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摊牌了:我是魔教教主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白帝之邀
    “可还有人要上殿比试的?”

    殿前的白帝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将目光扫向殿上的四面八方。

    大殿之上一片平静。

    足足三息。

    “那比试便到此为止吧!”

    “这枚妖道令便给陈公子了,什么时候要入妖藏殿参悟什么时候便来白帝宫找我便是!”

    白帝伸手一挥,一枚暗金色的令牌临空飞掠而出,落在陈长安的桌上。

    陈长安接过令牌,朝着白帝微微一礼,而后才收起。

    众人看着这一幕,许多道目光不解的望向那些本有实力与陈长安一争的大势力弟子,比如九天宫的幽玄、昆仑道门的其他弟子以及云州道宫的寒星宇。

    大殿陷入了一场诡异的寂静之中。

    白帝眼眸一扫,探手举杯道:“诸位且尽兴吧!”

    众人纷纷举杯附和。

    真正的寿宴这才开始,一队队衣着华丽的白帝宫侍女端着一碟碟菜肴走出,给各方势力的桌前摆上。

    酒香菜味飘散满殿,觥筹交错,相互攀识。

    不知过去了多久。

    外头的天色黯然,竟是连天边的黄昏都已错过,不过雪老城的雪已然下着,似乎随着天光的落幕下得更大了几分,北风亦来助兴,不时吹动白帝宫内的高大的枫灵木簌簌落雪。

    各方势力的人缓缓从白帝殿出来,乘着各自的坐骑回到白帝城中。

    白帝的寿宴结束了,他们便要回去准备妖月秘境,虽然妖月秘境开启的日期有待确定,但约莫便是这三五日了。

    陈长安从大殿内走出,身后跟着李周和姬青鱼。

    走到白帝殿外的白石柱子旁,看着栓在石阶侧的那辆破旧马车,想等等唐雪柔出来。

    “白帝想要见你!”

    一道魅意十足的女人声音在陈长安的耳边响起。

    一股温热之气落在耳后。

    陈长安愣得回神,见那牡丹娘娘不知何时已然出现在他的身后侧。

    李周和姬青鱼亦是随之回神,身体纷纷一颤。

    他们根本没有发觉身旁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人。

    陈长安下意识的倒退一步,眸光微动,白帝这个时候想见他必然是有事要谈,只是有什么要事一定要在现在谈呢?

    难道是关于妖月秘境?

    心中猜测着,陈长安抬头道:“好,我去!”

    牡丹娘娘笑而转身。

    陈长安看了一眼李周,道:“你先带青鱼回去!”

    李周点了点头,拍着胸膛道:“放心!”

    姬青鱼有些不舍的站在原地,她的脸上白纱遮住了双目,但她却似能看得见一般,看着陈长安离开的方向。

    陈长安跟着牡丹娘娘绕过白帝殿,朝着一条羊肠小道走去。

    昏暗的天幕下,依稀能看见小道两侧所栽种的灵药。

    以陈长安的感知并不难法相,这羊肠小道的两侧都栽种着大量的高阶灵药,最次等的都是五阶灵药,向着小道深处走去,甚至有七阶乃至八阶的顶级灵药在两侧生长着。

    白帝不愧为雪老城之主,单单这白帝宫内所栽种的灵药就超过了不知道多少宗派的灵药储备了。

    羊肠小道的尽头是一扇木窗,窗沿上一株吊兰后有一盏青铜灯散发着光线,离开窗口之后,消失之前微微有些变形。

    这说明着那里有着某种力量干预了光线。

    牡丹娘娘停在了窗口之外,她那在黑夜中仍然泛着淡淡葱白的玉手朝着窗户缓缓伸去,果不其然在窗沿一寸左右被一股无形的屏障阻挡而住,一圈圈无形的涟漪在窗前荡漾出点点微弱的光晕。

    白帝宫深处最高的阁楼内,静坐檀木书桌前的白帝微微蹙眉,伸手拿起一侧刚刚泡好的一杯上等舌雀茶,轻轻抿了一口。

    木窗前的屏障悄然消失。

    那形态端庄的牡丹娘娘竟是手扶着那窗沿,从那木窗口子怕了进去。

    没有了那道无形的屏障,陈长安更加清晰的看到窗内的景象,那昏暗的甬道口,他不知道用狗洞来形容还是用地道更为恰当。

    “我一定要从这里进去?”

    陈长安看着站在窗里头猫着身子,气质全无的牡丹娘娘,下意识的嘴角一动,便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牡丹娘娘美眸含笑,看着陈长安,道:“如果你现在想走的话,明天白帝城外的阳春江底应该会多一具尸体!”

    陈长安身体微微一僵,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好吧,只要能够见到白帝,我想就算是真正的狗洞我都会钻!”陈长安无奈的爬上了那个窗户。

    等到陈长安完全进入窗内,他和那牡丹娘娘的身体几乎是挨在一起的,一个甬道口连两个成人的身体都容纳不了,足以可见这个甬道口与狗洞可能只是多了一扇窗户的差别。

    当然,此刻的陈长安呼吸微微有些紧张。

    不只是因为甬道内的光芒太过昏暗的原因,更是因为身旁这位白帝大人的妹妹的身子正挨着自己,一股怪异的气氛蔓延在这矮小的空间之中。

    牡丹娘娘回身关好木窗,而后回头美眸朝着陈长安微微一眨,道:“我美么?”

    陈长安平复下心境,道:“我觉得还是去见白帝大人要更重要一些!”

    牡丹娘娘闻言轻哼一声,而后挤过陈长安的身子,朝着地道深处而去。

    “这条地道是白帝小时候钻过的,整个雪老城知道这里的不超过十人,能走这里的不超过五指之数!”

    “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感到荣幸是么?”

    “嗯,你的确应该,白家现任的传人儿时的时候住在白帝宫,他找到这条地道的时候想要进去,但被白帝赶了出去,甚至直接请出了白帝宫,这条道对于白帝而言,不是一般人可以走的。”

    陈长安沉默片刻,道:“你是在告诉我说,白帝很看重我?”

    “不是,我只是觉得哥哥他太把你当回事了!”

    牡丹娘娘迈步走到这条地道的尽头,而后一转身,竟然消失在了视界之中。

    陈长安愣了一下,连忙追上去,见一侧竟是有一条石梯,约莫有十丈甚至更高,消失的牡丹娘娘俨然便在石梯之上。

    他刚登上石梯的第一阶,竟是瞬间感觉一股巨大的压力降临在身上,而后体内的灵力包括道意和法相竟是瞬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隔绝。

    一时之间,他似乎只能以肉体在承受着虚空之中压力。

    他向上走了两步,感觉到那股压力逐渐增大,于是乎叹了口气,道:“你说得对,白帝大人太把我当回事了!”

    牡丹娘娘停下脚步,道:“你在想回去么?”

    陈长安道:“不,我在想刚才为什么不拒绝你,见白帝我可以明天或者后天,踏着白帝殿上宽大平整的青砖,昂首挺胸的去见他,何必趁着夜色来这条鸟不拉屎的地道走这么一条不是寻常人能走的路去见他。”

    牡丹娘娘道:“你现在可以选择回去,安全的那种!”

    陈长安体顿了一下,而后又向上迈了一步,道:“如果你在甬道口的时候跟我说我一定会欣然接受,但既然都已经钻了,我要是再不走到头未免太对不起我那放下的尊严了吧!”

    牡丹娘娘听着陈长安的话语,美眸之中闪过一抹波动,嘴角勾起弧笑道:“那就好好加油吧!”

    话落瞬间,她的身影一闪,竟是从石梯之上消失了。

    如她在白帝殿外凭空出现时一般无二,此刻她是凭空消失。

    陈长安看了一眼,只是叹了一口气,道:“世俗人说不能指望女人共患难,现在看来,指望女妖精也不行!”

    叹息之后,他便抬头望了一眼尽头,而后又全力的向上爬了起来。

    好在他的肉身就是本命物,经受过天魔经以及彼岸花道意的洗礼,这点压力对于他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九百九十八阶!

    九百九十九阶!

    陈长安踩在了石梯的最后一阶,刹那之间他身上的压力全部消失,被汗水模糊的眼眸缓缓变得清晰,他看到了一扇木门,就建在石梯之前。

    “咳!咳!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