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快穿之我做灯光师的苦逼日子 > 第一百六十一章,梦柯篇始
    这一次沈穆清足足睡了两天两夜才醒,只是她醒来的时候,全忘了清儿的事。

    那支箭该是抹满了让人灵魂失忆的药物,沈穆清呆滞的看着卧室里的墙,下意识的抹掉了脸上的眼泪道:“我这是在哪?”

    云谏自然知道沈穆清全然没了记忆的事,面上全是灿烂的笑容看着沈穆清道:“你醒了?”

    沈穆清看了眼面前惹人厌烦的云谏,一把将他推开道:“我们任务做完了?那个叫什么楚清儿的,还有那个什么皇帝,怎么样了?”

    “你还记得?”云谏有些疑惑的看了眼沈穆清,见她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突然有些紧张道:“那你还记得,阮沐恒他…”

    “他什么?”沈穆清嘟着嘴看了眼云谏,无奈的挥了挥手道:“他向来不就是那样吗?动不动就欺负我,他人呢,我现在要找他报那一箭之仇,这老狐狸他,为了完成任务竟然杀我!”

    云谏为难的看了眼门外,声音极小道:“他在楼下客厅,丫头,他也有他的苦衷,我会想办法让你活下来的,你不会成为任何人的替代品。”

    云谏说这些话的时候沈穆清早已从床上爬了起来,整理好了衣服看着云谏道:“你今天是还没有睡醒吗?怎么说话都稀里糊涂的?对了,那么疼爱我的父皇母后,最后结局怎么样?那个老狐狸是不是把人皇宫给烧了?”

    “丫头,如果你难受的话就说出来吧,我不会笑你的,我希望你能原谅我,我…”

    “原谅你什么?”

    “他可能是在回来的时候脑子穿越到了别的世界,不用理会他,你醒了便下来吧,给你做了海鲜粥。”

    阮沐恒清冷的声音在沈穆清身后响起,沈穆清还是像以前一样天真的看着阮沐恒,好像他们刚刚认识的时候那般。

    “我的父皇母后呢?”沈穆清桀骜的看着阮沐恒,好像下一秒阮沐恒说出什么不好的话她就会将他掐死一般。

    “你一边喝粥本尊一边同你讲。”

    直到沈穆清点头答应下楼,阮沐恒才走到云谏身旁,眼眸里带着些怒意道:“她现在只有任务的记忆,没有对本尊的感情。”

    说着他又看了眼慢慢下楼的沈穆清道:“她现在对本尊的感情仅仅限于心动,这一次本尊会小心翼翼不让她知道清儿的存在,她的那颗心脏是属于清儿和本尊的,本尊不会再看着那颗心脏受伤痛苦。”

    云谏的瞳孔微微放大后慢慢变成了蓝色,语气里带着些颤抖道:“也就是说,现在的沈穆清心里没有任何人,我也可以再走进她的心?”

    阮沐恒嗤笑的看着云谏道:“本尊只是不让她想起,但并不代表她的心空了下来没有再装任何人,本尊希望你能适可而止,本尊会给你她的身体,但属于清儿的心脏,本尊一步都不会让,不过得到她身体的前提是你要对本尊的话唯命是从。”

    云谏面色再次变得冷凝没有颜色,无奈的笑了笑道:“只要你把她留给我就好,哪怕是一具死尸我也会将她变回从前的丫头。”

    阮沐恒没再理会云谏,听着沈穆清的召唤快速下了楼。

    “诶,老狐狸,这海鲜粥里的螃蟹肉,是在哪买的?还有这些蟹黄。”

    沈穆清嘟嘟囔囔的问着,阮沐恒再也没有不耐烦的声音和表情,动作优雅的将面前的面包切了半块放到了沈穆清的盘里,嘴里细细咀嚼着面包,语气放慢的回答着沈穆清的问题道:“蟹肉是本尊剥的,蟹黄也是,那螃蟹壳有些硬。”

    沈穆清猛的吞了大口的海鲜粥,满脸震惊的看着眼前动作优雅的男人道:“你转性了?”

    云谏调整好情绪后也慢慢从楼上走下来,看着沈穆清一脸震惊的表情道:“怎么了?这粥不好喝吗?”

    沈穆清磕磕巴巴的指着阮沐恒道:“他怎么了?他是受了什么大刺激吗?还是我做错啥事了?我也没干嘛啊我就把他牙膏换成芥末了啊!这都是好久的事了。”

    听了沈穆清坦白的阮沐恒猛的咳嗽了起来,他今天如果不反常的话或许他都没发现那个辣嘴巴的牙膏竟然是芥末的,对此他只能无奈的笑了笑道:“芥末的勉强,好用。”

    沈穆清的表情更加震惊的看着云谏道:“他真的没事吗?我怎么感觉他这么不对劲?”

    云谏随意的拿起了桌上的面包,安抚的拍了拍沈穆清的肩膀道:“安啦,他经常这样,狐狸发情期。”

    听到发情期三个字,沈穆清嫌弃的看了眼阮沐恒,终究是又坐好道:“我那父皇母后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皇位尚在,唐国尚在,只是全国三年缟素,举国悼念公主。”

    “我吗?”

    “你可以这样想。”阮沐恒无所谓的摊了摊手,将大盘里的鸡蛋夹到了沈穆清的小盘里,慢吞吞道:“吃完要继续做任务了,你休息的时间已经足够了。”

    沈穆清死死咬着嘴里的银色勺子,看着阮沐恒道:“可不可以再多休息一上午吃了午饭再做任务。”

    见阮沐恒不讲话,沈穆清也没想他能答应,索性随便插起桌上的荷包蛋权当是阮沐恒,恶狠狠道:“不用了,我多吃几个鸡蛋就…”

    “可以。”

    沈穆清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便楞在了原地,“可?可以?你是说可以多吃几个鸡蛋还是可以多待一会?”

    阮沐恒继续优雅的吃着餐盘中最后一口面包,慢慢吞咽后看了眼沈穆清道:“都可以,云谏,饭后记得收拾好桌子。”

    说完,阮沐恒便站起身一个人去了书房。

    看着阮沐恒一身家居服慢慢走向书房的模样,沈穆清在那么一瞬间晃了眼,脱口而出道:“好像霸总。”

    “你是不是傻了?”云谏撇了撇嘴角看着沈穆清犯花痴的模样无奈扔了手里的叉子道:“我吃好了,你最后吃完的,桌子交给你收拾了。”

    原本要转身开书房门的阮沐恒突然回头道:“云谏。”

    冰冷没有温度的一声云谏惊得座上的小狐狸猛的弹了起来,看了眼阮沐恒道:“我明白。”

    等阮沐恒彻底进入书房,沈穆清才嘿嘿笑起来,笑里的光芒全部留在了云谏的心里。

    “你竟然这么怕他啊!哈哈哈!”

    云谏嘴角无奈的微微上扬看着沈穆清道:“或许吧。”

    或许他真的害怕阮沐恒,又或许他真的害怕失去沈穆清吧。

    等沈穆清彻底休息好吃完午饭已经是下午两点钟。

    “这次要去的地方是民国,那个地方,在历史上不存在。”

    看着阮沐恒严肃的神色,沈穆清无所谓的挥了挥手道:“哪次任务在历史上能查到。”

    云谏的神情也变得严肃道:“他的意思是,任务列表里只写了民国,没有事件存在,也就是说需要我们慢慢探索才能完成任务,如果探索失败,触碰到雷池,那么任务将会重新开始,好运。”

    沈穆清嘴角带着几分抽搐道:“就像那次任务一样,死好多次?”

    其实仔细想想那次任务她也没有死很多次,死的那一次也是刚好完成任务,只是那次有云谏在,他们都知道事情的发展经过,这次他们就是摸水过河。

    阮沐恒轻轻拉着沈穆清的手,将她带到了意境很美的民国,入眼的枫叶让她觉得自己好像飘落人间的仙子。

    “这里就是我们要完成任务的地方。”阮沐恒伸出如玉的手指着高楼道:“看到那栋白色的别墅了吗?那里可能会成为你的噩梦。”

    “噩梦?”沈穆清下意识的吞咽了下口水,有些慌张的看着阮沐恒道:“这是民国,我的噩梦不会是在这个楼里被人逼供吧?还是说被黑老大折磨。”

    “本尊在,整个宁都没人能伤害你,但本尊没有记忆,本尊不敢保证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所以清儿,你要自己保护好自己,在这个地方,云谏也不能完全保护下你。”

    看着这样温柔的阮沐恒,沈穆清越来越害怕,他越这样她就越感觉自己的期限不多了,马上都要死了。

    不然那人怎么会对她这般好,除了愧疚太多她真的想不到别的原因。

    “你是夏家大小姐,夏梦柯,夏家也是宁都盘踞的一只老虎,不过是只纸老虎,本尊在宁都只为一件事,调查夏家找到杀害本尊在这个世界妹妹的凶手和证据,整跨夏家。”

    “而你的任务就是尽全力让本尊爱上你,不然本尊不敢保证你不会成为此次任务的牺牲品。”

    沈穆清慢慢吞了口唾液看着阮沐恒道:“我不会真死吧?”

    “重复复活对你的身体并不好。”

    沈穆清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惊讶的看着阮沐恒道:“我,我忘记吃抗衰老的药了!”

    阮沐恒出奇的满脸宠溺的揉了揉沈穆清的头道:“你没有忘记吃,本尊放在了你的海鲜粥里,好了,任务马上要开始了,你照顾好自己,这一世云谏是本尊的弟弟,有什么事你可以找他帮忙,但最好不要当着本尊的面。”

    见云谏出现在迷雾里,阮沐恒温柔的对沈穆清挥了挥手,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全身力气都被吸走了般,瘫软的倒在了阮沐恒的怀里。

    “云谏,照顾好她。”

    烟雾散开后,街上空无一人,今天是云家大喜的日子,人人都跑去了大教堂凑热闹,就连云家大宅都变得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黑色轿车内,阮沐恒一身西装革履坐在软榻上,此刻他身上再也没有阮沐恒刚刚散发出的温柔气质,剩下的只有一些无声无息的凌冽,拒绝所有人靠近他的气息围绕在他的身旁。

    沈穆清看着自己身上的白色婚纱,紧紧皱着眉头,听自己府里的人说她要嫁给云家家主云景。

    她想云景就是阮沐恒的这一世。

    方才她的父亲,夏家家主已经来找过她,尽管她是夏家的嫡长女,但还是被人控制的棋子。

    半个小时前

    “梦柯,云家家主就要过来了,你的准备做好了吗?”

    “回父亲,女儿已经收拾好了。”

    “为父说的是什么你应该比为父清楚。”

    沈穆清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她的脑海里完全没有关于夏梦柯的记忆。

    “装傻?”夏家家主嘴角上挂着冰冷的笑看着沈穆清道:“我呀就喜欢你这装傻的劲儿,那云家小子,保准信!”

    夏家家主说完深深叹了口气道:“若不是到了不得已的时刻,为父也不想利用你去达到目的,柯儿啊!这次得到那些东西后,为父便给你寻个好的落处。”

    “东西?父亲,我可能是睡蒙了,忘记我们之前谈过的东西是什么了。”

    看着沈穆清一脸纯真的模样,夏家家主笑眼眯眯的看着她道:“你这戏做的啊!连为父都要骗过了,为父已经拍了小七陪你一起嫁过去,到时候小七会全力帮助你从云景那里得到我们要的东西,等到那些东西全部归我们夏家,在这个宁都,我们便是皇。”

    沈穆清无奈的换了只手拖着脸,看着镜子里面娇艳的自己,捏了捏脸道:“这骨瘦如柴的模样,真的是我吗?我要是能瘦成这样,我就去代言减肥药了。”

    感叹完自己的体型,沈穆清突然忧郁起来,这样的身材在夏家出现并不是好事,可想而知夏家大小姐在夏家受了多少非人的折腾。

    “小姐,车来了。”夏家家主留下的黑衣马尾女孩一脸威严的对沈穆清冷声到。

    沈穆清微微咽了下口水看着黑衣马尾女孩道:“我现在要出去吗?”

    “是的小姐,云先生的时间很宝贵,他希望我们一切从简。”

    “好。”沈穆清微微松了口气,站起身慢慢走了出去,她也讨厌繁琐的礼仪,毕竟她结婚的时候可不止这一次。

    她在任务里的结婚界简直混的风生水起。

    看着从别墅里慢慢走出来的沈穆清,云谏轻轻敲了敲车窗道:“哥,嫂子出来了。”

    这是阮沐恒失掉记忆后第一次看到沈穆清,看着一身洁白纱裙慢慢走向自己的女孩,他只是冷冷道:“让她去尾车,司机,回别墅。”

    “是,景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