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一一五三章 诡计多端
    几名护卫一起发力,吃力的将绳索下方的东西往上拉拽。也不知悬挂了何物,死沉死沉,滴滴答答的往下流水。井口看下去,黑乎乎的一片,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很快,绳索尽头,一圈乱七八槽的绳子裹着的一物露出了井口。众人首先看到的是一只肿胀的巨大的脚,顿时惊愕出声。还好护卫们见多识广,没有松手。一起用力拖拽,啪嗒一声响,绳索缠绕着的一具尸体摔落井栏青石地面上。

    那尸体浑身鼓胀,像个大蛤蟆一样。身上穿着的还是绯色官服。头发乱糟糟湿哒哒的遮住了脸。吕中天站起身来,摆手示意。一名护卫用刀鞘挑开了乱发,忽然间周围一片惊呼之声。

    “好像……好像是吴副相啊。”

    “是他,是吴副相。”

    那尸体虽然浸泡的变了形,但依旧可以辨认出那是大周副相吴春来。

    吕中天脸色铁青,紧皱眉头。吴春来死在这口井里了,那可不可能是自杀,而是被林觉他们杀死的。那岂非说明,林觉早就知道自己不会顾及吴春来的性命,会立刻发动进攻。拿吴春来交换天赐只是为了杀他,而非是为了当人质。由此可知,林觉他们早就做好了迎战的准备。难怪适才第一波进攻会失败,对方是做好了准备的啊。

    “我们……我们方才喝的井水……都是吴大人的泡尸水……”

    一名护卫不合时宜的呆呆说道。他不提还罢,这一提,顿时所有人都心中翻腾。看着眼前这个膨胀腐败的尸首,想想自己喝下去的水,有人实在控制不住,哇的一声呕吐起来。这一吐勾起了更多人的欲望,顿时包括吕中天在内,大槐树下众人吐成一团。

    吴春来是昨天傍晚落井而死的,原本在这样的盛夏季节,尸体不要说放了十几个时辰,便是三四个时辰也会开始腐败。但井中温度凉爽,甚至有些冰寒,故而并没有迅速的腐变。不过因为井水的浸泡之故,尸体发胀变大,一整夜过去,已经有尸水渗透而出。所以,井水其实已经被污染。这也是吕中天等人咂摸出井水之中有异味的原因。倘若尸体大面积的腐败的话,那么水中早已恶臭难闻,他们也会立刻发觉了。只可惜他们并没有发觉,故而一群人统统被吴春来的泡尸水给恶心了一回。也许这便是吴春来对吕中天不顾他死活的一种报复吧。

    呕吐很快停止,因为骑兵的冲锋已然准备就绪,伴随着激昂的号角声,赵德刚整顿骑兵,发动了新的冲锋。吕中天掩口命人将吴春来的尸体抬走,将此事置之脑后,专心关注战局。

    在绊马索被清除之后,加上吕中天亲自督战,这一次赵德刚下达了死命令。也许前方还有手段,但无论是什么手段,都不许后退半步。这一次五千骑兵一起冲锋,誓要踏平赤仓镇的长街。

    号角声中,五千骑兵开始加速冲向镇中广场。那里虽然已经空无一人,但是大大小小的帐篷还密密麻麻的立在那里。那是对方宿营的营帐,冲破那片地方,其实是一种象征意义上的胜利。

    五千骑兵受限于地形,前军延伸入镇中百步,后军尚在镇外官道上,蔓延长达三四百步。这本不是进攻阵型,就算是行军也没有这么拥堵的,但赵德刚已经顾不得这些了。

    蹄声隆隆宛如惊雷,地面上烟尘弥漫,呛人口鼻。前方冲锋的骑兵尽管还有些提心吊胆,但他们很快毫无滞碍的冲过了数百步的距离,没有遭受任何的抵抗便冲到了前方密密麻麻的大小帐篷所在的位置。

    这里有上百个帐篷,排列的方式有些奇怪。横亘在街道上数排,倒像是特意安排的工事一般。不过,帐篷为工事,这又能管什么用?骑兵们策马飞驰而过,手中长刀习惯性的将那些帐篷的幕布刺拉拉的砍破。

    他们原本以为帐篷里空无一物,因为不可能还有人敢留在帐篷里。事实也确实如此,帐篷里确实没有人,但是却绝对不是空帐篷。帐篷的幕布被撕裂开来之后,里边露出的居然全部是乱糟糟的柴草。每个帐篷里都塞满了柴草。先头骑兵们很是纳闷,但由不得他们多想,他们的战马便已经冲过了帐篷所在的区域,冲向了前方空旷的街道。

    就在此时,前方数十骑兵突然从斜刺里冲了出来。马上的人没有试图冲向对手,而是勒马站定,人手一柄弓箭,斜斜朝向天空射出数十只羽箭。

    那羽箭带着一股青烟和火花飞跃四五百名先头禁军骑兵的头顶,落在了后方帐篷的柴薪之中。显然那些箭支是经过了改装,落入柴薪之中后火星四溅爆裂开来,迅速的引燃了那些干燥的柴草。有些箭支在空中便爆裂,似乎是没有计算好时间。但爆裂的火星落入柴草之中,反而范围更广,一下子便将左近三四堆柴草点燃。

    在极短的时间里,干燥的通透的柴草迅速燃起了冲天的大火。火势蔓延之快令人咂舌,火焰之猛烈也令人惊愕。常言道干柴烈火相遇无法控制,这不仅是干柴烈火,柴薪之中大多都是比柴禾更容易爆燃的干燥的茅草。火势便在短暂的片刻时间形成了一道数丈高的火墙。

    冲锋的骑兵在火焰升腾之时来不及减速,数十骑冲入柴薪之中,立刻烧成了火人。头发衣服马鬃都起了火,人和马像是烈焰骑士一般的帅气,只不过帅不过三息便惨叫着摔倒在地打滚哀嚎。

    数百骑兵已经冲过了帐篷地带,他们自然不受影响。但是后方尚有数千骑却无法越过这样的火势了。马匹怕火这是本能,更何况是燃起的火墙,前后方都是一片大乱,整个骑兵阵型瞬间变得乱糟糟的。这轰燃的火势竟然硬生生的将骑兵的冲锋队伍从中间割裂开来。

    骑兵从中亲自指挥冲锋的赵德刚连声下令停止冲锋,因为冲过那道冲天的火墙是不现实的,那火势如此猛烈,冲过去无疑是找死。还算禁军马军骑兵平日训练有素,在这种情形下,众骑兵还是硬生生的约束住马匹,稳定住阵型。不但要停止冲锋,阵型还需后撤数十步。因为那大火的炙烤实在令人无法忍受。三十步之内人都要被烤焦了。

    不过赵德刚也明白,这种干燥柴草起火之后便是大火,只是不能持久。但短时间内想通过是不可能的。赵德刚大骂不已,同时开始担心起冲过火墙的那六七百骑兵的安危来。

    很快,他便听到了火墙那一方响起喊杀之声,兵刃交击之声,惨叫声和呐喊声。火焰的呼呼声中夹杂着火器的轰鸣,地动山摇,烟尘四起。不时有弩箭从穿越熊熊火墙激射过来,大队骑兵中的某些倒霉蛋遭受池鱼之殃,中箭惨叫。赵德刚咬牙破口大骂,但是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大火,无能为力。他既希望那六七百人能将对手歼灭,又觉得这恐怕不太可能,唯有祈祷他们自求多福,上天保佑了。

    后方,吕中天也惊愕的看着街道上燃起的大火,惊惧无语。这就是林觉的手段,他善于用火。上次平叛之时,他便以大火封路,将数万教匪歼灭在博浪沙驰道上。这一次他又这么干了,以大火封路,将大队骑兵分割开来。这正是他的手笔无疑。

    大火起的快,熄灭的也快。仅仅半个时辰,火势便突然变小,很快便熄灭了。当青烟袅袅消散之后,前方的一切都呈现在眼前。数千骑兵目睹眼前情形,一个个浑身冰冷,胆寒心裂。那是怎样的一副景象,前方的街道上,没有一个站着的人,遍地是马尸和人尸,到处是散乱的肢体和鲜红的血肉。那些尸体上插满了箭支,密密麻麻宛如一片草地一般。没有人看到厮杀的场面,就像是魔鬼横行肆虐之后的场面,那六七百骑兵竟然没有一个能够幸免,都倒在了前方的道路上。

    那六七百骑兵被大火分割之后本就处于恐慌状态,然后他们遭遇到了此生遭遇过得最严酷的打击。数百骑兵冲街口迎面冲来,连弩如雨,火枪轰鸣不息,之后便是凶猛的近身搏杀。六七百骑兵的人数比对方还多了百余人,但是战斗力完全不在一个档次。被轰杀射杀两百多人之后,早已惊魂魄散。但后方的大火让他们不得不接战。一交手发现更是恐怖,对方那些人个个有武技在身,肉搏起来更是恐怖,只付出数十人阵亡的代价,近七百名骑兵就这么硬生生的被斩杀在街道上。对方一阵风般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火之后的地面炙热,根本无法靠近。更无法让人马通行。方圆数十步之内就是一个火红的炉子,一时半会根本不会冷却。

    灰头土脸的赵德刚满脸羞愧的来到吕中天面前请罪,他以为迎接他的会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怒骂。然而吕中天没有骂他。

    “这不怪你,怪老夫心急了。林觉那厮诡计多端,这种地形之下,冲锋本就是个错误。是老夫急于求成了,是老夫的错。”吕中天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