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与反派共此生 > 第54章 审问
    烈日当空,许梦是在一声又一声的呼唤当中醒来的。

    水眸朦胧睁开,她便看见一颗圆圆的,光秃秃的脑袋,在阳光的映射下,油滑铮亮得可以照镜子。

    迷糊糊之中,她不禁感慨了声,真秃啊。

    头皮忽然传来阵阵刺痛,少女揉了揉眼,视线略往下移了些。

    一个粉粉嫩嫩的肉团子正趴在床边,手里把玩着她的长发,奶声奶气的喊她:“娘亲!”

    “娘亲!”

    许梦受到惊吓,一把夺过他手里的头发,躲到床角,“你你你谁啊?!”

    “别乱喊哈!”

    她的身体年龄才十四岁好不好!

    粉色团子用小手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脑壳,咧开嘴露出参差不齐的牙齿,“你就是我娘亲啊!”

    说完,他从衣襟里头掏出一枚石镜,瞪大圆圆的眼睛,蹦跶蹦跶的想要爬上床,“娘亲!”

    “我是镜镜呀!”

    “镜镜?”少女讶然,酸痛的颈脖激起在官洞当中的记忆,她伸手揉了揉后脖,柳眉逐渐拧起。

    那什么,千年石镜化成的人形明明是个小男孩啊!

    怎么……

    目光落在粉色裙摆之上,水眸稍稍眯了眯,嗯……这粉色衣服看起来像是她从前的衣裳。

    脑壳光亮,许梦有点想笑,“你是男孩还是女孩?”

    小团子正撅着屁股爬床,听见问话,他举起白嫩嫩的小拳拳,很是骄傲,“男孩!”

    “噗!”少女探回身子把小团子抱上床,乐坏了,“那谁给你穿的女装啊?”

    一个小光头穿着个小粉裙,怪好笑的。

    “是……”

    “是我。”房门被人推开,慕妙端着饭菜进了屋,“我见他衣服都灰扑扑的,便从你屋里随便寻了件衣裳给他换下。”

    饭菜落桌,她的神色有些复杂,“师妹,这小孩哪来的?”

    “为何叫你娘亲?”

    许梦一噎,摆手尬笑,“此事说来话长。”

    “我等下再慢慢同你……”

    “我是爹爹和娘亲生下来的!”镜镜在她怀里扭来扭去,眼睛亮亮的插话,打得许梦猝不及防。

    “哦对了。”慕妙的神情倒是毫不意外,只是更加复杂,“师父叫你醒来之后去剑宗分堂找他。”

    “他说他想问问这孩子的‘爹爹’是谁。”

    许梦:“……?!”

    ——————————

    日光降落,少女抱着吃得圆滚滚的镜镜去了剑符宗分堂,足尖刚刚踏进门槛,许梦便感受到了其中威压。

    夜子桑端端正正的跪在分堂中央,而他四周,分别坐着剑符宗的三位大佬。

    符华,许绍峙,韦启瑞。

    空气一片凝固,许梦放轻脚步,慎慎然的准备向三位大佬行礼。

    “弟子许梦,见过……”

    “跪下!”许绍峙脸色沉沉,茶杯一放,当即吓得人腿软。

    “是。”少女低着头,不自觉的把怀里的小团子抱紧,严肃的跪在夜子桑身旁,可无奈小团子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

    只见他歪着小脑壳,咧开了小嘴,脆生生的喊人,“外公!”

    许梦偷偷摸摸的往上瞧了一眼,嗯,她爹爹的脸快黑成锅底了。

    纤手捂住咧开的小嘴,少女暗暗咬牙,祸从口出啊懂不懂!

    果不其然,许绍峙捏了捏眉心,满脸阴沉,里头或许还有些子不教,父之过的痛心。

    “说吧。”他摆了摆手,目光掠过夜子桑平静的脸,“你们昨日到底在官洞当中发生了什么?”

    许梦明显没抓到重点,连忙把小团子身上的石镜展示给他看,“爹爹,女儿在官洞中偶然破开了一个封印,发现里面有一枚千年石镜。”

    “也就是他!”她捧住小团子的脑壳,一脸认真的解释,“镜镜是千年石镜所化,并非是我亲生的孩子。”

    所以爹爹,你还没有真的当外公!她在心中默默补充一句,天真而不知事。

    她满脸期冀的望着许绍峙,却见对方默然,定定的望着下方跪着的二人,脸色略微复杂,真真是欲言又止。

    若是许梦现下拿起石镜仔细瞧瞧她的样子,定会发现自己红唇肿肿,嘴角残破,衣裳掩盖之下,有些许红印漏出,眀显是一幅颇受爱怜的女子模样。

    再看旁边的夜子桑,也是如出一辙的……激烈。

    堂内静默,少女开始茫然失措。

    “你爹爹要问的不是此事。”红线发亮,**嗓音自神识降临,瞒着在座众人,偷偷的给她提示。

    许梦眼角瞟向系统,只见他不动声色的拿起茶杯,喝了半口茶,完了还抿了抿唇上的茶渍。

    倏时,恍然大悟。

    没有人注意到,符华蓦然捏紧的骨节。

    面颊微微发烫,少女偏头看向桑娃,见他嘴角惨不忍睹的细小伤疤,当下十分愧疚。

    她垂下头,悄悄用舌尖感受一下红肿自己的唇瓣,选择默不吭声。

    要她咋说啊?难道要她说她看见桑娃美色,馋人家身子,没忍不住就去撩拨人家,反遭桑娃强吻?

    还是说她为了完成任务,以她仅有的一点美色惑人,然后主动献吻?

    无论哪个,都是扯着老虎尾喊救命——找死!

    分堂里头静悄悄的,就连好动的小团子,都感觉到了气氛的压抑,乖乖的躺在许梦怀里,不再说话。

    良久,符华率先打破沉默,把事情挑明,“听闻总宗主到达官洞之时,我那孽徒和许宗主的千金便是衣裳不整的昏迷着,旁边还有一个活脱乱跳的孩童……”

    许梦身子一抖,抬眼望向符华,对方只是冲她淡淡一笑,有点阴渗诡谲的那种。

    少女在心中默默地咬手绢,他这话,仿佛是在说她和桑娃偷情,然后被捉奸了!还有了个娃!

    不过认真想想,当时的情景也确实有点像……

    思绪走远,许梦不知想起了什么,水眸斜斜剜了系统一眼,她的眼中明显含有疑惑。

    系统会意,淡漠的拿起茶杯,悄悄给她解释原因,“我没有理由出现在官洞之中。”

    “做一个发现者,再合适不过。”

    “那也不用把我劈昏啊!”少女扣着手指头,欲哭无泪。

    她连当场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了!

    喝茶的动作略停,系统似有迷惑,“我以为,你是不愿意面对那般尴尬的场面的。”

    “……”

    许梦和系统在背地里聊得热火朝天,表面上的众人神色各异。

    符华眼中闪过些许寒意,他摩挲着茶杯,嘴里含笑:“不知许宗主的千金昨夜为何会出现官洞之处。”

    “官洞乃受罚弟子禁闭处,这无缘无故的,姑娘为何要深夜潜入。”

    “难道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目的吗?”

    少女挑眉,刚欲说话,一旁静默的夜子桑便直起身子,挡住符华他那锐利的眼光。

    “师父,昨日是弟子生辰,师姐良善,特地为我送来吃食。”

    黑眸盖下眼帘,他声音沉了下去,“这些话,方才许宗主已然问过。”

    “在洞中的一切,弟子也已经一一禀告。”

    他拱了拱手,朝许绍峙拜上一礼,“许宗主,我们确实是偶然在官洞当中遇见镜子幻象,才会失去意识。”

    “至于我们为何会变得衣裳不整,弟子和师姐真是不知。”

    “哦?”符华轻笑,右腿随便搭上左腿膝盖,换了个闲适的动作,问:“那这小孩究竟从何而来?”

    瘦削骨指在腿上轻敲,他的笑容转冷,“千年石镜认她为母,与认她为主并无不同。”

    “她能破除石镜封印,说明只有她并未深陷在幻象当中。”

    “这倒是容易让人觉得,她是早就知晓石镜的下落,趁着昨夜月黑风高,方便行事,就用为你庆贺生辰的理由进入洞中,以此来掩盖她真实的目的。”

    水眸微僵,许梦在暗自诽腹,她确确实实是假借桑娃生辰为由进入洞中,可她并不是冲着石镜去的,而是冲着秘语去的。

    嘴角微微扯动,她皱了皱眉,在心里默默反驳,况且桑娃也并未陷入幻象,他是……

    “哦对了。”黑袍泛起纹痕,符华将其抚平,语气暧昧,“昨夜官洞拔地而起,闹出动静的太大。”

    “若是这居心不良之人做贼心虚,也是可以故意作出一些惊人之事,借此转移旁人的注意力的……”

    “……?!”许梦气极,恨不得上前去敲开他的脑袋,看看里头装他是些什么东西。

    谁会故意毁自己的清白来掩饰嫌疑啊!这都是误会!误会!

    下唇嘶嘶的痛,她想起自己解开的发带和桑娃的腰带,有苦难言。

    他们两个真的好像偷情男女……

    少年抿了抿唇,伸手抱过小团子,低声诱哄,“叫爹爹。”

    “爹爹!”小团子摸着他的小脑壳,乖巧应声,完全不顾众人惊呆的表情。

    尤其是他的“娘亲”。

    耳尖泛起粉红,夜子桑将团子交还少女,平静道:“弟子曾在奇文异书上面见过,千年镜妖,善造迷宫,惑人心智,能使人做出一些癫痫之事。”

    “为的,就是能早人化成人形。”

    “且这镜妖在初化人形之时,会选择两名被控制者作为父母,以求依赖。”

    “所以弟子猜想,弟子与师姐昨日失去意识之后,应当是被这镜妖迷惑,控制着解开了封印。”

    “而这镜妖化作人形之时,只有我和师姐二人在官洞当中,所以它便认我们为父母了。”

    青丝垂地,少年哑声不明,“所以师父所言,皆为虚妄。”

    “师姐,向来不喜子桑。”

    “又怎会愿意同子桑拉上关系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