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约架 > 第三百四十一章 找到于洪斌
    可白如笙却是榆木脑袋,只是了然的哦了一声,再也没有其他的动作。

    傅司言被白如笙的言行气得要死,冷着一张脸上了车,临开车之前,还转头看了她靠在椅背上闭眼假寐,抿了抿唇,最终一个字也没有说出口。

    就在他以为不会再有交谈的时候,白如笙却一下子坐起来,幽幽地开了口:“大于师兄失踪的事情,你朋友能不能帮忙?”见傅司言一副懵懂的模样,她又继续说:“就是你那个警察朋友,他应该有本事找到大于师兄的。”

    “他不行。”这一次,傅司言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她,但心里却越发恼了起来,顿了顿又解释道:“他才从临海市调到这里没多久,手里没什么实权。”

    听见这话,白如笙又恹恹地靠回了椅背,转头看着已经黑下来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到顾家的时候,已经过了晚上八点,而他们这一大半天都没有用餐,一时放松下来,才觉得饿得不行。

    恰逢林子愈兴匆匆地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师傅,师伯找到了!”

    “嗯?”也许是饥饿的原因,白如笙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三秒钟之后,她再次对上林子愈的眸子:“大于师兄找到了?”

    “是的,在树林里找到的。你告诉白如篌,白如竺极可能出现在树林里,所以他就带人去找,白如竺找到了不说,还找到了师伯,你说这巧不巧。”林子愈说着,才发现傅司言沉着一张脸,立刻敛了笑,稍稍靠近了她些,低声问:“你又惹师公生气了?”

    “没有。”白如笙十分肯定,甚至不觉得傅司言是在闹脾气,一把握住了对方的手腕,说:“他就是饿了。”

    虽然很想填饱肚子,但一想到大于师兄的情况很可能不好,便打消了这个念头,站起来就往外走:“我去看看大于师兄,子愈,你去给你师公找点吃的,别把他饿晕了。”

    林子愈也想去看于洪斌,但又不敢违背白如笙的命令,只好对傅司言‘下手’:“师公,我们能不能去看……”

    “你出去。”看着白如笙决然离开的背影,他心里尤其不爽,但又担心白如笙的身子,也立刻站了起来:“一起去看你师伯。”

    白如笙很快走到了于洪斌的房间,一推开门,就看见面如死灰的于洪斌躺在床上,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唤他:“大于师兄,你怎么样了?”

    在于洪斌面前,她不敢提及有关半个于晓婷的消息。

    “小师妹,我教了个逆女出来,对不起你啊!”听见白如笙的声音,于洪斌的身子颤了一下,随后缓慢睁开眸子,连续叹了好几口气:“我在树林里,竟看见逆女和黑衣人在一起,她怎么这么糊涂啊,那人一看就不想好人……”

    说到最后,于洪斌已经泣不成声。

    看见于洪斌这幅样子,白如笙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你别多想,其中有误会也是可能的。”

    “不会有误会……我……我……”最终,于洪斌还是没有说出心里的话,只不停地向白如笙道歉:“等找到那个逆女,我定然让她给你磕一百个响头。”

    “大于师兄,树林里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会这么激动?”白如笙越听这话越觉得不对,没忍住还是问了出来:“黑衣人提及杀死我母亲的人了?否则你为什么会说对不起我?”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白如笙就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她发过誓,这辈子一定要找到杀死赵玉舒的凶手,让她的灵魂得到安息。

    其实,她只是想要自己的心得到安息而已,毕竟赵玉舒是她的亲生母亲,她不能不顾。

    即便白如笙再怎么询问,于洪斌也没有在吐露一个和于晓婷相关的情况,这下她也只好放弃,只道:“大于师兄,你好好休息,我以后再来看你。”

    这句话只是托词,其实在她的心理,已经彻底放弃了于洪斌,毕竟于洪斌在她和于晓婷之间,还是选择了于晓婷。

    刚出门,就撞见了站在门外的傅司言和林子愈,她只扫了他们一眼,就往外走去。

    却不想被上前来傅司言拉住了手腕,且在她身后轻声说:“白如竺醒了。”

    “她和我没关系。”白如笙觉得心累,淡淡说完这一句,对他勉强一笑:“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

    傅司言上前两步,双手握住她的肩膀,垂下眸子,直逼她的眼睛:“风雅去看白如竺了。”

    “风雅去看白如……”她重复了两句,就在以为对方不会说话的时候,她忽然开口:“走,我们去看看。”

    风雅去找白如竺绝对不简单,若现在过去,很可能听见一些特别的事情,她不由得期待了起来。

    果然,还没到白如竺的房间,三人就听见了她颤抖的声音:“风雅,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要杀我啊。”

    “我不杀你,我来就是让你替我办件事。”风雅垂眸看着猩红的指甲,若无其事地说:“我想白小姐肯定会愿意的,毕竟这件事伤不着你一分一毫。”

    风雅说的每一个字都落入了白如笙的耳内,冷静之后,没有推门而入,而是在门外继续偷听。

    想不到风雅的功力长进不少,竟能感觉到几米外的气息,不等话说完,就迅速走到了门前打开门:“是谁!”

    她看见的却是空落落的,并不像有人呆过的样子,奇怪之后再次关上门,回到白如竺身旁。

    白如笙两只手分别捂住了傅司言和林子愈的口鼻。

    刚刚好险,差一点就风雅发现了。

    “

    再不放手我就窒息了。”傅司言深呼吸几下之后,无奈地看向白如笙:“下次做这种事之前,能不能先通个信。”

    “对啊,师傅,先通个信先啊!”林子愈也附和了一句。

    “不能。”白如笙拧眉,扫了一眼说话的两人后,迅速把耳朵贴在门上,意图探听清房间内的声音,果不其然听见了风雅的声音。

    她说:“刚刚给你说的,你都记住了!”

    “我、我已、经记住了。”白如竺不敢看风雅,只低头结结巴巴地回答。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