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一二一六章 南方来的大富商
    既然没法低调,林觉索性也不低调了,挺着大肚子趾高气扬的在街道上策马走来,边走便和身边众人指点风物,谈笑风生。直到行到城中貌似最为繁华的一条街道上,林觉才勒了马缰,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来,朝着路旁伸着脖子看自己的一群闲汉问话。

    “谁告诉我,本城最高档的客栈是哪一家?在何处?这锭银子便归他了。”

    此言一出,街旁闲汉们双目放光,争先恐后的叫道:“我知道,我知道。”

    那可是一大锭银子,少说也有五两,那可是一大笔钱。这样的机会岂能错过?众人喧闹不休,挤成一团,一名瘦小的少年本来抢在最前面,但却被人揪着头发和衣衫给丢到了屋檐下,还被踩了几脚,差点受了伤。

    林觉看在眼里,指着那少年道:“就你了,你来说。”

    众闲汉愕然,那少年正揉着肋下龇牙咧嘴,闻言喜不自禁,也忘了身上的疼了,挤出人群来拱手道:“多谢老爷,我知道最好的客栈,就是前面不远的四海客栈,小的待老爷们去。”

    林觉笑道:“好。接着。”

    林觉将银子一丢,少年双手接住,喜不自禁,放在嘴巴里咬了几下,喜滋滋的揣进破烂的棉衣里。周围众人眼中都要冒出火来,这小子走了狗屎运了,这么一大锭银子便落在他的手里了,真是不甘心。

    林觉朝街上黑压压的众人拱手叫道:“诸位,本人乃南方来的商贾,这次来贵地是要收购一批干鲜海货回去。高价收购,各位回家备好干鲜海货,管保不教你们吃亏,家家都有钱赚。都散了吧,散了吧。”

    众人一听欢声雷动,这里的出产便是海货。夏秋之时的时令海鲜倒是有人买,晒干的海货味道难闻,臭烘烘的,滋味也不好,可没多少人愿意买。就算是暖和的季节,因为海鲜容易腐败,也不便运输,也只有左近的州府客商来购买一些。所以,这里靠海虽能吃海,但赚钱可别想。今日居然有商贾来收干货,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这些人家别的没有,晒干的海货可多得是。这可是一个极好的消息。

    林觉看着众人欢声雷动的样子,满意的抚须点头。

    白冰低声道:“夫君,你这是作甚?咱们收这些干货作甚?带回山中么?”

    林觉微笑道:“来到这里,当施恩于民,有个好名声,才没人刁难,这才好办事。不然咱们的身份可疑。其二,此乃掩人耳目之法,我们要从此处出海,以海货掩饰乃是最好的办法。”

    白冰点头笑道:“原来如此,那可要花不少银子了。”

    林觉笑道:“银子还是事么?小事一桩。”

    在那少年的带领之下,林觉一行很快来到前方街角的四海客栈前。见那客栈门楣情形,高慕青大失所望,咂嘴道:“这也算是最好的客栈?”

    孙大勇等人深有同感,面前这四海客栈破旧不堪,门楼倒是不小,但廊柱斑驳,枯藤缠绕,也不知多少年没修了。不过看里边院落倒是大的很,依稀可见后方还有两层小楼的样式,确实跟沿途走来街旁都是低矮房舍的格局不同。

    “这位夫人,这里便是我们渤海县最好的客栈了。一间上房一晚上要一两银子呢,贵的很。倘若你们嫌贵,我还可以带你们去别家。”那少年生恐银子被要回去,忙说道。

    林觉摆手笑道:“小兄弟,不用了,就这里了。你是本地人么?叫什么名字?”

    少年忙道:“是,我就是本地人,我叫马海生,老爷们叫我阿生便是。我爹娘祖辈都是这里的,我爹是打鱼的。”

    林觉看他机灵,点头道:“好,阿生,你若无事,这几日你便来伺候我们,给老爷我跑跑腿,一天给你五两银子的报酬。你看如何?”

    那少年欣喜若狂,忙跪地磕头叫道:“多谢各位老爷夫人,我今早出门的时候,眼皮狂跳。我娘说今日我不是走运便是倒霉,果然不是倒霉,而是走了大运了。老爷夫人们但有什么吩咐尽管说便是。阿生必伺候的你们妥妥当当的。”

    林觉呵呵笑道:“很好,起来吧。你先找个地方去洗个澡换身干净衣服,起码也得穿双鞋子吧。你瞧你这几个脚趾都露在外边了,这给老爷我做事岂不是掉份?”

    那少年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破烂的棉袄和漏脚指头的鞋子,脸上露出羞愧之色。忙道:“老爷说的是,这岂不是丢老爷们的脸么?我去码头洗个澡去。衣服嘛,我倒是没有,不过我回家穿我爹的袄子,虽然破些,但比我这件可好多了。”

    白冰笑道:“不是给你银子了么?你去买一件不得了?”

    少年摇头道:“那可不成?棉袄可贵的很,我可舍不得。一件要一两银子呢,够我们家花一个月的了,这银子我一两也不能动,都交给我娘去。”

    林觉赞道:“好小子,懂的孝顺,是个人样。大勇,让人跟他去,替他买件新袍子换上。”

    孙大勇笑着点头,吩咐一名护卫带着少年去了。高慕青轻叹道:“谁能想到,大周治下还有这么穷困潦倒之地?听他口气,家里连一件像样的棉袄都没有。大冬天的还几乎赤着脚,真是可怜。”

    林觉点头道:“是啊,民生维艰,天下穷苦潦倒之人还多得是。身在京城或者其他富庶之地,岂止这里的艰辛?真是让人心中不安的很。”

    说话之间,客栈掌柜闻讯而出,那是个瘦小枯干的老者,脸上带着夸张的笑容连连拱手行礼。早有人将一群外地富商前来投店的消息告知他了。这是本月以来的第一笔生意,掌柜的岂能不开心不重视?

    “老朽彭连海,欢迎诸位贵客光临小店。小店粗陋,但我等上下必竭力伺候好诸位贵客,教诸位有宾至如归之感。”老掌柜说话中听的很。

    林觉拱手笑道:“好说,好说。掌柜的,我们一行十三人,不知你这客栈住的下不?”

    “住的下,住的小。说巧不巧,鄙客栈正好有十三间客房,这岂不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么?正好合住。阿福阿财,你们还站着作甚?还不替客人牵马搬行礼?阿鱼阿虾,吩咐厨下赶紧生火烧水,给贵客们沏茶泡水驱寒。哎呀,真是一群榆木疙瘩,快呀。”掌柜的连声吩咐道。

    “哦哦哦,是是是。”几名掌柜的闻声而动,立刻忙活起来。然而,他们的帮忙遭到了对方的拒绝,护卫们摆手示意他们不要碰行李,目光凶狠,吓得阿福阿财两人不知所措。

    林觉呵呵笑道:“我们自己动手,行李中有些贵重之物,我们自己来便是。若是伙计们经了手,短少了什么东西,那可说不清。彭老掌柜的,所有的客房我都包下了,房钱好说。我只有一个要求,店里不准有其他客人混杂居住。你店里伙计也要规矩些,我们不吩咐的事不要做。我等从江南来,人生地不熟的,自然有些防范之心,这一点还请原谅。”

    彭老掌柜连连点头道:“照办,一切按照贵客老爷的吩咐照办。”

    林觉笑道:“彭掌柜不用贵客老爷的叫着,听着别扭。在下姓方,叫我老方吧。”

    “岂敢岂敢,岂能如此失礼,叫您方大官人便是。请方大官人一行进店歇息吧。外边这乱的,小地方人没见过世面,见到外人喜欢围观,方大官人不要见怪。”老掌柜一边说,一边将林觉等人请进了客栈大院之中。

    这客栈虽然外表看着破旧的很,但进了院子里倒还有几分本地第一大客栈的气派。院子宽大,地面铺着青砖,显得平整干净。这和县城主街上都是一片泥泞坑洼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地方县城都穷的连主街都还是泥巴路。这里之前应该下过一场雪,地面上黑泥翻卷,臭烘烘泥泞难行。此刻进了这平整的大院之中,让人心情都瞬间舒坦了起来。

    院子角落里有一排马厩,还有一大片棚舍,看起来是放大车的所在。种种迹象表明,这客栈确实是个设施完备的客栈。只是不知道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是否有大商贾前来做生意,这车棚马棚有无存在的必要。但起码今天是派上了用场了,十几匹马让,马厩爆满,连车棚都占据了一半位置。

    老掌柜的显然心情好的很,高声指挥着众伙计忙前忙后。看着店里人喧马叫的热闹情形,彭掌柜眼睛笑成了一条缝。要是天天都是这般忙活,天天客栈爆满就好了。这一个月来客栈还没开张呢,没想到快到年底了,来了一笔大生意。这便叫‘三月不开张,开张吃三月’,这些客人住下来,一天便是几十两银子的进账,只要住个几天,便赚了大钱了。不知道他们住多少天,一会儿抽空得问一问。

    后面的客房倒也过得去,被褥都是新洗晒的,没客人的时候都收了起来,此刻伙计们才取出铺盖铺上。客房虽简陋,但却也整洁,两层的小楼上下十几间客房,林觉全部包圆了。其实住不了这么多客房,但林觉不希望混进外人夹杂在其中,行事说话也不方便。

    林觉和高慕青白冰三人的房间选在了二楼东首三间,旁边有个木栏小阳台,站在阳台上居然可以看到远处一片苍茫迷蒙之处的大海,倒是一处绝佳的海景客房。只是风有些大,海风的味道有些异味,其他的都很完美。

    众人一番忙碌,安顿好之后天色已经不早了。晌午进城,此刻已经是未时过半。众人一行连续赶路十多天,饱受风霜之苦,都很疲惫困乏。当下谢绝了掌柜的准备饭菜的好意,都吃了些干粮便都进房歇息。不久后除了两名负责警戒的护卫之外,客房之中到处都鼾声大作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