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明暗之破碎流年 > 章一 出城
    在永安城城门口,两个浑身裹在斗篷里的少女正并肩而立,站在办理出城手续的队伍中,抬头,望向那斑驳却依然挺立着的时候城墙。

    这里,已是鬼族疆域最边缘的地带,出了永安城城门,就到达了混乱而又无人管辖的战争地带,那片地带,不属于人族和鬼族任何一方,在那里,随时随地会爆发或大或小的战争。

    大的战争,或许关乎到人鬼两族的命运,而小的战斗,爆发的契机可能仅仅是为了一块干粮。那里是强者的天堂,是弱者的地狱,也是那些被两国中任意一个通缉的人或是流浪汉拾荒者的藏身之处。

    那里也统称,灰色地带。

    “白羽,是不是出了这座城,我们就进入灰色地带了?”其中一个裹着斗篷的身影问道。她伸手,掀下帽子,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庞。

    “嗯。”站在她身旁的另一个被称为白羽的答道。听声音,竟也是个女子。

    前一个开口一个少女回头远眺,看向远方,永安城与宁照城相邻的那片群山耸立的地方。那里,有着她毕生放不下的人。

    “镜,走了。”白羽戳了戳身边还在出神的镜,道,“快到我们了。”

    镜身型高挑,站在白羽身边,几乎比她高将近半个头。

    她面容恬静,有种淡泊而宁静的美,乍一看似乎并没有什么引人注目,但却十分耐看,越看越让人着迷;让人看着,便感到心安。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她的眉眼。一对并不过分漂亮的柳眉下,是一双黑色的眼,然而那双眼给人的感觉,却是与她的面容截然不同。

    清澈,却又冷傲;锋锐,而又内敛。平时,那双眼如同身在鞘中的剑,平静而随和。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若是那双眼眯起,那便意味着一场腥风血雨。

    而在一旁的白羽,身型娇小玲珑,半笼在斗篷中的眉眼间似乎还带着天真以及茫然,好似不谙世事的女孩。

    但是暗影门的弟子,哪一个不是杀人不眨眼的杀手?

    白羽那天真烂漫的外表,只是一个再好不过的伪装罢了。有时候,白羽这种人,会比镜,还要可怕。

    很快,就轮到了镜和白羽登记和缴费。

    登记台后站着一个年轻的鬼族军士,长得到还算秀气,但那股痞气,却是怎么也掩不去。

    他正漫不经心地登记着,还是时不时挖挖鼻孔,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费用?”镜惜字如金。

    “哟,两小妞不错啊!”那负责登记的鬼族将士看到镜和白羽,眼前一亮,脸上顿时目光不断在她们身上四处游走。毕竟,这里是边疆地带,有这等姿色的女子,还是极为少见的。而且,里面还有个清秀的人族女孩呢!

    要是能拿去孝敬将军的话,说不定还能升个职!而且没准还能自己拿来玩玩。

    怀着这样的心态,那年轻将士心情大好,凑过去,没有回答镜的问题,却是对着镜和白羽低声说道:“这样吧,你们随我来,费用呢,就不用缴了,只要把小爷我伺候舒服了,以后跟着我混,保你们衣食无忧!”

    镜的柳眉骤然挑起,流露出危险的气息。

    “滚。”她冷道。

    “哟呵!”那鬼族士兵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怒极反笑道,“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跟着我混?她们求之不得!不过是两个贱人罢了,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直起身,运气真气,冷哼一声道:“来人!把她们抓起来,我怀疑这她们通敌!”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投。不从是吧,抓起来了,还不是一样被我玩弄于股掌之间?

    镜和白羽这边的混乱已引起不少人驻足围观。

    “哎,卿本佳人,奈何通敌。大好年华放着通敌,可惜了。”

    “看见没,那其中一个是人族。儿啊,你要记住,人族都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当然同样也有明事理的人。

    “那个包统领也不是什么善哉。他靠着职位强抢民女的事已经不是一件两件了。苦了那两女孩,又要毁在他手里了。”

    “听闻包恒哲好色如命,没想到是真的。”

    说归说,没有一个人敢真正上前去阻止他的行为。

    而正在心中冷笑的包恒哲却忘记了当事人,镜。

    此时的镜面容平静至极,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但她那眯起的双目中,却燃起了熊熊怒火。

    熟悉她的人知道,这是她震怒的征兆,也意味着,她要出手了。

    镜虽说原本在暗影门中衣食无忧,是暗影天骄之女,但能与七重天的姐姐空并称暗影姐妹花的她,绝对不简单。

    六重天巅峰的威压在这一刻突然降下。

    “......”方才还口出狂言要把镜捕起来的包统领此时如同被一头上古凶兽盯上,全身血液流通不畅,浑身发寒。

    他勉强转头,便正正好好对上了镜那冰冷的双目。

    咕咚...包恒哲吞了一口口水,直接被那威压压得毫无骨气得瘫坐在地上。

    说到底,他只是一个在鬼族作威作福,就连战场都未上过的一个小小四重天初境罢了。又怎能在镜那自尸山血海中所练出的杀气中挺过一秒?

    在场能感受到这股杀气的没几个,修为越高感受到的威压越强。除非有人修为强过镜,才能在那道威压中行动如常。

    普通鬼族的平民百姓自然感受不到任何东西,只是看到包恒哲突然瘫坐在地上,面色惊恐地看着那个他刚刚还在恐吓的女孩。

    这是怎么了?见鬼了吗?

    在场还有一人能感受到这强大威压,他便是包恒哲的副官。那有着二重天修为的副官虽说也被压得双腿发软,却还勉强站立。

    镜转头,淡淡瞟了那名副官一眼,他便咚地一声跪下,极为滑稽。

    镜收拾完了像棒子一样杵在那里的碍眼的副官,这才回头细细打量此时还坐在地上的包统领。

    嗯,是废了他那张嘴呢,还是只废他修为好呢?

    正当镜认真思考的时候,瘫坐在地上的包恒哲还好死不死地来了一句:“你不能动我!我父亲是阴阳宗三长老包元里!哈哈,你不敢的!”说着说着胆子还大了起来,指着镜道:“要是你把我爸惹来了,他准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一直静静站在镜身后看戏的白羽的表情那个叫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众所周知,身为鬼族第二宗门的阴阳宗素来与暗影门不和。暗影门的人看不惯阴阳宗的那些人表里不一、阴险狡诈,而阴阳宗的人也看不惯暗影门的不择手段、果断很辣。

    如今出身暗影的镜正好有个机会暴打阴阳宗的人,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镜决定,不但要废了他的修为,还要让他往后余生都受噬心之痛。

    镜的唇勾了起来,轻轻道:“是么。”她的右手上,一团真气正在凝聚。

    眼看着便要向包恒哲头上砸去时,白羽的声音突然响起:“镜,别做的太过了。我来吧。”

    镜有些疑惑,却还是压下怒火,收手,退到白羽身后。

    “谅你们也不敢!”包恒哲还以为是镜怕了。随着镜的走远,那股威压也随之而散。

    就在包恒哲努力撑起自己,试图站起来时,白羽上前,眼中寒光一闪,抬腿,狠狠踩在他撑地的手上。

    喀嚓一声清脆的骨骼,断裂声伴着包统领那杀猪般的惨叫声响彻整个永安边境。

    镜看见白羽的动作,欲开口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白羽脸色漠然,挥手,扔出一块令牌,斜斜插在地上,半个令牌没入土中。

    “啊!”又一声惨叫响起。

    “叫什么,又没插在插到你身上。”白羽皱眉,厌恶之色显而易见。

    包恒哲在白羽扔下令牌时便闭上的眼睛此时终于睁开。他看清了令牌的位置后,抖了抖,再仔细一看,这才看清令牌上的字。

    那通体黝黑的令牌上,赫然有两个龙飞凤舞的暗金色大字:暗影。

    包恒哲全身再震,他此时才终于明白,自己方才调戏的两个清秀少女,竟无一不是暗影门的杀手。

    周围人再度哗然。

    “不是吧,那两个女孩子竟然是杀手!”

    人群中有一人道:“这下踢到铁板了吧。”

    却也有人摇头:“暗影门怕是也快不行了。”

    前一人道:“怎么说?”

    “唉,前几日的天地异象,你不会没看到吧。听说,那是暗影掌门在晋级。”

    前一人又道:“暗影掌门本就天下第一,再晋级,不就......再说,这不是好事吗?”

    “好事是好事,可是你看,这异象出现后,暗影门非但没有半点高兴的意思,还尽全力压下一切关于异象的消息,我看,暗影这准是出事了。”

    那人压低声音道,说到这里,顿了一顿,见并未引起旁人注意,才继续道:“我这也是小道消息。依我看呐,那暗影掌门,怕是凶多吉少。”

    后一人恍然大悟,随即望向镜和白羽的目光中少了一丝肯定,多了一丝担忧。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件好事啊。”那人轻生感慨。

    ......

    包恒哲哆哆嗦嗦地慢慢爬起,半跪在地上,脸上的狂傲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献媚和讨好。

    他陪笑道:“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放过我吧。”

    白羽一声冷哼,本欲再摧残他一番,却被镜拦下。

    “够了。”镜道,“他不过是对我出言不逊罢了。走吧。”

    “依你。”白羽向来都听镜的。

    镜回头看了一眼包恒哲:“我不会违反永安城之规,这是费用。”她随手抛出一袋钱,落在包恒哲面前,“这些够了?”

    包恒哲哪还敢去看钱,只得道:“够了,够了!”

    镜这才转头,与白羽,一前一后向着永安城出城的方向走去。期间,无一人敢阻拦。

    待她们走远,包恒哲才敢起身。

    “看什么看,都散了!”包恒哲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想到刚才被两个少女按在地上摩擦的耻辱,面上更是挂不住。

    “包大人,要不要,派人去...?”他的副官此时屁颠屁颠地跑来,目光望向镜和白羽离开的方向,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我看,我需要换个人做我的副官了。”包恒哲的脸骤然冷了下去。

    他的副官此时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他连忙补救,这才保住了自己的小命。

    “不就是暗影门吗?掌门都走了,内乱也不远了。我看你们还能威风几天?”包恒哲注视两个少女离开的方向许久,眼里流露出从未在外人面前显露过的浓浓怨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