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北国谍影 > 第四十五章 惊闻故人
    许诚言的求职过程非常顺利,高桥哲夫对许诚言的评价极高,直接拍板定了下来。

    许诚言此时也是躬身一礼,口中用流利的日语回答道:“多谢高桥先生,以后请您多多关照!”

    听着许诚言的日语口音竟然是关西腔调,高桥哲夫更是眼睛一亮。

    在日本,关西地区自古以来都是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最顶级的门阀贵族都是出自关西,有身份有历史的名门望族,都是以说关西腔为荣,一向都是日本主流。

    高层人士都以关西腔为常用语,上行下效,日本国民也就竞相学习和模仿关西口音,只是因为关西腔保留很多日本的古语口音,学习起来,难度不小,所以很多日本人的关西口音也并不纯正。

    可是高桥哲夫在许诚言的发音里,完全听不出任何问题,如果不是知道许诚言的身份,此时还以为是一位出身关西的日本人在说话一般。

    “诚言君,你的日语口音非常纯正,不知道是从哪里学习的?”

    知道许诚言的口语没有问题,高桥哲夫干脆就以日语交流。

    而许诚言也以日语应对如流,从容回答道:“多年前,家父有心让我去日本留学,为此专门聘请了一位日本老师教授我日语,我一共学习了两年的时间,可是后来中日冲突爆发,局势突变,留学一事就未能成行。”

    “哦!是这样,真是太可惜了!”高桥哲夫惋惜的摇了摇头。

    “是啊,我的老师也非常惋惜,也是因为这次变故,他不得不离开了山西,我的日语有这样的基础,全靠老师的教导,这些年总算还没有丢下。”

    许诚言口中多次提到他的日语老师,也是为了让高桥哲夫多一些认同感,拉近彼此的距离。

    这倒让高桥哲夫升起了一丝兴趣,忍不住问道:“你的日语老师是关西人?他的姓名是?”

    “吉野卫门,老师是奈良人,所以说的一口的关西腔!”

    奈良是日本有名的古都之一,在历史上曾被称为“大和国”,西接大阪府,南接和歌山县,北连京都府,属于日本地域中的近畿地方,这里的人当然说的一口关西腔。

    “吉野卫门?你是吉野学长的学生?”高桥哲夫忍不住失声说道,眼中充满了惊疑之色。

    他这句话一出口,倒让许诚言吃了一惊,没有想到,高桥哲夫竟然和自己的日语老师吉野卫门是旧识,不禁诧异的问道:“您认识吉野老师?”

    “不仅认识,吉野君还是我的学长。”高桥哲夫此时面带兴奋之色,忍不住搓了搓双手,又一把挽住许诚言的手臂,“真是太巧了,没想到还是故人,来,你和我好好说一说经过!”

    高桥哲夫此时的态度马上就热情了许多,与之前完全不一样了,从谨慎矜持到亲切和蔼,这的巨大的转变让许诚言大为惊喜。

    其实许诚言并不知道的是,他的日本老师吉野卫门的身份并不简单,此人毕业于上海东亚同文书院,这所学校也是日本在中国设立最早的间谍学院。

    东亚同文书院,始建于本世纪初年,校址就在上海,开始是打着增进中日亲善的幌子,顶着教育机构的名义而进行的,但从始至终,都是日本方面搜集中国情报,培养新生力量的间谍机构。

    所招收的成员都是日本青少年,他们在这所学校里学习汉语,汉文学,研究中国的军事政治,在几十年间,东亚同文书院培养了大量的所谓“中国通“,通过旅行等各种手段对中国进行全面的立体式调查,还组织师生奔赴中国各地,先后有五千余人参与这项工作,旅行线路多达七百余条,遍及除西藏以外的中国所有省区,这实际上是在为日本政府的侵略做前期准备工作。

    书院的学生毕业之后,有半数都会留在中国,服务于各地各级日本侵华机关或伪政权当中,遍布中国东北,华北,华中,华南各地,职业也各有不同,有政府官员,文人学者,随军翻译、报社记者等等,但基本上都服务日本各大部门的情报机构,都有情报人员的背景,成为日本潜伏在中国的情报人员中的重要力量。

    而吉野卫门和高桥哲夫都是这所间谍学校的早期学员之一。不过吉野卫门要高出高桥哲夫几届,按理说两个人之间并没有什么联系。

    可是吉野卫门和高桥哲夫不同,他在东亚同文书院的同窗中是名声卓著,地位远在高桥哲夫这样的普通学员之上。

    当初吉野卫门毕业后并没有回国,也没有加入任何政府组织,而是孤身一路北上,进入中国北方地区活动。

    他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在中国北方各地进行实地调查,著有《中国旅行志》《北国通商综览》等重要书籍,从不同视角展示了近代中国北方的风土气候,农工商业,金融,运输,交通等状况。

    这些成就让他在日本学术界和情报界都享誉盛名,不仅是研究中国问题的著名学者,还被情报界称为继浦敬一之后的又一位楷模,素有“苦行僧”之称。

    所以作为学弟的高桥哲夫,一直以来都对这位学长极为推崇,迫切的想了解吉野卫门的事迹往事。

    许诚言和吉野卫门学习的时候正值少年,对这位日本老师了解不多,只是觉得这位老师和蔼可亲,知识渊博,是一位可敬的长者,师生二人颇为相得。

    此时看到高桥哲夫这番作态,心中也是有所猜疑,难道自己的日语老师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高桥哲夫亲手为许诚言沏了一杯热茶,放在他的面前,态度亲厚有加,二人再次落座,再三催促许诚言,为他讲述吉野卫门的往事。

    接下来从许诚言叙述中,他也逐步了解了当时的一些情况。

    原来当时吉野卫门在晋南地区进行考察期间,敏锐的观察到晋南的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中日一旦开战,这里将是日军西进和南下的必经之路,为此他选择在许诚言的家乡夏县落脚,对晋南地区进行进一步的实地考察。

    考察期间,他就应聘于许家,在闲暇时间教授许诚言的日语,顺便赚取一定的经费,支持他继续在北方的调查活动,这期间的时间长达两年,直到“九一八”事变,中日局势突变,中国国民对日本人大为排斥,吉野卫门的调查活动受阻,无奈之下,这才离开了山西。

    听着许诚言的叙述,高桥哲夫口中连声赞叹,感慨的说道:“四年前,我曾经在天津拜见过吉野学长,只是当时的见面太过匆忙,学长琐事缠身,没有来得及深谈,一直非常遗憾,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学长一面。”

    说完,连连摇头,一脸的惋惜。

    许诚言没想到高桥哲夫对吉野卫门如此推崇,还在话语中引用了“拜见”一词,从高桥哲夫的表现出来的态度来看,自己的这位日语老师,在日本人中,一定具有相当的地位。

    此时他也是一脸期盼的说道:“真是太意外了,吉野老师原来去了天津,我之前一直没有老师的消息,心中非常挂念,不知道高桥先生,能不能帮我查一查老师的具体住址,我想给老师写一封信问候平安,以解思念之情。”

    “当然没有问题,我尽快查一查,只是吉野学长向来是闲云野鹤般的人物,这需要时间打听,一有消息我就会告诉你。”高桥哲夫自然爽快的答应下来。

    一番谈话下来,他已经对许诚言颇为看重,俨然是自己人一般,其实吉野卫门的地位远远高于高桥哲夫,当初在天津上门拜见,也只是吉野卫门看在同窗的原因,这才拔冗一见,两者根本没有什么进一步的关系。

    只是高桥哲夫极为推崇吉野卫门,一心想能够和这位学长多一些联系,对他的前途也是大为有益,许诚言的出现,显然就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接下来高桥哲夫亲自带着许诚言去往人事部门办理入职手续,这让人事部门的办事人员大吃一惊。

    作为新民报社高层之一的高桥哲夫,给人的印象一向严肃,不苟言笑,可是对这个刚入职的中国青年却是一改常态,亲切和蔼,如沐春风,俨然如自家人一般,也不知道这个青年到底是什么来头?

    在高桥哲夫的催促下,入职手续办理的很快,到了最后一项,办事人员将手中的表格递给许诚言,和声说道:“许先生,请在这里填上你的履历材料,之后调查科会核查属实,我们这边会尽快制作好记者证……”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旁的人事主管一把拨开,就是高桥哲夫也是没好气的撇了这个办事人员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不悦。

    这个没眼色的蠢货!人事主管暗骂了一声,转身向高桥哲夫微微颔首行礼,赔笑道:“这些程序是比较繁琐,其实不过是走个过场,对于许先生,当然要一切从简。”

    要知道高桥哲夫的出身和资历在新民会里都是数得上的人物,就是总编江口直仁对这位副手也是礼敬三分,在报社里极有威信,能够亲自陪同这位新职员办理入职手续,自然是极有来头的,身份和履历方面肯定是没有问题,他哪里还会多事!

    高桥哲夫看到人事主管懂事,这才轻哼了一声,转头看向许诚言,温言说道:“诚言,新民报社不同一般报社,所有入职的人员都要核实履历和背景,以防止有不轨分子混入,也是防患未然,不过你是吉野学长的学生,这些都不必在意。”

    高桥哲夫也是担心人事部门多事刁难,搞出不愉快的事情,所以才亲自陪同,这些程序尽数省略,其实真要是核实许诚言的身份,只要之后和吉野卫门联系上,就可以查证,没有必要走这些繁琐的程序,让许诚言不快。

    许诚言虽然也不惧调查,他的身份都是真实的,不过既然是调查,也难保不出意外,能省去这道手续,也能少了一分风险,自然是最好。

    他当即微微颔首,躬身一礼,说道:“一切都要多谢您的关照了!”

    高桥哲夫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人事主管吩咐道:“马上办理记者证,今天就正式入职,还有,这个月的薪水要做全,一会提前发给诚言君。”

    这个月已经到了月底,按理说许诚言刚刚入职,不应该有这个月的薪水,可高桥哲夫看许诚言的衣着拮据,猜测经济上并不宽裕,这才特意补贴。

    “嗨依,我马上办理!”人事主管当然欣然领命,并亲自将许诚言带来的照片仔细贴在新制作的记者证上,自己进入里面的套间,掏出钥匙打开保险柜,从里面里取出专用的钢印,在证件上用力制压成型,然后交给许诚言,入职手续算是办理完毕。

    按照正常的程序,记者证件应该在调查科审核完毕之后,一切确认无误,才可以颁发给记者本人,但是现在,这个程序直接跳过去了。

    高桥哲夫又带着许诚言来到了报社大楼的二层,指着一个办公室,说道:“你以后就在时政部工作,这个部门是报社最要紧的部门,由我直接负责,一般人是不能入职的。”

    许诚言赶紧点头称是,他抬头看了看办公室上面的牌子,上面写着“时政新闻部”几个字。

    推开房门,这是一个大型办公室,空间很大,整齐摆放着八张办公桌,有五六个记者正在处理工作,看到高桥哲夫进来,赶紧起身,躬身行礼。

    “主编!”

    “高桥先生!”

    ……

    高桥哲夫微微点头,回身指着江博文,介绍道:“这位是许诚言,你们的新同事,以后就在我们时政部工作了。”

    说到这里,又手指着一个身材有些肥胖,戴着眼镜,大概三十岁出头的男子,吩咐道:“思南,你给诚言介绍一下情况。”

    说完又对许诚言介绍道:“白思南,是我从天津带过来的,人很不错,有什么不懂的事情,你都可以问他。”

    听名字,这是一个中国人,再听语气,应该是高桥哲夫的亲信,许诚言一听,赶紧向白思南点头示意,说道:“那就有劳白先生了。”

    白思南显然是一个机灵的角色,一看许诚言是高桥哲夫亲自带过来的人,不仅态度和蔼,而且还特意安排自己招待,自然不是一般的关系,当即连连摆手,殷勤的说道:“客气了,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随叫随到,随叫随到!”

    屋子里的其他记者也是知趣之人,察言观色就知道个大概,也纷纷上前凑趣客套几句,都说只要需要,尽可不用客气云云。

    这几个记者里面还有两个是日本人,也都表露出足够的善意,这让高桥哲夫微微点头。

    时政部里有日本记者,他担心这些人依仗身份,欺负许诚言这个新人,所以亲自来送许诚言来入职,就是要达到这样的效果。

    目的达到,高桥哲夫也就不再耽搁,又温言嘱咐了许诚言几句,这才转身离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