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裳灯梳零落 > 番一 得菩提时·不得
    她一身囚衣,长发及腰,面有媚色,看似不是普通亡魂。我脑中思索了一番,想到了一种可怕的原因。

    “你……你是谁?”

    她见我面容动容,不禁笑出声,声音娇媚。

    “我啊,我是她的心魔。”

    此时心惊似鼓,“她呢……”

    “她已被打入八寒八热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她现在,就在此时此刻,应该还在受着折磨。”

    “我是她的一部分,她越苦我就越顽强……”

    我闭上双眼,消化这事实在难。

    后来的日日夜夜,我都受她纠缠,无时不刻扰我心安。

    那棵红芍开得娇艳,而此时她正受着苦,我有些难过。我不知这种难过的感觉会有多久。

    她看出了我的难过,说。

    “她为何会如此……其实都是因为你呀。”

    我只当她是胡言乱语,扰我打坐。她的话一再灌入我耳中。

    “为什么会有我这个心魔,你知道的,是因为你。”

    “还有,我为什么还活着,多亏了你,那日在幻境中的不杀之恩……”

    她越说越是唤起我内心最不愿触及的记忆。

    可那又如何,当日我心软之下,放了她,造就大错。

    “后来我杀了不少人噬了不少魂血,桩桩件件,都加在她身上。”

    “其实她虽有嗜杀之过,但罪不及入地狱,都是我害了她……不,是你害了她。”

    我捏紧了手中佛珠,那颗圆润珠子快要被我捏碎。

    “你知道她为什么落入敌军的陷阱?敌寇造谣说你在他们手里、性命堪忧。”

    “她信了,是以为了救你,失了分寸,掉进了陷阱……”

    她见我神色愈加不安,此般惊恐万分不是我的作风,她看着很感兴趣,脸上漏出报复般的喜色。

    因为她的纠缠,我一如中了邪祟般,心不由身,身不由己,日日处在惶恐难安之中。怕是我大限将至。

    我不能由她再此般纠缠下去,我同师父商谈,他答应同我一起,给地狱的魂超度,将这缠我之心魔消灭。

    有师父的协助,给地狱之魂超度虽苦累,但有成功的希望。在日夜操劳的三个月后,果然地狱的魂已经被安然超度。

    我感受到了久违的心安。

    身边的心魔之魂,越发虚弱,此时已经到了将灭之刻。

    我在院子里布下阵法,打算给她最后致命一击。

    她来时,愤恨的看着我,犹如恶灵要吞魂嗜血。

    可是我不害怕,至此我再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事了。

    不过一瞬之间,狂风怒号,周身之草木皆被她掀得掀灭得灭,一树繁盛梨花皆化作枯枝碎叶。

    只有我和我脚下的草地,安然无恙。

    她似是威胁。

    “其实我也是她留在这的执念。”

    “你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执拗......顽固......”

    “执念难消,万劫不复。”

    她叹了气,语中有哽咽之感。

    “我只是想问问你。”

    “你对我,可曾动心过?”

    眼前枯枝萧索,她说完之后等着我作答,此时万籁俱寂,风声也停了下来。

    “不曾。”

    “轮回去吧。”

    我低着头,闭眼轻捻佛珠,拂过的微风略过我手掌心,似细沙之柔,似绵雨之缠,不过仍是不能撩动我心半分。

    后来再没有声响。

    那朵芍药不再娇艳似火,如普通花草一般,雨雪之时垂败,晴阳之时娇绽。

    只是年岁消度,它愈加败落,应该活不久了。也罢,花开花殇,是缘。

    我习惯了同这朵芍药一起生活,我以为一人一花就这么度过余生。不过祸起萧墙,我多舛命途不止不休。

    我万没想到,两族开战会来得这么快。战火四起,兵荒马乱......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不知我又要度多少亡魂。

    后来因为寺庙曾收留过不少逃难的妖,此与妖族撕破脸皮之际,官府烧毁了寺庙,驱赶了我们这些僧徒。

    反抗不从的师兄弟皆成了亡魂。

    我也要超度他们,不过我自身难保,我有时候孤身一人,会想到,待我死在战乱中,要谁给我超度呢。

    还好我在寺庙被毁之前,将这朵红芍移植在盆中带在身边,此时想想,我还不算孤独。便有些欣慰。

    逃难之时,经历的事皆为身不由己。

    我以往自视清高,可谓心无杂念身无瑕疵。

    后来我身上的盘缠用尽,战乱之城,人人互避互疑,我化不到缘,饿了好几日,困了好几日。

    原来哪有什么清高什么脱俗,我也只是个会饿会疼的俗人。

    后来我偷了一户人家吃剩的素饼,我有了污垢,我心慌至极,不过人来人往、马蹄接踵,我一个劲儿的逃,我顾不得心慌。

    旁边一样是逃难的孩子,眼巴巴看着我,我无奈叹了叹气,将全部素饼给了他。

    何时才能止戈,若是她还在的话,必不会是这般境地。

    幼时我常训她心躁性急、难有好的出路,她说她会改得很好。在我循循善诱下,遇事不再急躁,她逐渐成了一个将才,带兵布阵有先贤之风。

    哪知后来她依旧是不抵敌人奸计,悔已晚矣,我常说三思而后行,万不可以情用事。庸才……

    悔已晚矣,若是我在她身边,一切都会有所不同。

    又是一阵马蹄声将我惊醒,我走进逃难的人流中。

    后来我又偷了不少东西,我才能饱腹,我才救了很多孩子,也超度了不少亡魂。

    无论做了多少,我知道我已经身有瑕疵心难安定。

    落辉残阳之下,天地假装一幅安宁的样子。戎兵踏马挥鞭,驱赶着我们这些有罪的难徒。

    我想着,或许他们的同胞、他们的亲人,我曾度他们过往生。他们不知道。

    我胳膊上淤青斑驳,连佛珠都拿不起来了。

    戎兵叫我走快些,他呼喝不止,我自知死期将至。

    我摩挲着怀中的红芍,却找不见。

    我念着佛经,叫自己稍稍安心下来。

    若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澈,净无瑕秽。

    我思索一番,才记起,很久以前,那棵红芍被焦急的马蹄踏得稀碎。

    我将它埋在心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