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明暗之破碎流年 > 章十一 鸿门宴
    “时间到了,出发吧。”当晚,明月当空之时,韶念抬手敲响了那一扇关闭了整整一下午都未打开的门。

    门从内打开,一道窈窕身影自门中款款走出,赫然是镜。她的脸上没有如同先前那般苍白,而是多了一些血色,双唇更是如同饮了血那般鲜红,却是不显突兀,而是有种别样的风情。一袭黑裙飘荡,配上那漠视一切的上位者天生气势,更是生人勿进。

    不过......她最终还是向化妆品妥协了。

    院落外的广场上已经停了近十辆马车,居中的那辆雕刻着各种纹路的特大马车赫然便是这一对马车的主车。韶念坐在里面向镜抬手示意,他倒是没再换上什么太过于奇怪的服饰,还是一身白色古服,只是在腰带上多加了几个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挂坠上去。

    这种车后排只有一排座位,镜左右看看,只能坐到韶念身边去。她早就习惯了和男人一样生活,自然是不会双腿并拢,这样一来,原本不小的空间硬是被两个坐姿有的一拼的一男一女坐得拥挤非常。

    镜十分不自在。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她只要稍微动一动,就会碰到身边那个如同煞神一般的男人的......下半身。

    风起,窗帘摇曳,月光下,那一张俊美得不似凡人的脸仿若一尊完美的雕像,精致细腻。

    “你此次去,跟在我身边,”韶念回头,看向在一旁闭目养神的镜,犹豫了一番道,“不要去和任何人说话,特别是西门家族的人。”

    “韶将军,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镜睁眼,清秀的脸庞上写满了冷静与漠然,“放心,我不会。”

    其实镜的心里还有一句话,那就是:他们来一个我打一个。

    “只是提醒,还有,”韶念最后皱眉,顿了许久,才有些担心地说了一句,“万事小心。这次,他们来者不善。”

    镜一言不发。事实上韶念这番话,也变相验证了她之前对这个宴会的猜测。

    然而疑点并没减少,只有更多了。为什么韶念明知这是个鸿门宴还要特地亲自前来?为什么要带上她前来,而不是更可信的苏流云?

    城主府内灯火通明,悠扬的乐声在气势恢宏的主楼里处处回荡。宽阔的广场上已经停满了各式马车,其中不乏印有各大世家家族族徽。

    镜的目光很快环视广场,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看来今晚宴会上,青城军方的地位可能是仅次于最高的那几个。

    马车直接在主楼大门前停下,前方驾车的马车夫自马车上跃下,掀开后方的帘子,韶念和镜就在万众瞩目中走了下来。

    “挽住我。”韶念以只有镜能听得见的声音耳语。

    镜面上笑容不变,她伸手,勾住身边那男人的肩,更媚,更艳。

    身边的男人瞟了一眼那只挽住他的手,微微挑了挑眉,没有说什么,就这么走了进去。

    轰的一声,周围顿时激起了一片议论。

    “青城韶将军来了!”

    “那个女人是谁?听闻韶将军一向不近女色,她何德何能,能让韶将军与她同车?”

    “不过话说,那女子和韶将军似乎还挺般配的呢,一黑一白,很有对比不是吗?”

    “不会是哪个家族的大小姐吧?这气场,怕是只有出身那几家的人才会有了。”

    镜丝毫不在意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这种感受她在暗影时体会得多到足以麻木。

    韶念原本还有些担心镜会不自在,抽空看了她一眼,却发现她游刃有余,便不再顾忌。只是他的目光愈发深沉。

    这个女人究竟是谁?这个问题正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此时,一位身材修长的年轻男子被簇拥着从大门中走出,来到韶念面前,和他轻轻拥抱,大笑着说:“老韶,你这一年不见,那是越发好看了啊!”

    韶念微微勾唇,有些生硬地回答道:“南宫时夜,你也一样。”

    镜先是被年轻男子对韶念的所做所为吓到,然后再是被韶念的回礼逗乐。

    看不出,这个男人竟然还有难以应对的场面。

    至于那个被称作南宫时夜的人......

    镜看到过这位年轻男子的资料,南宫家族二少爷南宫时夜。他可不是普通的南宫家的少爷,他的母亲还是韶家一个姻亲旁支的族长,与韶氏本家关系密切。虽然不是韶姓,但血缘浓厚还要超过大多的旁支。

    正是因为这一层关系,韶念和他才会走得比其他世家弟子近上许多,两人算得上是从小一起长大。虽说不是真正的血缘兄弟,却比血缘兄弟还要亲。

    南宫时夜的目光随即落在一直默默站在韶念身边的镜身上,他一双眼微眯,无形神念散开,一切秘密无处遁形!

    镜微笑不变,仍然保持着一副大家闺秀的风范,然而她早已在先前将自己六重天中境的修为收敛,此刻在外人看来,也就三重天初境左右的样子。

    面前的这个南宫时夜也就六重天初境的修为,又怎能探查到镜的真正实力?

    先前在马车上韶念便隐晦地提醒过镜这次宴会的不简单,镜自然是做好了面对各种情况的准备。虽说这个名叫南宫时夜的人看似与韶念相熟,但是能和韶念成为朋友的人,绝对不简单。

    再说就算不提南宫时夜,她与韶念之间也没有完全的信任,自当时随时警惕。

    南宫时夜的眼里露出一抹意外,随即对着镜笑道:“这位小姐长得真是清秀,气度不凡。不知可是哪家的大小姐?”

    韶念硬生生在自己那刀削般的脸上挤出一个还算看得过去的微笑,以极为罕见的温柔语气道:“她是我的新任副官洛漪。”

    南宫时夜面色有异,不过很快压下:“洛漪......好了老韶,你既然来了,那我就叫我爹把晚宴开始了,一起进来吧!”

    南宫时夜他父亲......是南宫萧!该死,竟然是韶念他兄弟的父亲!

    镜眼皮跳了跳,有些后悔没有易个容。

    韶念放开镜的手臂,和南宫时夜勾肩搭背地走进大厅。在这个晚宴上,南宫时夜是主人,而韶念则是主宾之一。

    镜则是默默浑在方才簇拥着南宫时夜走出的一堆年轻人一起,随即她就敏锐地感觉到异常,周围那些望向自己的目光中一下子就多出许多杀气和敌意,而且大多都是女子。

    镜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所以说韶念带她来是把她当挡箭牌来用的?挡那些他自己惹来的烂桃花?

    镜垂在身边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好不容易压下打人的冲动,这才默默走到一个角落里,拿起一杯酒开始慢条斯理地喝了起来。

    城主府内灯火辉煌,一楼大厅内人满为患,而二楼则是主宾的落座之处。

    镜作为韶念的副官,自然是有资格来到二楼的,只是她不愿意被太多人盯着以免被人认出她的身份,故而站在角落里看着一切。

    而此时,南宫时夜则是拉着韶念一路走到二楼栏杆前,落座,然后忽然一脸坏笑地回头,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韶念一番,带着不清楚的意味道:“你这是......万年铁树开花了啊!”

    韶念忽然有了一种杀人的冲动,他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冷道:“逢场作戏罢了。还有,管好你的嘴。”

    最为多年的好友,韶念对自己这个好友的大嘴巴深有体会。

    “好了好了,开个玩笑而已,”他忽然一脸假严肃道,“不过我听我老爹说西门家的三小姐对你有意思,据说要在这个宴会上......”他开始对韶念挤眉弄眼。

    韶念一巴掌摁上南宫时夜的脸,想到西门三小姐,忽然些烦躁道:“我不会答应。”

    “啧啧啧,那可是可惜了啊,”南宫时夜嬉皮笑脸道,“我听说那西门三小姐可是对你痴心一片,号称要把你绑回家呢!而且,她可是很有料的喔!”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韶念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镜的身影。

    “我想她做什么......”韶念回神,继而看向还在那里试图撮合两人的南宫时夜,挑眉道,“你好歹一个大少爷,能不能少放点心思在女人身上。”

    “哎,就知道和你这个冰块没什么好说的,”南宫时夜并没有察觉到韶念的异样,继续口若悬河道,“不过你的副官可要小心了啊,她一个和你如此近距离接触的人免不了被盯......”

    南宫时夜的话还未来得及说完,就听轰的一声巨响从一楼大厅传来。

    ps:下一章恶毒女配要出场了,而且是贯穿三卷的重要女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