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归去来兮重生之将门嫡女 > 第110章 萧东
    董彬哼着小曲走出祁隆营帐,骑兵营的小军事宋宗笑嘻嘻的凑过来:“大人,听说这西凉城也有酒馆,不如我们出去……放松放松?”

    别人不知道,董彬他可是了解,嗜酒如命,不光嗜酒,也好美女,这大军行进几个月,宋宗可是憋闷得够呛。

    眼见无人注意,大军又在休整,董彬不免也活了心思,换上便装,两个人出了行军大营。

    西凉城在祁隆带兵入驻之后,百姓已经开始重整家园。

    各种酒馆,饭馆也都重新营业,此时的西凉城,看起来虽没有京城繁华,但是也比天风关热闹。

    一路寻找酒馆,两人刚行至街口,就见迎面过来一个浓妆艳抹的妇人,神秘兮兮地凑过来:“二位爷?喝酒吗?来我们翠香楼吧,正有一位姿色绝美的姑娘呢!”

    宋宗一听,两话不说拉着董彬就跟着走,董彬面上推脱,脚步不停,也就半推半就,被拉着进了一个小胡同。

    “二位爷,不瞒你们,现在生意不好做,北狄人刚走,我们这也是勉强维持!以后可要多多光顾啊!”小妇人一路碎碎念。

    顺手推开一扇门,原来是个院子,里面可是别有洞天,小二楼已经欢声笑语。

    董彬心里满意,就听妇人对着门里喊:“姑娘,有客人!”

    说着一个头戴珠花的女子,挪着碎步走过来,这一看,可是绝代芳华,董彬惊呆了,想不到在西凉城这荒凉之地,竟有如此美艳的女子!

    宋宗不敢和董彬争,暗示妇人再找个姑娘,董彬便被这女子拉走了!

    进了房间落了座,女子殷勤地把酒斟满:“爷,可是头次光顾我们翠香楼?看爷的长相不似本地人呀!”

    这姑娘不仅面容姣好,声音也是悦耳动听,光听声音都让董彬沉醉。

    “嗯!”董彬没想多说,但是见这姑娘实在美丽,真的动了心思,接过姑娘递的酒一饮而尽。

    “爷,我可是京城人士,是让人贩子卖到这里!”说完低下头,手帕掩面,嘤嘤而泣。

    董彬家有妻妾,自然懂得怜香惜玉,也看出这姑娘有意自己,便含笑搂住她:“待我大军归程,我带你回京城可好?”

    姑娘一惊:“爷,是大祁军的人?”

    董彬几杯酒下肚,放松了身心,又有美女在怀,自然喜不自禁:“我可是大祁军的大将军,哈哈,你就从了我吧,我定会好好待你,怎么样?”

    姑娘一听,含笑报羞:“那我可就离不开大人了!”说完,又递一杯酒。

    两个人你来我往,最后又是红绡帐里,好不快活!

    待第二日董彬醒来,不禁慌乱,怎么就在这翠香楼过夜了?再摸摸自己的衣裳,乱七八糟,再一摸胸口,董彬惊出一身冷汗。

    昨日祁隆给的布兵图不见了!

    这一慌,头上冒出冷汗,再找昨夜的姑娘,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吓得打开门冲出去,翠香楼的妇人见董彬出来,乐呵呵地凑过来:

    “爷,昨晚可还快活?我们雪儿姑娘是不是特别让人喜欢?”

    “昨天那个姑娘?叫雪儿?快,她跑去哪里了?”董彬面色通红,拽着妇人不撒手。

    宋宗听见声音也衣衫凌乱的跑出来:“大人,我们赶紧回去吧!”

    妇人还以为雪儿伺候的好,连忙嘱咐董彬:“爷,记得常来光顾呀,我们雪儿可是西凉这里,难得才貌双全的姑娘!”

    董彬不敢和宋宗说丢了布兵图,还是急急问妇人:“那雪儿去了哪里?”

    妇人拿手绢撩着董彬的脸:“爷,别急,雪儿出去办事一会就回来了!”

    董彬还想说,被宋宗拉住:“大人,我们还是回大营吧,如果祁王爷发现我们一夜未归……”

    宋宗这时也有点害怕,喝酒误事,昨夜也实在是沉迷温柔乡。

    无奈,战战兢兢的董彬和宋宗,鬼鬼祟祟回到大营,董彬心底慌乱,丢了布兵图可是掉脑袋的大事,他没勇气说出口,只希望是自己一时大意,丢到哪里。

    他决定一会再找机会出去,估计雪儿也应该回来了。

    董彬心里祈祷着千万别出事,今日可是萧东带先锋军偷袭马鬼坡。

    昨日祁隆做好安排,就等夺下马鬼坡,掐住北狄咽喉,大军再出征打退北狄五十里!

    就这样慌慌张张地在大营等着,传来了萧东一队遇伏击阵亡的消息!!!

    董彬吓得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

    萧东死了!

    祁隆一直等着萧东的消息,萧东昨日是亲自请缨,他善暗器,武功又高,是最适合偷袭的人选。

    祁隆便下令命他带一队先锋军,对付北狄独守马鬼坡的二十几人,萧东对付他们,绰绰有余。

    稳操胜券的事居然出了问题,萧东死了?

    祁隆听到士兵来报,萧东一队遇伏击出事,恨的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都推到地上,是谁?是谁走漏了风声?

    祁隆红了眼睛,当年打胡南受伤,他没哭,当年父皇驾崩,他没哭,但是此刻,他哭了。

    萧东啊,十二岁开始就跟着自己的人,他再也回不来了?

    那个比亲兄弟还要亲!时刻形影不离的兄弟,他再也回不来了?

    祁隆不信,也不想去信!

    陆欢儿听到消息,流着泪跑去祁隆的营帐,很多兵将候在祁隆的营帐外,一声不敢吭!

    陆欢儿冲进去抱住祁隆,他已经双眼通红,愤怒到极致:“王爷,冷静,要查明事情的原因,不可冲动!”

    祁隆还要挣扎,被陆欢儿紧紧束缚,祁隆第一次当着陆欢儿流下眼泪:“他不是别人,是萧东啊!”

    陆欢儿也已经泪流满面:“王爷,王爷!”

    其实她和祁隆一样难过,萧东死了,夏婵怎么办啊!

    祁隆对着帐外喊:“去,把大军的将军全都召集过来,知道萧东去偷袭的只有五人,一个不能少!全部找来!”

    帐外的士兵得令,撒腿跑了!

    董彬跪在祁隆的营帐里,知道跑不掉了,祁隆只让大家把布兵图拿出来,只有他一人无措!

    董彬低头哭诉:“王爷,下官不小心丢了,王爷,原谅我吧!”

    祁隆恨不得杀了他:“为什么不说?发现不见了,为什么不说?你早上说出来,萧东就不会出击,为什么不说!”

    董彬磕头道歉:“王爷……我错了……”

    “你罪该万死,你的自私,害死萧东,害死我大祁二十名先锋军,他们是最出色的将士,都因为你,因为你!”

    祁隆拔出长剑,一剑刺向董彬。

    陆建勋和李成军见势,赶紧抱住他:“王爷,不可冲动,董彬自有军法处置,不应王爷出手啊!”。

    祁隆几次提剑,最终忍着泪,把长剑扔到地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