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那是一片仙云 > 第182章 同门
    “如今师傅入土为安,我们又都如愿的来到了东大陆,是不是首先最应该做的是,先放下以前的成见,拿出些各自的诚意来呢?别的不说,我毒寡妇就先把我得到的半截钥匙和半张地图都拿出来,也当是为年兄年底开个头,抛砖引玉了!”

    墨凡脑子里快速思索起来,看这胖女人说话,他们五人都是同门兄弟,但互相之间却不以师兄弟相称,想来也是别有用意。不过最难得的是,他们竟然能有预谋地传送到同一处地点,这好像是田陌的那个五行盟都做不到的事,看来这些家伙们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须得多小心些行事。

    那四个男人听到胖女人的话都是一愣,互相间赶忙对视两眼,心里皆想,谁不知道平日里她毒寡妇下手是最黑不过的。那日不过为了半张地图,竟放出剧毒于河水之中,害死数十位年兄年弟不说,便是连着以河水为生的数个村庄,怕也毒死了不下千人之多!似这等狠人,此时却一反常态的大方,这里面一定有事情。不过想来她毒寡妇之所以叫毒寡妇,应该也就是用毒的手法厉害,我四人合力小心起来,倒也不必惧怕了她。

    行走于江湖之上,谁还能没点血性?大丈夫做事,自然也都知道富贵需从险中求!

    四人眼神稍稍一交流,达成统一意见之后,上首那男子立刻摆手笑道,“妹妹这是如何说话呢,岂不羞煞了我们哥几个大男人?不过道理确实也是这么个道理,大家合则两利,分则两伤,那我也先拿出我抢到的一截钥匙。毕竟大家聚在这里,也都是为了能商量出个好的结果。有福大家同享,有力大家同出,人多了聚在一起,力量岂不是也大一些?胜利的保证自然也大了许多。不过地图可是其他年兄年弟抢去的,我这里确是没有了。”

    剩下的三个人中,这个说我有地图,那个说我有钥匙,也都拿出了各自的东西,不一会便凑成了两张地图,和三把钥匙。

    东西刚一摆在林间空地之上,那四人便不约而同地向前走上几步,站成四角之势,隐隐的将那胖女人包围了起来。

    胖女人见此,哈哈一笑,刚要开口说话时候,却猛地抓起地图和钥匙,身形一闪,眨眼间竟从四人之间穿了过去,失去了踪影,当真是快到不可思议!

    四个男人如何也没有料到那毒寡妇看似极为肥胖的身体中,竟藏有如此灵活的爆发力,大惊失色之下,俱觉得实在是办了人生之中的一件大错事,竟这般低估了那心狠手辣的女子。本来用屁股想都应该知道的,以那毒寡妇冷漠自私的性格来看,对她没有好处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费力去做的。

    本来还想着能抢下她的钥匙和地图,这一下可真是吃了个哑巴大亏,赔了夫人又折兵!枉费了机关算尽,才夺来这么一点开启上古洞穴的钥匙,结果竟都给她做了嫁衣!

    四人心思俱怒之间,刚要各展身法,追上前面那道已然不见了的身影时,一道消瘦黑影却忽然横空飞了出来,正挡在他们追那胖女人的必经之路上,看那倒霉身形,倒似被扔了出来似的。

    墨凡初看到那胖女人展开身法移动时,也是大吃一惊,觉得她的速度当真可以说是奇快无比。但仔细看去,便发现了一些端倪,这女人本身的速度其实并不算快,但脚下步法却端的是玲珑无比,身影越行之间越虚幻,真好似一气分化三清一般,实在是眼花缭乱之间,才失去了她的踪迹。

    忽然间却感觉背后一凉,竟多了一片黑影罩在了他的身上,赶忙扭转身形回身。侧身之余,左手已经迅速成爪,更不迟疑,直取来人的喉头之处,正是攻敌所必救的打法,而右手则呈托天之状,同时嘴里快速默念口诀,便又布下了一道空间防御盾。虽然盾的威力大不如从前,但此盾一出现,墨凡心里总觉得还是多了一些底气。

    谁想得到来人根本不避,只是轻轻一碰,便用身体弹开了墨凡的左手,紧接着竟又以肥胖的身体直直撞上了他先前所布下的空间盾。

    墨凡只觉得入手处颇似棉花一般,打上去一爪完全就没有受力点可言,就好像用了大力却打空一般,实在是让人气闷不已。而且那胖女人受力之处空空如也,不着一物,却又有一股浮力从内向外发散而出,顶着自己,硬是把他手上的力道给尽数吸了去,然后大力反弹而出。

    而后只听得一声巨响,正是那胖女人撞破了空间防御盾,爆炸的力量顿时扩散开来,墨凡身子竟不由自主地被炸了出来,直直地朝着那四个男人飞了过去。连轨迹都那么一分不差,实在让人惊叹于这胖女人的深不可测。

    场上四人根本来不及商量,身法闪动之下,两个人飞出去追捕胖女人,剩下两个人则快速迎上墨凡,一人拿剑,一人动刀,对准墨凡心口、喉间便刺。

    明知道这里面可能有误会、甚至可能有大家一起讨伐那胖女人的可能性,可二人下手之间竟毫无保留,两招皆是直取性命方才罢休的狠辣招式,似乎和墨凡已经有了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一般!换做一般人在这里,只怕这时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可墨凡毕竟不算是一般人,只怕二人都打错了算盘。

    他此刻心里也是憋着一股怒气,心说这是倒了哪辈子的霉了,秘密没听到,还被那胖女人摆了一道,竟差些当了她的替死鬼盾牌了。哪天如果再见到她的话,非得好好地问候一下她的父母不行!看到底是些什么样老谋深算的无耻家伙才能生出她这么个怪胎,说不定就是一不小心把胎儿扔了,拿胎盘养大的!

    心里腹黑着,墨凡手下动作却丝毫不慢,左手伸入怀里一掣,直接捞出半截龙尾,同时嘴唇轻动,立刻唤出了青龙大戟。

    只见当时光影一闪,树林间本就有些暗淡的光线恍如更加暗了下来,一柄看去极有质感的森然大戟出现在墨凡手中。

    仔细看去,银白的戟身上有一条青色的细线张牙舞爪,盘旋向上,延伸到一缕缕红缨之中。

    场上二人也不是什么初出江湖的雏儿,自然都看出来了这杆兵器的不同,暴烈之气内敛而森寒之气外露,青线盘旋,好似游龙腾飞,端的是一杆绝世好戟!

    那方头大耳的男子还没有什么,眼神清澈,看向墨凡的脸庞中是不是流露出一抹也不知玩味还是促狭之意,倒像是对墨凡这人更有兴趣一般。另一个用大刀的人眼中的贪婪则毫不掩饰,看向墨凡的眼神就好像是大灰狼看见了小白兔一般!

    只是不知,谁是狼,谁又是兔?

    墨凡右手执戟,举过头顶轻轻一转,砸向右侧刺来的龙泉剑,同时左手成横推状,空间力量做为防御,迎上了左侧砍来的环首刀。

    听得“当”的一声,右首使剑之人,也就是刚才坐在下首方头大耳的那个男子,便被墨凡大戟荡了出去,在撞断了一棵巨树之后,躺在地上便人事不省了。

    而左方用刀之人,大刀被他的空间力量紧紧牵制着,进退不得。

    这时情况一变,见得那刀上有紫光一闪而过,竟转瞬间脱去了墨凡的空间束缚,重又以一个刁钻角度刺了过来。墨凡丝毫不惊,右手转戟,抡了一个来回之后,便迎上了左首大刀,一戟把那人荡开之后,墨凡快速欺身而上,两人战到一处。

    那大汉实力也不容小觑,显然素常也是个蹲坑拉屎脸朝外的主,只见二人刀来戟往,风声不断,时不时便劈断一两棵大树,轰隆声之中,灰尘倒是遭了罪了。

    战上没有六七个回合,墨凡寻了个空档,便半蹲长蹦而起,蓄足气力,执大戟在手,向下方持刀招架的大汉猛地扫了下去!

    风声响了起来,刀便飞了出去,大汉虎口竟被这一击生生地震裂。墨凡左手毫不迟疑,猛向对方天灵盖印去,确定是敌人后,那斩草就绝不可留情!复仇之说,墨凡绝对不会让它存在于自己的生命中。

    血,呼啦啦地抛洒向了长空,反射着树叶间透下来的阳光,有一分妖异而又平和的美丽。

    随着时光流去,渐渐的又和着灰尘砸在了地上,洇散出一地血痕。

    墨凡静立在空地上,面无表情,也看不出来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杀了一个人,好像对他并没有什么影响一样。许是孤独地生活久了,烹羊宰牛的日子过的太多了,便连带着对生命,也失去了一份本该有的崇高敬意和应有的尊重。

    也可能是那份古老的记忆所带来的作用吧,但是谁又知道呢?

    那样惨淡的人生,自然便应该做那样的事情吧。墨凡心里忽然冒出了这个有些令他难以接受的想法,但终究悄然接受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