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剑修师妹超凶 > 第四百二十一章 集合
    布天澜现在还不知道另一个得到了残肢的人是俞乘风。

    不过隐魔却在催促她:“你的眼珠子能力更强,完全可以从他手中得到另一个残肢。如此一来也许能够突破金仙。”

    这样在掌控了眼珠的能力,另一个残肢的诅咒能力,还有曼陀龟宝术以及食人花,还有天魔旗之后。

    基本上可以在这个鬼画世界里面横着走了。

    可是布天澜却摇头:“这个东西的诅咒之力太强大了。不劳而获的东西,不是那么好得到的,得到了也会让你迷失本心。”

    布天澜的话,隐魔不大认同。

    因为魔族本来就通过掠夺来成长的,大家都是污浊不堪。

    谁还管什么本心不本心的。

    他们的本心就是活下去,不仅要活下去,而且还要成为最强的那一个。

    其实这也算是魔族,他们一直追求这种想法,那自然而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可是布天澜和他们不一样。

    而且她也不大愿意最后会不会半神残肢。

    也许这个眼珠的主人,曾经很强大,是一个半神,后来众人屠神之时,他也很委屈,很愤懑,意难平。

    但是他现在已经死去多时了,灵魂都已经灭绝了。

    肉身却遍布着诅咒和隐煞的东西,目的已经完完全全变成杀戮的机器,任何得到他能力的人,都要渐渐受他的影响,为他所用。

    而他最后的夙愿,最过于痛恨的莫过于整个仙灵界,曾经奉他为神明,后来,又把他踩到尘埃底下的那一群人。

    他要复仇。

    便以人心打造桥梁,做他复仇的工具。

    布天澜不管他生前是什么样的人,死了就是死了。

    一个没有任何理智的东西,只配成为工具。

    绝对不能够成为影响自己的心魔。

    “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但是修炼根基最重要的。只顾眼前的利益,是走不长远的。不过有一点你说得对,那就是眼下我必须去会一会,得到这个东西的主人。”

    既然有一个已经被人得到了,如果他被困在鬼画之中也就罢了。就怕的是他已经尝到了甜头,出去之后,也会去寻找其他的。

    而且眼下按照他的杀戮本性,他应该已经完全暴露自己了。

    她倒要要看看眼前的这个人是值得自己拉一把成为伙伴,还是看着他自生自灭,自己另寻思路。

    不到半天的功夫,布天澜就已经寻着眼珠和另一个残肢相互之间的引力。

    寻到了一处地界。

    他忽然间感觉到对方也在朝着她的方向赶来。

    而远处似乎在遭遇杀戮。

    看样子对方得到了力量。

    可是最终还是引起了别人的忌惮,所以遭到了追杀。

    布天澜适时地隐匿了自己的气息,她想眼旁观看看这个人究竟是谁。

    而眼下的俞乘风确实不大好受。

    他实力终于有所突破,但是之前的积累不多,远不如布天澜,而且手掌残肢的力量也不如那颗眼珠子力量,所以只让他突破到了真仙境。

    不过他的实力已经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他可以肆无忌惮的施展妖刀诀。

    随意的收割别人的性命。

    有一点好处就是妖刀遇杀则强。

    他在杀戮之中成长,也在杀戮之中变强。

    只是随着他的杀戮越来越多,他的气息攀升的越来越快。

    诅咒之力也就随之发散的越快。

    这意味着他很容易迷失本性,被那残肢利用。

    而法智大师也看到了这一幕,因此感觉到了棘手。

    眼下的俞乘风表现出来的实力不如布天澜,却远比布天澜的威胁要大得多。

    布天澜受到了那个邪恶的东西影响之后,最后得到了好处,却又选择了离开。

    这不是意味着她已经怕了他们,而是意味着在她的心中已经有了正确的考量。

    到了此时法智大师才惊觉,布天澜果然才是真正有佛心之人。

    否则的话,她如何能够保持得住本心?

    而这样的一个人,世人却一直都喊打喊杀?真的错了吗?

    法智大师恍惚间,看到了俞乘风已经杀了出去。

    “乘风!”景霓喊住了他。

    现在的俞乘风让她变得有一些陌生。

    哪怕是在十九年来他一直都被人追杀,他一直都狼狈不堪。

    可是在景霓的眼里,俞乘风一直都有着自己的坚持和自己的道心。

    可是现在的他突然间变得好可怕。。

    他满眼的杀戮之气,仿佛聚集了天底下最负能量的东西。

    这不该是俞乘风,俞乘风修炼无情杀戮道。

    却从来不滥杀无辜,因为他一直说过一句话。

    杀,不是目的只是手段。

    他并不会沦为杀戮的工具。这也是为什么她后来不曾后悔和他有过一段情的原因。

    俞乘风冷漠的看了她一眼。

    “让开!”

    他是有一些心智受到了影响。

    毕竟十九年来的积累的怨气,一直都埋藏在心底的最深处。

    虽然任何时候他都没有表现出来。

    但是时间久了就越积越深。

    他恼也恨。

    眼下的这个残肢能量,给了他这股力量。

    表面上看他好像是受到了影响。

    实际上应该是相互成就。

    他的内心深处并不排斥这股力量,反而甘愿趋使。

    这样他终于变得更强了。

    手握着妖刀,这种纵横睥睨的感觉真好。

    “不要去做让你自己后悔的事情。”景霓说道。

    “什么是后悔的事情?只有被人全世界暗无天日,永无止境的追杀,卑贱到尘埃里,无时无刻都在提心吊胆,恐惧着…这样的过去,才让我感觉到厌恶悔恨。而现在,我不会回到过去了,也不会再后悔了。”

    俞乘风的眼睛冷漠无比。

    景霓闻言,往后退了一步。

    身后的人这一来,他直接挥刀把她往前一推。

    随后跑了。

    他跑来的方向,正是布天澜的方向。

    布天澜也看到了刚才看到的那一幕,但是她很平静。

    两个人再次相见。

    俞乘风倒是有些意外。

    “原来是你?你得到了什么?”

    布天澜知道他在说什么。

    她摊开了手:“眼睛!”

    俞乘风有些呼吸急促。

    这个东西的能量要比他手中要强大。

    他眼前闪过了算计,但他确信不能够从布天澜手中得到这个眼珠,除非他能够再得到一样东西。

    比布天澜更强。

    不过在这个鬼画里面是没有的。

    所以他决定走老路和布天澜合作。

    “他们马上就要追上来了。我们身上都有这种诡异的力量,那个大光明寺的和尚最是清楚不过。大光明寺的和尚最讨厌,他们一个个都是大嘴巴,估计早就把你我的事迹传扬出去了…”

    俞乘风语速很快,他知道把重点说出来布天澜。应该会和他合作。

    毕竟他们过去合作了很多,而且相当愉快。

    隐魔此时提醒布天澜:“这小子受影响,而且还不轻。”

    布天澜知道。

    这些邪恶的东西最是能够激起人心的阴暗面。

    布天澜第一次接触到的时候,不是没有被激起来过。

    无非是把过去惨烈反反复复的放大。

    但是她道心坚定,又修道法和佛法。

    所以还能够勉强应对过来,而俞乘风修行的无情杀戮道,简直就和这个玩意儿天然匹配。

    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不稀奇,俞乘风要是没有半点影响,布天澜反而以为他被换了芯子。

    只不过她这个时候问了一句:“你杀了多少人?”

    俞乘风没有想到她现在会这么问,于是乎有些警惕:“记不清了,应该不少,妖族、人族都有!”

    布天澜又反问:“你来的时候有多少人?”

    俞乘风好像知道她要问什么,于是乎也认真回答了。

    “数百人,其中妖族圣地和大周皇族最多。”俞乘风继而说道:“你是想要知道这个秘境里头有多少人吧?我猜现在估计就一百多人,我杀了几十个,可是他们也在自相残杀。”

    而这个时候已经有大光明寺的和尚追赶到了,布天澜第一时间开了第五域场,把俞乘风卷了起来。

    然后跑了。

    看到了布天澜轻易就开了第五域场,俞乘风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嫉妒的情绪,又显得有些暴戾。

    “这小子估计想杀你,这杀心很重!”隐魔能够感受到杀意,布天澜如何感受不到。

    “按道理来说,法智大师佛法高僧,有他默念经文,多少应该能够给俞乘风带来一些影响,不至于让他沦陷的如此之深。可是现在看起来完全没有,而且感觉到了这个残肢对他的影响很深,我猜鬼画应该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俞乘风是修杀戮决,可是他本身也是一个相当冷静的人。

    这些年绝对有负能量的因素,可是他克制住了没有让自己负能量的一面爆棚。

    这个残肢的能力,还比不得自己的眼珠子,却能够影响他到这个地步。

    恐怕不是残肢的能力,鬼画也出动了。

    俞乘风一上来就杀了几十个人,这几十条生魂算是壮大了鬼画之力。

    如果任由这样下去的话,他们两个成长的速度还比不上鬼画的,到最后哪怕拥有半神的残肢,也无法与之抗衡,除非她也搞死俞乘风,拿到另一个手掌的力量。不过这么血腥的做法,她自己就先沦陷成为一个工具了。

    布天澜想都没想,直接掉了一个头。

    俞乘风以为他们已经跑掉了,没有想到第五域场。来了一个回马枪,把原来那些人全都给笼罩住了。

    “师叔他们来了?”

    “好啊,没想到他们还敢回来。也太过嚣张了吧!这回绝对不能够放过他们!”

    很多人都义愤填膺。

    叫嚣着俞乘风这个叛徒,这些都是妖族中人,没想到他丧心病狂到自己本族人都杀。

    不过那种情况下,妖族的人本身也没有想着要放过俞乘风。

    大家都动了杀念,只是他们没有办法杀掉俞乘风,反而被他所杀,就觉得恼羞成怒,俞乘风该死!

    景霓刚才被俞乘风推到了他们这些人面前。

    不过她是妖族圣女,这些人倒是没有把她怎样。

    只是以为景霓圣母,到这个时候还为一个叛徒着想。

    最后她自己心里头明白是怎么回事,她倒也不是怪罪俞乘风。

    她只是心头心乱如麻,她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被什么邪物影响了,可是连大光明寺的高僧,都难以解决这件事吗?

    她感觉到难以理解!

    而在此时布天澜发话了。

    “法智大师,我们又见面了。”她这个时候,没有把这些叫嚣的人都放在眼里。

    这些人到现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在想着宝物之类的。

    想来如果任其态势的发展。接下来死的估计就是他们。

    她想要直接对话的从头到尾只有法智大师。

    “阿弥陀佛,施主,苦海无涯回头是岸!”法智大师双手合十。

    一个俞乘风已经足够头疼了,还来一个布天澜。

    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时候那个邪恶的气息,特别的浓重。

    他修炼佛法,感应的尤为深刻。

    他意识到了,这些东西拼凑在一起,力量只会更强。

    现在唯一的好处是,他们并不在意个人的手中,可是同时在两个人手中也很可怕,尤其这两个人还聚集在了一起。

    “和这个秃驴废什么话?”俞乘风不满布天澜回头,回头不杀一个回马枪也就罢了,还和一个秃驴打嘴炮,这就更加不满了。

    布天澜淡淡的说道:“闭嘴!”

    俞乘风愣了一下,随后布天澜对法智大师道:“大师这么坚定的认为,我是错的你是对的,可是你有没有回首这一路上的经历,俞乘风犯了杀戮之过,他杀了很多人没罪,可是你们这一路走过来的那么多人,全都是死在他的手里吗?他杀的人远不止这些人内斗死的多吧?而且我也知道他是佛法高深,可是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连你的佛法都无法影响俞乘风回头是岸,当真是因为他罪不可恕、天生魔头吗?”

    “废话,你这个魔女又在妖言惑众什么?”有人才不关心布天澜在说什么。

    只觉得她和俞乘风出现在这儿,就应该被杀掉。

    可是她是身处于第五域场中,看似她在每个人的跟前,实际上没有一个人可以触碰到她。

    除非有人也同时开了第五域场。

    两个域场可以重叠或者渗透,而在这里能开第五域场的只有法智大师。

    无弹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