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千雪修仙记 > 第23章 指点(上)
    千雪骇然,问道:“我跟你有仇?”

    “无仇。”

    “我跟你有怨?”

    “无怨。”

    “那为何不让我走?”

    中年修士微微一笑,道:“我做事向来随心所欲,不让你走就不让你走,你又能如何?”

    千雪默然,她还是第一次碰到如此不讲理之人,可方才此人展示出的力量,实非她所能敌,便道:“你待怎样?”

    中年修士来回踱了两步,道:“你说说你为何到此地,我又是如何脱困的。”

    千雪便将她因何来此,以及如何意外之下破阵,一一说了。中年修士骇然变色,颤声道:“你是说我被困近千年了?这不可能,明明刚才我还跟他们争斗呢!”

    “我不知道。”千雪摇头,心下纳闷,这人莫非是个疯子不成?还是说他失忆了?

    中年修士沉思良久,又问道:“如今逍遥派情况如何?”

    “晚辈孤陋寡闻,没听说过什么逍遥派。”千雪道。

    中年修士更是情状可怖,又问了许多事情,千雪竟没一个答得上来,气得中年修士只想一掌拍死她,可念及她毕竟救他脱困,便即忍住,道:“你平常是怎么修炼的?怎的对天下大事一窍不通?”

    “晚辈这些年一直潜心研究阵法,不曾下山历练。”千雪道。

    “荒唐,荒唐!”中年修士连连摇头,说道:“修士修炼为的是与天争命,便要逆天而行,一生的时间都唯恐不足,你还要分心旁顾?”

    千雪奇道:“修士不是要顺天而为的吗?”她布置阵法时就是要借助天时地利,如何能逆天而行?

    中年修士寻思,此女也不知道加入的什么师门,对修炼一事竟不通至此,如今我且指点她一二,权当还了她这次救命之恩,往后也免得束手束脚。

    于是,中年修士说道:“我问你,人与猪狗牛羊有何分别?”

    “人能思考,而猪狗牛羊不会。”千雪答道。

    “不错,人之所以与其它生灵不同,就是因为人能随心所欲地做事。好比,你不高兴时,可以顺着地上打个滚;高兴时,可以骂几句老天爷,想怎样就怎样,对不对?”

    “对的吧。”千雪汗,她就算不高兴,估计也不会在地上打滚的。

    “好,我再问你,如果一个人事事依着天道行事,那他跟牵线木偶又有何区别?”

    “没,没区别吧。”千雪不确定道。

    “很好,所以说人要想成为人,第一件事就是要堕落,就是要逆天而行,不然只会成为一个牵线木偶而已,对不对?”

    “不,不对!”千雪骇然,依他的说法,人为了能随心所欲,便要违背天道。可天道完全可替换为宗门戒律,师门道法,就是说天下没有任何法能约束他,没有什么法是不能违背的,当真,当真是大逆不道!

    中年修士哈哈大笑,道:“怎的不对?”

    千雪心中骇然,隐隐觉得大大的不对,可为什么不对,却答不上来,一时之间神思混乱之极。蒙蒙间听得几道山崩地裂之声,她也浑不在意,只喃喃自语:如果人事事皆顺应天道而行,那与牵线木偶何异?

    不知不觉间,她已回到真一教中,看到草屋门前的传音符,她视而不见,寻思:传音符要么是师姐发的,要么是张管事发的,我为何要听她们的?我要顺从本心,绝不做别人的木偶。

    过不多久,一道倩影出现在她面前,却是舒云,只听舒云道:“师父叫你呢,怎的不接传音符?”

    千雪道:“我要逆天而行,才不做你们的木偶。”

    舒云笑道:“这又从何说起?”

    “从天道说起,从随心所欲说起,我若事事顺从天道,如何能随心所欲?”千雪道。

    舒云笑道:“你又怎知你随心所欲之事,不恰好是天道之意?”

    “这怎么可能,难道我想去做恶事,也算是顺从天道之意吗?”

    舒云道:“你又怎知天道不是恶的呢?”

    千雪睁大眼睛,不可置信道:“难道天道是恶的吗?”

    舒云摇头,道:“天道无善亦无恶,无情亦无无情,你以己心之善恶去度天道之善恶,不觉可笑吗?”

    千雪恍然大悟,那潭底怪人说什么人之所以为人,第一件事便是堕落,这句话的前提是假设天道是善的,可见是大大的不对,自己修为不够,险些被误导。想及此处,脸色微红,小声道:“多谢师姐指点。”

    当下更无二话,陪同师姐去见师父。

    无情真人见她们二人耽搁这么久才到,心情略有不快,道:“怎么回事?”

    舒云道:“师父,千雪她近来修为增长过快,心境跟不上来,刚我开导她呢。”千雪不敢反驳,诺诺站在师姐身后。

    “你身为师姐,原该如此,”无情真人脸色微缓,又叹道:“你性子平淡,从不想与他人争个高下,如今外面的人都以为你在百年前的那场大战中,伤了道基,修为大退,咱们真一教的地位也就跟着下降不少。”

    舒云道:“师父,天下人走天下道,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又何必与他们争一日之长短?”

    无情真人道:“好一番谬论。如果人人都如你这般只求度己,不思度人,修仙界何以能延续下去?”

    舒云默然不语,千雪忙道:“师父,弟子近来得师姐指点,悟了不少东西。”

    “唉!”无情真人叹息,道:“我当初就不该让你师姐指点你修行,如今你的性子倒跟她一个样,都不思下山历练修行。”

    千雪道:“师父,弟子这些日子也打算出外历练,只是有些担心。”

    无情真人脸现喜色,笑道:“出外历练好事一桩,有什么可担心的?是不是没有称手的灵器,为师这里倒多得是,你来挑几件好了。”

    “师父,弟子前日在山门附近历练,才知所学甚浅,争斗手段贫乏,只怕下得山去被人一刀杀了,堕了师父威名。”

    于是师徒二人就着功法问题讨论许久,却因千雪体内弦的缘故,前人诸多功法皆不适用。无情真人撇了一眼舒云,叹道:“哎,千雪,为师是帮不了你了。我是无能为力,不帮倒也心安,可有人明明有能力,却要袖手旁观,良心何安?”

    千雪知师父意有所指,诺诺不敢对。

    舒云哭笑不得,道:“师父,弟子不帮千雪自然有我的好意,你莫要冤枉我。”

    无情真人道:“胡说八道,不帮成了好心,帮忙的反而是恶意了?”

    舒云便看向千雪,问道:“你果真悟不透那‘忘字决’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