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北国谍影 > 第四十一章 晋升嘉奖
    晚上八点,城市又恢复了安静,而在聚文书馆的内堂房间里,第三情报组的成员们都已经到齐。

    和往常的程序一样,小组成员开始向组长丁明睿汇报这段时间以来的工作情况。

    只不过除了许诚言和计云有锄奸任务之外,其它小组成员的任务都是待机蛰伏,谈不上什么工作进展。

    倒是张志远汇报了一个新的情况,他眼眉上扬,表情颇有些神秘的说道:“组长,今天警察局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丁明睿闻言,立时打起精神。

    张志远回到太原之后,通过家中的关系顺利打入了太原警察总局,凭借着父亲是商会会长的关系,就在治安科做一个挂名的小股长。

    这段时间以来警察局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能够及时反馈到情报组,这让丁明睿对张志远的情报工作很是重视。

    “原太原站的叛徒,卢明志和他的两名手下,邓辉和严高义,这三个人今天早上突然离奇失踪,整个警察局上上下下都传遍了,都说这三个人被我们军统给锄奸了。”

    说到这里,他抬头望了望对面坐着的许诚言和计云,意思很明白,这三个叛徒都是上了锄奸名单的人,十有八九就是眼前这两位学长出的手。

    丁明睿和时玉山也是反应过来,随着他把目光转向了许诚言和计云。

    可是让他们奇怪的是,对面的两个人也是一脸惊讶的表情,几双眼睛愕然对视,显然对这个消息也是很意外。

    许诚言和计云刚开始听到张志远汇报时,还面带微笑,镇定自若,可是当听到连邓辉和严高义都一起失踪的时候,一下子也有些懵了,这两人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动手,怎么会和卢明志一起失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丁明睿奇怪的问道:“难道不是你们干的?”

    目前太原站行动队已经损失殆尽,剩下的都是情报组特工,而在这些情报特工中,称得上行动好手的,也就那么三两个,除了许诚言二人,还有谁?

    计云听到丁明睿询问,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但很快又点了点头,这让其他人更迷糊了。

    许诚言见状不禁有些好笑,忍不住开口说道:“卢明志确实是我们杀的,不过不是在今天,而是在昨天晚上,可是邓辉和严高义这两个人,我们还没有来得及下手,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说到这里,他转看向张志远,说道:“志远,你把今天警察局里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一说。”

    其他三人一听才明白过来,这件事果然是他们做的,只不过中间显然出了一些意外。

    张志远当即点头,把今天白天在警察局发生的一切,详细的汇报了一遍。

    原来就在今天上午,局长牛兴发再次召见卢明志和刘卫林等人,催促寻找被抢走的公文包一事,可是迟迟不见卢明志的身影,派人查找之后,竟然发现,不止是卢明志,就连一向和他形影不离的两名手下也不见了踪迹。

    之后问遍了警察局的所有人,包括刑侦科科长周泰清等人,结果没有任何一人知道他们的下落,紧接着又派人去往他们的住所查看,更是空无一人。

    这一下,牛兴发知道问题严重了,他虽说也看不上这些叛徒,早就有心把他们扫地出门,赶出警察局,可现在三个活生生的大活人不见了,对上对下总要有个交代,尤其是要向特高课交代,于是立刻下令警察局所有人员出动,查找卢明志三人的下落,但是找了一整天,也没有任何结果。

    这一下,顿时在警察局内部引起了一场风波,再结合之前发生的一连串的事件,众人议论纷纷,都说这三个人是被军统特工找上了门,只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把事情叙述清楚之后,张志远接着说道:“大家都说这三个人已经被害,可是就在两个小时前,局长牛兴发突然下令抓捕了刑侦科科长周泰清和他的两名手下。”

    “为什么?”丁明睿急声问道。

    “因为他怀疑卢明志等人是私自潜逃,为防万一,于是干脆把剩下的三个叛徒也抓了起来,目前已经交给特高课处置,后续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屋子里一下安静了下来,目光都集中到了许诚言二人的身上。

    许诚言摊了摊手,轻咳了一声,开口说道:“我们昨天晚上伺机对卢明志下了手,也的确是有意将他的死,伪造成失踪甚至是潜逃的假象,只是邓辉和严高义这两个人为什么也不见踪迹,这还需要查证,之后我会向站长详细汇报情况。”

    他话中之意很清楚,清除卢明志的任务,是他向老师楚光济申请的,所以具体的行动细节,他不用向丁明睿做出解释,在这里就不能细说了。

    其他人一听就明白过来,一时都不再多说,丁明睿暗自叹气,不过他很清楚,今天之后,许诚言就是他的上司了,自己更没有必要纠结这些事情,于是点头说道:“好,这件事情暂时告一段落,等一会,你就可以直接向站长汇报。”

    “站长?”

    “站长也要来这里?”

    张志远和时玉山都是一愣,今天通知聚会,丁明睿并没有提前告知具体内容,没有想到,他们的老师,站长楚光济也会亲自到场。

    丁明睿处事谨慎,绝不会提前透漏站长的行踪,如果出了问题,可就是天大的麻烦,直到此时,才把具体内容告知,他轻轻敲了敲桌子,郑重说道:“今天的聚会,站长会亲自主持,主要是宣布对我们第三情报组的嘉奖,当然,主要是对诚言和计云的嘉奖令。”

    此言一出,许诚言和计云虽然早有猜测,也是欣喜万分,这一刻他们期待已久。

    就是张志远和时玉山也是欢欣鼓舞,他们自从来到太原之后,因为上下隔了好几个级别,一直没有见到老师楚光济,没想到今天突然就有了这个机会。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有节奏的敲门声,丁明睿示意众人安静,自己起身走了出去。

    张志远看着丁明睿离去,一下子就活跃了起来,忍不住低声向许诚言问道:“学长,这次你们刺杀吉冈正雄,立下大功,不知道局总部会有什么嘉奖?最少也要再升一级吧?”

    他们不同于许诚言二人,资历尚浅,对组长丁明睿心存敬畏,平时见面不敢多言,但是对自己的两个上过战场,一直战斗在一线的学长,确实是由衷的敬佩,时时以他们为榜样。

    时玉山也是一脸的兴奋,说道:“这是一定的,能成功刺杀吉冈正雄,这是多大的功劳,升一级军衔算什么?绝无问题!”

    许诚言和计云都是会心一笑,这两位学弟都以为此次嘉奖只是为了吉冈正雄的缘故,其实并不知道,他们最大的功劳并不止于此,只是因为中条山战局事关重大,对于他们获取东部战区军情泄露一事,要严格保密,除了当事人,也只有站长楚光济和情报处长曹瑞安知晓,就是对丁明睿,也都是绝口不提,更何况是张志远这样的情报员。

    很快,房门再次推开,楚光济和曹瑞安一前一后走了进来,屋子里的众人起身立正,恭迎老师的到来。

    “都坐吧!今天也是我们师生相见,不用拘束!”

    楚光济特意上前拍了拍张志远和时玉山的肩膀,对这两个一直没有见面的学生温言安慰,让两个人都激动不已。

    众人依次落座,楚光济看着眼前众人,都是自己的得意门生,也是自己压箱底的嫡系人马,心中颇为欣慰。

    “时间紧张,我们就不啰嗦了,长话短说!”

    说完示意曹瑞安,曹瑞安随即取出一份电文,先开口说道:“今天站长亲临,主要是为了宣布一份嘉奖令,这是局总部发来的电文。”

    众人立刻起身立正,挺直了身板,听候指令。

    曹瑞安抬眼看了一眼众人,接着展开电文,神色严肃,念道:“来电获悉,太原站初临敌后,处置得宜,窥此良机,斩首敌酋,截获重大军情,挽狂澜于既倒,立赫赫之战功!

    你部宜再接再励,协助前方战事,破悉敌方之虚实,彻底打击其情报战线为要!

    另!蝰蛇蝮蛇,奋勇激进,功勋卓著,初闻则惊,即思且喜,吾心甚慰,望知难而进,再建新功,竟光复大业,切切于心,以全师生之谊,不负青浦精神!”

    这份电文不长,短短时间念完,可是其中的内容却是震惊四座,让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是心头剧震,一时之间竟然忘了回应。

    听电文的口气,竟然是局座亲自拟定的,在前一部分里,还使用了“挽狂澜于既倒,立赫赫之战功!”这样的话语,激赏赞誉之情溢于言表,可见其心,这在以前的工作电文里,还从未有过先例。

    到这个时候,丁明睿等人这才知道,这次的嘉奖令里,刺杀吉冈正雄只是其中之一,“截获重大军情”才是重中之重,也不知许诚言二人到底是截获了什么样的情报,才值得让局座如此的夸奖?

    想到这里,他们都把目光看向了许诚言和计云,心中惊疑不定。

    至于后一部分内容,就更了不得的,都是有关许诚言二人,局座直接以师长的口吻谆谆教导,表达了赞赏欣喜之意,还着重提到“青浦精神”,显然这是对许诚言和计云有着深入的了解,可见局座对二人的重视程度,绝对是荣誉加身,简在帝心,这以后的前途光明,可想而知。

    就是楚光济刚一接到电文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没想到许诚言二人竟然这么入局座的眼,也是与有荣焉。

    至于当事人的心情,自然是可想而知,许诚言的城府深沉,还不显于色,可是计云只觉一股热血上涌,已经是满脸通红,嘴唇抖了抖,却不知要说些什么。

    许诚言和计云并排而立,沉声说道:“主任教导,我等谨记,定恪尽职守,兢兢业业,再建新功!”

    这也是军中规律,下属领受上峰嘉奖的必要程序。

    看到许诚言泰然自若的表现,楚光济暗自点头,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还有最后一项,局总部特意嘉奖,许诚言中尉,计云中尉因功晋升陆军上尉军衔。

    同时,为表彰其功,申报统战部批准,特授予许诚言上尉,三等云麾勋章,授计云上尉,三等云麾勋章!”

    果然是授勋!许诚言和计云相视一眼,满眼都是惊喜之色,之前的猜测果然不错,局总部也觉得尉级军衔的晋升,根本不足以筹其功,于是再进一步,竟然向统战部申请了三级云麾勋章,也绝对算得上是高度重视了。

    计云这个时候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只这一刻,他觉得之前所有的牺牲和努力都是值得的。

    “为国为民,但有驱使,我等万死不辞!”

    就是许诚言也再没有之前的矜持,语气诚恳的向楚光济恭敬一礼,郑重的说道:“都是老师的栽培,学生铭记于心!”

    “是党国的栽培,也是你们自己的努力,不用太过谦虚!”对于许诚言的表现,楚光济是满意至极,脸上泛起和煦的笑容,他挥手示意两个人坐下,“勋章交由密档处存放,等你们回到重庆后领取!”

    太原身处敌后,勋章这样的要紧物品,自然不可能送达,许诚言和计云在重庆又没有亲属,所以只能在总部存放,留待后取。

    这一番过场走下来,余下的人都是眼花缭乱,尤其是张志远和时玉山,眼见两位学长受此殊荣,眼中满满都是羡慕,双手握拳,全是殷殷期盼之色。

    这个时候,楚光济再次说道:“还要宣布一件事!”

    他的语气顿了顿,目光扫向了许诚言和丁明睿,这才接着说道:“鉴于诚言的突出表现,我考虑再三,决定对你们第三情报组的工作进行一些调整,从今天起,第三情报组组长的职务,由许诚言担任,明睿,你经验丰富,要辅助他的工作,不要让我失望!”

    许诚言闻言一愣,他知道随着这次的晋升,楚光济肯定会提升自己的职务,按照他的猜想,丁明睿肯定会被调离,以免他心有不满,掣肘自己的工作。

    可是没有想到,丁明睿竟然还留在第三情报组,他赶紧看向一旁的丁明睿,却见他神情自若,毫无半点意外之色,显然是早有准备的,也不知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