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庶公主逆袭记 > 第三百三十二章:生死
    风阁大多数的人练的都是潇洒之剑,萧墨白如风他们都是如此,讲究的是随心所欲,行云流水,不拘一格。血煞门则练的是杀人之剑,讲究的是快狠准,只取性命,不记其他。所有血煞门的人都非常难对付,他们一出手,绝对不会留一线生机。

    碧寒剑一层一层编织着剑网,将无忘包围在其中,无忘一剑出,磅礴之力,将剑网撕碎。长剑直指顾珏心口。顾珏将剑横玉胸口挡住,后退,“血煞门门主,果然名不虚传。”

    “哼,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练成了武功,不过你的时间太短了,而我可是刀光剑影中杀出来的。”无忘的剑擦这顾珏的衣角而过,划下顾珏的衣服。

    顾珏刷刷几下,剑上开始凝起寒霜,一股寒气扑向无忘。碧寒剑所到之处,无忘都会感受到了寒气入骨,让他的行动变迟钝。无忘躲得满身大汗,“我倒是看了你,邪门的很啊。”

    顾珏手中的剑不断变换,寒霜消失,紧接着凝结出冰花,冰花锐利无比,就像无数的暗器。顾珏大喊一声“出”,它们向着无忘而去。无忘手中的剑快到了无忘的极限,无忘躲得快,还是有漏网之鱼,他的肩膀受伤,流出鲜血。

    无花大喊一声“门主”,给了白梦强力一击飞身要去救无忘。“无花,不用,我可以。”

    无忘推开无花继续和顾珏打在一起。

    楼夕语已经受了很多处的伤,无忧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两个人有种要同归于尽的感觉。

    “无忧,怎么不下狠手,拿出你最厉害的武功。你不是一直想报仇吗?这么多年,你到底在磨磨蹭蹭什么?”楼夕语一直都看不清无忧。

    “楼夕语,你问我为什么?”无忧感觉自己的就像个笑话。“你不是很清楚的嘛,是你对我不负责任的,是你欺骗了我的身心。”

    “当年我不知道你的额身份,看你长得好看才调戏你的,等知道了你的身份还能如何?你又嚷着要杀了我,我如何对你负责?”楼夕语解释道。

    “你哪里有心,你见一个爱一个,过了新鲜劲就有跑了,你让我怎么想?”无忧对楼夕语是又爱又恨,而如今,又要分出个你死我活。

    “无忧,你少恶人先告状,你到底杀了多少无辜的人呢,心理没数吗?后来进了血煞门更是抛弃了名字,抛弃了过往,成了一个冰冷的杀手,你到底想要什么?”

    无忧觉得可笑极了,楼夕语问他想要什么,他要的是把楼夕语打败,要的是为师傅一家报仇,可是他就是下不去狠手。今日这样也好,总是要分出个结果。

    无忧反手一剑刺向楼夕语,噗嗤一声,是剑入血肉的声音。无忧回头就看到楼夕语的腹部不断的流血。无忧惊叫一声,放开了手中的剑接住了楼夕语下落的身体。楼夕语反手一掌打在无忧的肩头,无忧后退,吐了一口血。

    楼夕语一把抽出无忧的剑扔到无忧的面前,“这是我欠你的,我还你一剑,剩下的就看我们的运气了。”

    无忧站起来捡起剑,发丝凌乱,神色忧伤,“看,这就是你,真是无情,连一点余地也不给我留。”

    “留下余地干什么?又有什么意义?”楼夕语捂着腹部,“继续吧。”

    两个人再次战在了一起。无忧的长剑和楼夕语扇子不断的碰撞,也像他们的心,在不断的碰撞。楼夕语一手持扇,一手匕首,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匕首划过无忧的青丝,青丝断,随风飞的无影无踪,一如他们的感情。

    匕首捅进了无忧的胸口,长剑穿过扇柄进入楼夕语的胸口,他们同时倒下。

    无忧爬到了楼夕语的身边,拉住楼夕语,“我不想让你死。”

    “我也不想,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做,对千阁主的承诺还没有完成。可是却碰上了你,多么可笑。其实我不想和你一起死的,我怕我们到霖下还纠缠在一起,那岂不是会很苦恼。”

    无忧呵呵的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下来。他伸手从胸口拿出金疮药,给楼夕语上药,楼夕语疼的倒吸凉气。

    “我没有刺进去,夕语,你好好活着。”

    无忧放下药瓶,握住楼夕语的手,将匕首插到深处。

    “不要,无忧,你干什么?”

    “你也没有插进去。我无忧要死,一定死在你的手里。夕语,叫我的名字。”

    无忧倒在楼夕语的怀中,楼夕语眼泪一滴一滴掉落在无忧的脸上,“司空落。”一句名字,满是温柔眷恋遗憾。无忧伸出的手刚刚触碰到楼夕语的唇,却又无力倒下。楼夕语抓起无忧的手,放到自己的脸颊上。

    自己第一次见到司空落的时候,他还,对着她大喊,他一定会找自己报仇。当时的自己做了什么呢?哦,她想起来了,她当时很恶劣的把他打倒在地,按着他在地上摩擦。

    再次见到他,孩子已经长成了翩翩美少年,自己完全没有认出来,于是她死性不改的调戏了他。本以为是春风一度,没想到为自己惹上了大麻烦。

    他在后面追,她在前面跑,那是何时自己心里装了一个人呢?司空落啊,司空落,自己这一生也逃不出这个名字了。楼夕语解下自己脖子上的琥珀石戴到了司空落的脖子上,又将司空落脖子上的琥珀石摘下,戴到了自己脖子上。

    这两颗琥珀石是当年自己一次去逛街,他又缠上了自己,还看上了这对石头,非要让楼夕语买给她。她当时特别的不耐烦,想着打发了他也好,于是就买了,没想到自己和他尽然一直都戴着。

    悲伤蔓延,楼夕语低头吻上司空落带血的嘴唇。“愿来世我们不会相遇,你能无忧一生。”

    在前殿,顾珏被无忘一掌打的后退几步,一抬衣袖擦掉嘴角的血,顾珏再次攻击无忘。今日,他必须胜,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到最后的万不得已,他不会离开玉昭的。

    碧寒剑和顾珏的心渐渐的贴合,顾珏仿佛听到了冰碧寒剑的低语。倾听万物之声,聚地之寒气,凝于剑中,风起,他闭上眼感受到了无忘剑来的方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