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灰喜鹊 > (018)加速
    裘飒那几份充满兄弟情的计划表,是彻底安排不上了,他收起封建大家长式的威严,慢慢坐在赵哒哒身边,问:“是谁?”

    好在赵哒哒报复完后,给他们收下尸。

    赵哒哒撇了撇嘴,拒绝透露任何信息。既然被坑了之后也独自承受不及格的嘲笑,那么复仇的时候,她也不会为了便利就找帮手嘤嘤嘤。

    因为这样一点都不爽。

    裘飒不敢多问,就怕自己穷追不舍,让赵哒哒越发气闷,报复起来下手更狠。

    “对了,妈妈去哪儿了?”赵哒哒松开了扣在衬衫最上面的一排花纹繁密的小银扣,身体后仰,倒在沙发上。全息智能服务器在捕捉到她疲劳数值超标的瞬间,就自发开始运转作业起来,整个沙发都变成了一张按摩椅,让她身处人间,却如升天堂。

    裘飒说:“她去处理一些事情。”

    往常夏霞女士出门,赵哒哒问起来,裘飒也会给出一个相当精准的答案,连地点包括时间都清清楚楚,今天这么含糊得一笔带过,让赵哒哒顿时察觉到有哪里不对劲。

    裘飒这个傻哥哥还不知道自己在赵哒哒面前暴·露了,他岔开话题,说:“三月我的受衔仪式,在九区中心城里举行,我已经申请到家属坐席,到时候你和妈妈可以不用排队进去了。”

    赵哒哒点了点头,眯着眼,不动声色。

    隐瞒的秘密没过几分钟就让赵哒哒识破了,夏霞女士那件用来提升战斗力的金色锦织大衣,并不在她应该放置的位置,显然是去会见见所谓的“敌人”了。赵哒哒黑进了夏霞女士那毫不设防的生活娱乐记录栏,就看到最近的一条是关于星堆人袭击地球人的法律条款。

    配图就算是高糊的,也能清晰地看到朱赫贺的大肚子。

    赵哒哒恨铁不成钢地瞅着裘飒,心想:这么大的事儿,你不平息也就罢了,反而越捅越大,等事态失控,有得你后悔的!

    似乎裘飒也终于发现了这件事的棘手之处,为了不让自己的妹妹心烦,他居然也学做一个坏小孩,居然还学会说一半藏一半了。

    虽然赵哒哒立刻就识破了他的异常。

    星堆人出产的按摩沙发,可比地球上流通的要好许多,被这么按了一会儿,赵哒哒半眯着眼睛哼了一声,仿佛就要睡过去了。

    裘飒就怕多说多错,默默上楼,去他的训练房锻炼身体,完全没有发现在他转身的刹那,赵哒哒狭长而凌厉的黑色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哪里还有半点放松的模样。

    十分钟后,赵哒哒出了家门。

    半小时的时间,她跨了几个区,将自己训练营的直系领·导、教官、正和十七八个小情·人在四区云上沙滩度假潇洒的穆雷德先生堵在了门口。

    浑身上下只系着白色汗巾、行动颇为粗鲁的穆雷德先生,在看到赵哒哒出没的一瞬,忍不住惨叫了一声。

    赵哒哒一字一顿,说得格外认真:“……别叫得像是我强了你似的好吗!”

    穆雷德双手掩着上面的两点,蹬腿说:“你怎么来的?为什么知道这里,我明明瞒得非常好!”

    赵哒哒皱着眉,从外边拿来件衣服甩给他。

    穆雷德是纯种星堆人,背景很强大,可惜他是个二世祖,好吃懒做,贪图享乐,他挂职在第一军团做教官,一个月也没露过几次面。

    他与赵哒哒倒是颇有渊源。前年因为情·妇争执,他被误伤,是赵哒哒救了他,把他及时送去医院,还替他瞒下受伤原因,为他保全颜面,穆雷德那会儿傻白甜地以为赵哒哒就是那种施恩不求回报的小天使,没想到赵哒哒捏着他的把柄就要求他给她搞个名额。

    去中央第一军训练营的名额。

    ……这胃口,不可谓不大。

    按照赵哒哒在军校的表现和成绩,她必然会一飞冲天,别说是第一军团训练营了,说不定她可以通过第一军团爬上十二禁卫的位置,前途光明得很。

    可惜,赵哒哒流着纯种地球人的血液,她就永远不可能有晋升高位的那一天。

    穆雷德表示,不值得,你这么拼命也上不去,真的不值得。但是把柄在赵哒哒手里呢,他不敢不从,最后动用家族力量,把她暗塞了进去。

    他本以为在第一军训练营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孤立无援的赵哒哒,很快就会认清现实,选择退学。

    然而他又猜错了,虽然赵哒哒这次的考试被人下了黑手,她还是刚看保持在退学的边缘,死咬着不放。

    那一刻起,赵哒哒与地球人在穆雷德心中,被远远地分开。赵哒哒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地球人,也是他惹不起的地球人。

    当不把赵哒哒当成地球人、或是一种战略资源看待的时候,穆雷德就挺想在这样厉害的人面前,展现出他最好的一面。这与爱情无关,而是……慕强的心思作祟。

    在二十五岁之前,如果有人对他说,他会崇拜一个地球人,穆雷德一定会把他绑在耻辱盯上撕烂他的嘴,让他付出乱说话的代价。而在遇到赵哒哒之后,他就每每想把膝盖奉上。

    比如说现在。

    赵哒哒气定神闲地拿起穆雷德藏好的水果酒,轻轻嘬了一口,道:“我怎么可能找不到你?”

    自信,是因为强大。

    赵哒哒搜集分析信息的能力非常强大,她那种近乎野兽般的直觉,总是让她比人更先一步到达终点。一次两次是运气,十次九不离,那就是天赋。

    穆雷德心痛地看着他的那瓶半透明的水果酒――那是他准备泡完温泉起来喝的!温度都已经调好了!

    “所以?你又来找我做什么?”穆雷德撇了眼周围,紧张兮兮地走到赵哒哒面前坐下,乖得很,问,“你知道的,上次我提出要把你哥放去地球,老爷子还以为我对政务上了心,非要扯着我长篇大论,我好说歹说才让他断了念头,我可不会再帮你……”

    赵哒哒甩出两个小印章,倨傲地用下巴点了点它们,说:“陈一诺大师亲手做的,你把它们送给你爷爷。”

    穆雷德本来只是随手一抓,闻言,手一抖,差点没把它们摔下来,好久才稳定住激动的心情,问:“你从哪里搞来的?拍卖行都逛遍了,我们都没买到陈大师出品的东西,你怎么――”

    “听我说完,”赵哒哒手指敲了敲她身·下的白蓝色沙滩椅,“我希望你尽快把裘飒送过去,我已经等不及三月了。”

    “……你怎么那么坏?”穆雷德感慨,“谁要是做了你亲戚,可不是得八辈子倒霉,待你那么好,你还给人家使绊子,小心以后遭天谴。”

    赵哒哒半眯着眼,脸上的笑却精致而冷漠:“你是不是跟地球女人混久了,连‘天谴’都会用上了?”

    一说到这个话题,穆雷德难免又要气短两分,他叹了口气,问:“理由?”

    赵哒哒摊开手心,慢慢看着自己寡亲缘的手纹,道:“你就跟你爷爷说,裘飒对地球人太过宽容,想法也过于天真,若是在地球蹉跎一辈子倒也罢了,若是让他久居星堆却同情地球,甚至培养出他的一批追随者,到时候要想根除,可就难了。”

    穆雷德不是很懂这些,又问:“就算裘飒得到那么多人支持,他也没有足够的理论与基础去帮助地球人,何足畏惧?”

    “在利益并未被触碰时,人们总喜欢站在弱者的角度看待问题,而不在乎其他,等到思想被潜移默化,你真的以为,那只是一簇‘不足为惧’的火苗?”赵哒哒反问。

    穆雷德思考良久,也并不认为未来会像赵哒哒说的那么可怕,倒是身为地球人的赵哒哒,对地球千防万防的模样,让人有些反感。但他没有说,赵哒哒的目标,明确得可怕,没有人能够阻止她想要得到一件东西,或是……摧毁一件东西。

    “反正只要有这个印章,我想爷爷很快就会同意你的请求,”穆雷德将两个小印章小心地收好,比放水果酒更精心地挑选了一个小凹槽,放了进去。

    赵哒哒不置可否,半晌,说:“最好是这个月底。”

    穆雷德:“这个月已经快月底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狼心狗肺的,好歹让他过个年再走吧?”

    赵哒哒叹了口气,心想,我都不知道能不能忍到那个时候。

    穆雷德没想到的是,赵哒哒并没有把真话告诉他。当裘飒调去地球后,他空下来的位置,已经有三个人觊觎,足以牵制一部分战斗力,让星堆人进行内耗。而调去地球的裘飒,只会比现在看到更多的黑暗。

    而这样的热血耿直又略有些恋妹的笨蛋,在看到那些自己无能为力的场景时,又会做什么?

    他只会更加怜悯在黑暗中的地球人,开始反思那片被剥夺的天空,会问,那些在天空上寻·欢作乐的星堆人,他们到底配不配拥有星辰大海。

    总有一天,他会用比如今更快的速度,奔向地球人,奔向赵哒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