悦听了夏侯惕的建议,心里苦笑,自己哪里是善吵之人,这种差事,张骁来做还差不多。对呀,怎么不见张骁?背后的声音又想起:“我借机出去探探。”韩悦刚想说什么,房门猛地打开,他被生生推了出去。刚想说自己连棉袍都没披,门又开了一条缝,塞出来那件棉袍。韩悦无奈地披上棉袍走下台阶。

    看太阳照在院子中央的位置,猜想现在是过了晌午。韩悦心中嘀咕,大白天的夏侯惕出去,眼睛看得见么?可自己已然被推了出来,自然也不好转身回去。

    在圆形的月亮门内站着桓伊,门外站着三个兵士,看样子一个要出去,三人不让。桓伊穿了件镶着银鼠毛的蓝缎金线团花锦袍,高束发冠,一条水青色的缎子抹额垂下长长的飘带,这是要去见客的装束。韩悦低头再看看自己,刚起床就被推出来还穿着大红色中衣,外面套着张骁的样子土气却做工考究的金黄色棉袍,头发也披散着。瞥见院子里还有二个家丁和二个婢女,远远躲在檐下,不置可否地看着。他原本走向月亮门的脚一转,走向檐下,挑了个长得白净腼腆的婢女,把别在她斜襟处的一条水粉色绢帕抻了出来,吓了那婢女一跳。韩悦用嘴抿住绢帕的一角,用手把乌黑的长发挽起用绢帕系好,又把脸压过去,柔声地问:“掌将军呢?”婢女哪里近距离地见过如此美貌的异性的脸,脸一红,不敢出声。另一个婢女倒口快,接口说:“那二位军爷呀,他们在军营,不在这里。”一个家丁瞪了她一眼,吓得她急忙住了口。韩悦装作没听见,继续对那个脸红的婢女说:“弄点好吃的,我饿了。”婢女紧张地点着头,转身要走,韩悦一把拉住她的衣袖,挑了挑眉毛说:“别忘了,酒。要热的。”

    韩悦走到桓伊旁边,揽过他,连正眼都没有看守门的兵士,说:“走,吃饭去,吃饱了再走。”后半句显然说给守门的兵士听的,果然三个兵士听了后耳语着,似乎在商量怎么办。

    院子中央太阳足的地方,摆着一个石桌和四只石凳,韩悦示意桓伊坐下,嘴快的婢女手也快,不知何时已经准备了两个棉蒲团,及时地垫在石凳上,韩悦冲她浅浅一笑,那婢女心生一阵欢喜。桓伊面无表情地轻咳了几声,提醒韩悦“莫要撩拨”。

    桓伊撇到韩悦束发的绢帕,问到:“那是谁的?”

    “她的。”韩悦一抬手,指着刚巧端着饭菜上来的腼腆婢女,吓得那婢女紧张的差点撒了,韩悦却眼皮都没抬一下,伸出的手顺势一把拖住食盘,接了过来。粉蒸三笼、炒腊肉、鱼圆羹、拌豆丝。

    口快的婢女也殷勤地接过家丁手中的酒壶,想要凑上来给二位公子斟上,被桓伊一把夺下来,冷冷地说:“下去吧。”口快的婢女无趣地退下。  洛川公子的酒,可不是随便什么人可以斟的。这位洛川公子所以名声在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不好女色,谁若是觉得他对自己有意,那只能是这个人自己多了情会错了意。正因为这种“礼之不近、待之不亲,若殷若淡,若聚若涣”的处世之风,才引得天下的妇人也罢少女也罢,都欲罢不能,恨不得一把拉过他藏在闺房内占为己有。男人们则视其为高洁素雅之人。男女通吃,才称得上是真公子。

    自上次为掌笠换血之后,桓伊就没让韩悦喝过酒,开始几日确实憋坏了,好在之后遇到种种乱事,也顾不得闹酒虫。荆州的酒,味糯色浊,近似白酒和米酒之间,不烈不柔,不辣不甜,和它的地理位置很相应--南看在北,北望在南。韩悦天生性寒,四季都喝暖酒,冬天喝烫的,夏天喝温的,这些习惯,桓伊自然知道。他给韩悦斟满一杯,也给自己倒上一杯。韩悦端起酒杯,深深地闻了一下,久违的酒香让他觉得自己又做回了自己。

    门口的守卫,三人已剩下二人,想来是一个人已经跑去通禀桓秘了。也是,躲着他们做什么呢?这几个人能拦得住他们么?掌笠二人为何不住在这里,而是直接接去兵营?桓伊边陪着韩悦举杯,边思忖。看看韩悦,真是打算放开了吃喝了,一壶酒喝到一半,他把酒杯一推,端起酒壶,开始直接往嘴里倒了。看的四周的家丁和婢女都呆了,此时的韩悦脸粉扑扑的,热了就解开棉袍的扣子,露出里面大红色的中衣,和一段白生生的脖子,喉结随着咕咚咕咚地咽酒声,一上一下地滚动。桓伊轻嗔道:“慢一点喝。”韩悦一口气倒空了酒壶,抹抹嘴,吃了一口桓伊夹过来的菜,说:“再来一壶。”

    桓温性情喜怒无常,下人们都过的战战兢兢,居家上下平日谁也不敢随性而为,今日见得这两位比四公子还要美貌文雅的年轻公子,坐在院子里喝酒,把一院子的人看得如痴如醉。

    酒喝了三壶,菜也见了底。韩悦把箸筷一推,大叫一声:“琴来!”桓伊低声吩咐婢女。两个婢女急忙出院,从桓四公子的书房把他的琴捧来。此时已有家丁撤去杯盏。

    桓秘的琴是灵机式,此琴式为汉代的梁栾所创。史书有载:梁銮作琴,于两额旁各生二寸,腰旁作峻形,有大声。常挟耕于霸陵,每耕罢鼓琴,有群鸟伏于地下,曲毕鸟散,耕者怪之。日习其弄,鸟集如初。因其形似剑匣,颇受汉晋世人所爱。

    韩悦寻有数把古琴,最喜爱的是春秋晋国人师旷做的一把古琴。而用的最多的则是传统凤式琴。韩悦用手指从圆润的琴首、沿着半瓠状的琴肩一路滑过,最后在琴尾处用中指轻轻一敲。琴通体发出铮的一声,桐木所制。然后左手按住徽星,右手食指抹弦,试了几个音准。然后轻抚琴弦,顿时铮铮空灵之声在院里响起。

    桓伊站起身,从腰间抽出象牙的短箫,等着韩悦起调,听出他起手弹出《酒狂》的前旋。此曲为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所作,表面上是醉酒抒狂,实为借酒名义,形醉而意醒。估计是想让桓秘听,意思是:别以为我只顾喝酒,不知道你桓秘想干什么。桓伊微微一笑,把箫举到唇边,箫声又轻到沉,和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