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真是掌教大老爷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进击的袁振(上)
    叶清玄与点苍掌门丁啸坐而论道,时间一晃而逝。

    虽说是论道论剑,但两人之中倒有大半时间是叶清玄一人在讲,而丁啸则是时不时附和或发问。

    然而与人论道,却也是一个将自身理论整理归纳的一个好机会,所以不过短短一个时辰,无论是叶清玄亦或者是丁啸,都是颇有收获。

    大日神剑自是不消说,得了叶清玄指点,明了阳极生阴,阴极生阳,循环往复,无休无止的道理。

    只消日后回到点苍派中闭关些许时日,他那大日神剑的剑法,必然会更加圆满,说不得还真的让他有机会从中悟出一条适合点苍门人修炼的剑修路子。

    若是如此,他丁啸能够为师门再添一门传承,于宗门典籍之中留下名号事迹,那自然是他求之不得的。

    总不至于,在日后门人提起他时,不过说是某某代掌门罢了。

    不光丁啸有所收获,叶清玄也同样是收获颇丰。

    丁啸有心让叶清玄这个前辈高人指点与他,自然会将自家大日神剑的各种奥秘合盘托出。

    如此光棍,丁啸却是不怕叶清玄去练他的大日神剑,且不说在他眼中叶清玄乃是前辈高人,神功早成,决然无有改换门庭,重练功法之事。

    便说方才叶清玄不过随意一剑便将自家剑法破去的本事,这位“老前辈”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必要去偷学偷练自家的剑法。

    当然,正如丁啸所想,叶清玄也确实没有去偷学他剑法的心思,自家的离卦剑道他都还没掌握完全,又怎会起了别样心思。

    不过大日神剑之中有关太阳烈火的道理,却是可以让叶清玄拿来借鉴。

    在对比方才在交手之中以乾、离二卦推演所得,叶清玄只觉自家对于这两门卦象的理解又有深入。

    甚至叶清玄还从大日神剑之中推演出了乾卦自强不息,人人如龙的些许道理。

    乾卦为天,刚健如龙,亦可从中发详出中正阳和之意。

    借着喝茶的档口,叶清玄凝神内视,只见心海之中玄气涌动,于自家三清大道周遭又有两枚卦爻缓缓凝练,仔细看去,这两枚卦爻可不正是乾、离二卦?

    心海之中,这乾离二卦卦爻,环绕着三道清气上下飞舞,而后又从中分出道道细碎卦爻融入三清大道之中。

    随着这乾、离二卦融入,叶清玄那残缺不全的三清大道也是在缓缓补全凝练。

    不只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叶清玄只觉的在那三道清气正中,原本朦朦胧胧,未知未名的三清身影,仿佛也在渐渐凝练。

    眼见如此,叶清玄不由的心神大畅,自家大道精进,当然是一个值得庆贺的事情。

    于是叶清玄不觉之间,脸上则是挂起了一道淡淡的笑容。

    “晚辈叨扰时久,还请前辈见谅!”丁啸此时抬头看了看日头,方知两人畅谈剑道,已然过去了小半日的功夫。

    于是心中不由的略感歉意,要知即便是他门中的武圣长老,也不会如此费心费时的指点与他。

    再加上此时他已然得了玄门正宗之阴阳妙谛,于是心痒难耐之下,自然想尽早反回山门,而后闭关苦修,将这阴阳妙谛融入自家剑法之中。

    虽说,这必然是一个长期工作,但能早一步便早一步。

    叶清玄闻言,也是回过神来,冲着对面丁啸又是淡然一笑,然后笑道“贫道看天色渐晚,不若丁掌门便在贫道宫中略作歇息,参拜三清天尊,领略一番我道门意趣,想来定然会对阴阳妙谛更有领悟!”

    “这青玄前辈居然如此好客?”丁啸闻言不由一愣,继而想到此时自己所得之阴阳妙谛本就是玄门正宗,却是不妨依了前辈之命,在这道门玉虚宫中参拜一番,据说这玉虚宫中的神殿宫宇,都是天尊亲赐,当有各种神妙。

    再联合之前所见之玉皇宫,丁啸顿时又改变了主意,于是朝着叶清玄拱了拱手说道“既是前辈相邀,那晚辈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善!”叶清玄闻言,也是笑着回了个稽首,而后站起身来说道“此时天色渐晚,丁掌门还请随贫道往斋堂一行,也算是试试我道门斋菜了!”

    “自当如此!”丁啸闻言顿觉受宠若惊。

    玉虚宫的斋堂被叶清玄规划在了青莲道宫一侧,毕竟斋堂素日里除了玉虚四人使用之外,其主要作用还是用来为一众香客饭食。

    其名虽为斋堂,但袁振所供应饭食,却并不仅限于斋菜。甚至,整个玉虚宫上下,需要筎素戒酒的也仅仅只有叶清玄一人而已。

    毕竟,只要不是入道全真,便无有那许多清规戒律,道门修道,讲求个顺其自然,而弱肉强食也是自然大道的一环,只要不为本心,不滥杀无辜便可。

    再加上往日里,叶清玄将自己上辈子的各种餐饮烹调的方法,都曾说与了袁振知晓,而袁振其人别看他长得人高马大,仿佛一个粗狂汉子一般,但却是生了一双巧手。

    往往不过仅仅听叶清玄大略说起菜式做法,他自己便能够细心琢磨,而后将叶清玄记忆中的菜式制作出来。

    近日里叶清玄又将爆炒之法说与袁振,而后便让他去自行琢磨,谁成想还真让袁振这家伙给琢磨出来了。

    要知道,原本这方世界的饮食烹饪手段,却是十分单调,除过蒸煮之外,便只剩下了以烈火炙烤一途。

    而烹调手法的改变,往往便会衍生出诸多不同的美食。

    也正是有了袁振在玉虚宫中掌勺,这也使得除过玉虚道门之名传于民间之外,连带着玉虚美食也是一同闻名襄阳。

    甚至可以说,玉虚宫中,除过素日里的香火钱以外,袁振主持的斋堂每日里也是有着不斐的收入,连带着青莲道宫素日里的住宿费用,叶清玄曾大略估算,以现在的香客数量来开,每年也总会有两三千两的进账。

    并且,这个数字还会随着道门名声远播,上门的信徒数量的增多而不断提高。

    叶清玄最初得到这样的数字的时候,他也是不由的惊的暗暗乍舌,同时心道,怪不得那些个和尚喜欢广度天下有缘人入佛门呢,感情信徒多了便是收入多了啊!

    不过,即便如此,叶清玄也是不会学那佛门一般,强行传教,仍旧坚持本心,只是传道解惑,至于日后你若信道,那便参拜天尊,若是不信,自可随时离去。

    不似那和尚成日里在你耳边念经劝说,仿佛苍蝇一般惹人生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