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农门福女喜生财 > 第三百六十三章要体察民情
    “也不是啥子大事,耽搁不了多久,半刻钟,你看咋样?”老秦头又带着恳求道。

    裴辰州一看老秦家屋子里,冯氏,几个秦家儿子还有大孙子都坐在里面,一副等着商量的样子。

    毕竟大部分都是长辈,他脸上浮起一丝犹豫,打心底是真的不愿意去。

    秦家人想说啥,他其实是有数的,今早冯氏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了。

    他语气凉了下来,“如果是今早秦家奶说的那件事,我的态度已经很明确,那是不可能的,也没有必要再说一遍。”

    老秦头脸上僵了僵,“你秦家奶不太会说话,你进屋子里,咱们爷孙俩好好唠嗑唠嗑。”

    果然......

    裴辰州更加不高兴了,正要开口,秦容过来了,道,“州伢子,你就去吧,把你们的想法跟他们说清楚,算是给爷一个面子。”

    “还是容丫头懂事啊,真好。”老秦头都要感动了。

    而且,今天要不是秦容,秦家的炭根本卖不完,郑氏周氏他们说是自己的功劳,这还是旺达那孙子告诉他的。

    他正要找机会好好地跟秦容道谢呢。

    然而,秦容却是有自己的算盘。

    这件事,州伢子最好是把自己的态度像秦家全家挑明,不然拖着,秦家人根本就不会放弃希望,还会多番纠缠。

    把话说明白,秦家人还想怎么样,那就冷硬果断地对待,甚至采取强制措施。

    “恩,好。”裴辰州见秦容都这样说了,就答应下来。

    秦容就不去老秦家了,她才不想跟冯氏和秦伍盈吵架。

    “我去跟几位兄弟说一声,然他们等等。”

    “恩。”裴辰州心头一动,容丫头就是细致。

    进了老秦家,冯氏对裴辰州露出热情的笑,脸上的皱纹都堆在一起,“州伢子,坐这儿。”

    那是靠近神龛的首排,老秦头的对面。

    这样一来,裴辰州的地位就在秦伍华,秦伍财之上,显出秦家人对他的重视。

    况且裴辰州有军职,这样安排,也很合理。

    “我是小辈,坐这里就好了。”

    裴辰州在靠近门口的一个位置坐下了。

    他不想承这份情,而且,门口的位置,比较好离开,老秦家找他说的那档子事,他又不是不知道。

    老秦头有点不高兴,裴辰州这样,他不好说话。

    “茶泡了没有?”对冯氏道。

    冯氏把一个脱了漆的搪瓷端过来,放在裴辰州的面前,“州伢子,这是咱们家能够拿出的最好招待了,不要见外啊。”

    茶可是极其贵重的东西,不过老秦家还有点压箱底的,家里只有老秦头有资格喝,而且每次只放几颗茶叶。

    现在搪瓷杯子里,可是有七八片茶叶。

    裴辰州没有喝,只是道,“秦家爷,秦家奶,你们有啥事要跟我说,我还有事情要忙,耽搁不得。”

    老秦头语重心长道,“今早你秦家奶跟你说的话,你考虑得咋样了,咱们秦家,可是很有诚意的,就看州伢子你了。”

    秦伍华三兄弟,还有几个男丁大孙子,都竖起了耳朵。

    这门亲事,千万不要说成啊。

    除了老秦头和冯氏,全家上下已经达成了默契,希望秦伍盈真的嗝屁,就连秦旺达,老秦家最有正义感的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对于他来说,秦伍盈抢夺全家口粮,让一家子吃不饱,颇有怨言,还总是无理取闹,给人增添麻烦,让人头疼,厌烦。

    又对裴辰州死缠烂打,丢尽了全家人的脸,让老秦家抬不起头来。

    他的心中,偶尔也会闪过一些阴暗的念头。

    虽然不像老秦头家其他人那样,满满的恶念,但他的确还是倾向,没有秦伍盈这个小姑就好了。

    其实,秦伍盈出了这个门就好了,但裴辰州肯定要等秦容至少两年吧,两年的时间,算算秦伍盈在家得好几个月,他们不能忍了。

    裴辰州面色飞快沉暗下来,眉宇间都是不悦,可他还是尽量用客气的语气道,“秦家爷,秦家奶,那件事是不肯能的,我这辈子,只娶容丫头一个。”

    他一个字一个字郑重道,“只有容丫头这么一个妻子。”

    老秦头和冯氏脸色变了变,裴辰州回答得果断,决绝,一点也不给情面,不留余地。

    “傻伢子,一娶娶两个,男人最梦寐以求的事情啊,你还有啥不愿意的。”老秦头不可思议道,“如果你觉得盈儿任性了一点,反正还要留在家里几年,我们再好好教养教养,保证到时候任你满意。”

    留几年,秦家人心里一个咯噔,原来他们想的两年都是低估了,老秦家和冯氏根本舍不得女儿,秦伍盈多在家一年是一年。

    哪怕现在秦伍盈已经十八岁了,留三年就是二十一岁,留五年就是二十三岁,这个岁数的女子早就嫁人了,起码生了两个到三个孩子。

    可架不住老秦头和冯氏宠溺秦伍盈啊,要将她多留几年。

    为人父母,这份舔犊之心大家也理解,只是秦伍盈多在家几年,就要掠夺家里人更多的口粮。

    大家心中都是一阵怨气腾腾,不管能不能说成,秦伍盈最好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麻麻利利的。

    裴辰州摇头,一脸肃然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不管别人是什么样子,好也成,不好也罢,我都只要容丫头,这是我的原则,这辈子都不可能改变。”

    看到裴辰州铿锵有力的决然,眼里除了秦容,再容不下其他人的坚定,老秦头和冯氏脸色隐隐发青。

    “盈丫头不能嫁给你,就要去死,州伢子,你是个当官的,要体察民情,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一条生命死在你眼前吗?”冯氏说着,抹起了眼泪。

    “盈儿苦命啊,辛辛苦苦喜欢一个人,结果她要死了,人家都不顾她死活,我的盈儿咋这么可怜呀。”

    冯氏越说越伤心,用眼色示意着其他老秦家人,眼里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气恨。

    把大家叫来对裴辰州施压,结果呢,这些死家伙一句话都不说。

    他们都是想逼着盈儿去死,这些坏心眼的,不是人啊。

    几门媳妇,更是借口忙活,只让自家男人进来,明摆着是不想管她盈丫头的死活啊。

    这些都是什么人?简直无法容忍。

    裴辰州眉头已经不能再皱了,霍然起身来,他俊美的五官一片冰冷,“人长大了,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再说有义务要管秦伍盈的,是你们,不是我,这这件事没有商量的半点可能,我今天是什么态度,以后也不会变,我先回营地了,兄弟们还在下面等着呢。”

    老秦头和冯氏都急了,不断暗示屋子里坐着的家人。

    这些人是死人吗?半边不蹦出一个屁来,光他们两个老人说,有什么劲啊。

    秦伍华觉得还是要表一下态。

    吞了吞口水,看向裴辰州,“州伢子,妹妹对你的心意,全村人都看在眼里,咋也是一条人命啊,唉,听大伯一句劝......”

    这话还没有说完呢,裴辰州已经迈开长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老秦头视若珍宝的茶,愣是没有喝一口。

    只留下一屋子老秦家人,面面相觑的,大眼瞪小眼。

    裴辰州的态度很明确,十分明确。

    而且,下次肯定是请不动了。

    “州伢子,你真的不要我,呜呜......”秦伍盈一直耳朵贴墙地偷听,看到裴辰州走了,顿时急了,赶紧迈着一双大象粗腿跟上来。

    “你不娶我,我活着还有啥意思,我要去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