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千雪修仙记 > 第33章 第二轮
    千雪素知师姐性子,见师姐不说,便不再相问。钱朋义却忍不住说道:“我说定是那个觉心佛法高深,不愿伤害你,这才认输,你可别真以为他是打不过你。”

    舒云笑道:“那也极有可能。”

    千雪可不认同,说道:“若是他不愿伤害人,何必来参加斗法?”

    钱朋义何曾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怎么也想不通觉心怎么就会认输的,虽说感应不到千竹身上的气息,但也不至于连试探一下的勇气都没有呀。

    这时,三号擂台上的青年修士又开始点第三场斗法的修士上场。

    第一轮的斗法进行得极快,每场战斗基本都是几个呼吸间结束,多也不过半刻功夫。

    饶是如此,还是过了一个多时辰方才结束第一轮斗法。千雪一场场数下来,竟比试了三百多场。也就是说师姐起码还要比试六七场,才能闯进前四名。

    而第一轮斗法就好像大浪淘沙一般,剩下的修士自然都是极厉害的,想及此,心便七上八下的跳。

    “三号擂台,真一教洛雪对天意门计远。”随着空中青年修士的声音落下,第二轮比试正式开始。

    两人方打过招呼,洛雪略一掐诀便在原地消失,计远显然看过洛雪之前的斗法,不敢怠慢,只见他双手往下一拍,登时在他周围十丈之内便飘满水雾,并绕着他缓缓旋转。

    就这么一瞬间,洛雪的身影便出现在水雾当中,此时的她仿佛踏进泥沼似的,身子移动得十分吃力。

    计远大喜,双手快速掐诀,一道道细如毛发的冰锥便朝洛雪铺天盖地地激射而去。

    洛雪临危不乱,先是掐诀释放一个金光罩挡住冰锥,然后又快速掐起法诀,一团金色气息在她面前形成,在她的控制之下,迅速变换各种颜色,待颜色转换到黄色时,只听她大喝一声“破”,那团气息便绕着她周围旋转,而原先的束缚之感荡然无存,身子再次消失在水雾当中。

    千雪早看得呆了,她还是第一次见识到水灵气的用法,只是计远是如何能让水雾具有困人功效的?而洛雪又是如何脱困的?她竟一点也看不明白,耳听得钱朋义一旁不停的说:“妙!妙!妙!”心里老不是滋味。

    “妙什么?”千雪还是忍不住好奇心。

    钱朋义笑道:“守得妙,攻得也妙。”随即又叹息道:“她们虽同是筑基初期修士,法力相当,可洛雪的实力还是比计远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怎么说?”

    “筑基期修士感知灵气越发灵敏,略微懂得五行的相生相克之理。可你看,洛雪的五行流转相当快速,而计远却只懂得运用水灵气,这么一比,高下立判。”

    这么说着,场中再起变化。洛雪在水雾中游走,不多久,她已经凝聚一大团黄色之气,往计远那么一推,所过之处,水雾便荡然无存。计远再也无计可施,只得认输。

    “洛雪胜!”

    “三号擂台,真一教千竹对佛宗觉悟。”

    又是佛宗!台下修士纷纷窃窃私语,明显对上一场斗法记忆犹新。

    觉悟心下忐忑不安,觉心的实力他是知道的,远非他所能及,可却莫名其妙认输。那他该怎么办?若是直接认输,岂不是说佛宗弟子都怕了眼前女子,连过招都不敢?可若不认输,难道他想表明他的实力比觉心还厉害?

    这么一想,更是方寸大乱,迟迟不见动静。

    台下修士顿时炸了,纷纷猜测那名唤千竹的女子是不是跟佛宗有过什么私下交易,不然何以如此作为。

    就连钱朋义也询问起千雪:“你师姐是不是?呃,是不是?”

    千雪怒道:“是不是什么?”她跟随师姐一路而来,可没发现师姐跟佛宗有过任何接触。

    “额,没什么。”钱朋义忙止口不问,他本也不信,况且看看擂台上的千竹气息丝毫不乱,便可知道。虽说他感应不到任何气息,可他猜想若是千竹心有所涟漪,那也应该会散发一丝气息波动的吧。

    就在觉悟犹豫不决之际,一道密音传进他耳里:“觉悟师弟,你既无心再战,便退下,佛宗行事向来光明磊落,也不怕别人生事。”

    觉悟听出是觉空师兄的声音,心下当即一宽,觉空实乃佛宗新一辈弟子中最为杰出的,有他在,自然可以为佛宗正名。

    于是,他双手合十,说道:“阿弥陀佛,贫僧认输。”

    “千竹胜!”

    舒云无视他人的奇异目光,下得擂台,笑道:“千雪,看来也用不着你的法子了。”

    钱朋义一时之间猜不透她的实力究竟是好是坏。

    不论他人如何想法,第二轮的斗法仍在继续,虽看起来只有百来场,时间却整整持续了三个多时辰。

    千雪初时还看得心驰神往,渐渐地心下郁结,自怜自伤起来。擂台上修士你来我往斗得激烈,擂台下诸位修士欢声雷动,或赞赏或叹息,唯独她什么也看不明白。这招妙在哪里,那招又巧在何方,她真是一概不懂。

    舒云见状,笑道:“怎的?”

    “师姐,我发现自己好弱,什么都不会。”千雪伤心。

    舒云笑道:“你看不懂才好呢。”

    “为什么呀?”千雪不解。

    “你瞧,”舒云指了指周围激动的观战修士,说道:“他们看了别人的招式,便会想着如何将这招或那招融入自己的招式中。这么一来,他们便会日思夜想,把身心都陷进去,与悟道背道而驰而不自知,那才真是可怜呢。”

    千雪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说道:“多谢师姐指点。”

    她儿时受尽冷眼,若不是得遇师姐,她真的不知她现在会是何种境地。而修行路上,师姐虽极少同她谈道,可每每都让她从误区中跳开。

    她心里庆幸非常,能有舒云这个师姐,真好。

    而钱朋义听得舒云的话语,却是不以为然,寻思:修行之路当然是要集大家之所成,融会贯通,单凭自己一人摸索,又能悟得什么道?不过是闭门造车,徒增他人之笑而已。

    可怜千雪竟有这样一个师姐,怪不得见识如此短浅。

    唉,究竟是谁可怜,真真是想不明白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