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北国谍影 > 第八十九章 开始行动
    第二天,许诚言又开始了监视潘毓贵的行动,不过这一次他已经有所计划,行动也更有针对性。

    潘毓贵这段时间以来的行动轨迹很简单,除了居住的府邸,就是只有在市公署上班,如果他要购买大亨牌香烟,购买的地点不会离的太远。

    于是他开始在潘毓贵的府邸,还有工作的市公署附近摸查了一遍,看一看有多少售卖大亨牌香烟的商铺,他要从中选择出最适合的投毒地点。

    这件事并不难办,因为大亨牌是少见的高档香烟,远比一般香烟价格昂贵许多,普通人根本消费不起,而小商小贩都是小本经营,压不起这么贵的货物,所以都没有进货。

    许诚言寻了一圈,在自己划定的范围内,找到了四家售卖大亨牌香烟的地点。

    第一个,是潘毓贵府邸附近的贸易行,这里因为是高档住宅区,居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贸易行配套设施规模也很大,可以买到这个档次的高级香烟。

    第二个,也是在潘毓贵府邸附近不远,有一个法国人开设的高级酒吧,里面各种高档的烟酒饮料一应俱全,当然也有大亨牌香烟供应。

    第三个,是市公署附近的日本海军俱乐部,这里也供应高档香烟,但是并不对外供应。

    第四个,是天津市公署大门附近的一家百货商铺,规模不小,售卖香烟的种类繁多,其中也售卖大亨牌香烟,这也是距离市公署大门最近的购买地点。

    不过根据这些天的监视情况看,许诚言并没有发现潘毓贵亲自去过这四个地点,也就是说,他应该是通过自己的下属或者是家人购买香烟。

    可是之前许诚言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潘毓贵的身上,对他身边的人,并没有过多留意,或者说他是分身乏术,很难兼顾其他目标。

    接下来,他就要把注意力放在潘毓贵身边的人身上,看一看潘毓贵到底是通过谁来购买香烟,然后再确定购买地点。

    翌日下午,在市公署大门附近的咖啡馆里,许诚言又换了一身装束,容貌也作了伪装,坐在玻璃窗旁的座位上,继续盯守着市公署的大门。

    直到下午四时左右,许诚言终于等到了他要寻找的目标,一个三十多岁,身着西装,戴着眼镜的男子走出了市公署大门。

    在监视的这些天里,此人一直跟随在潘毓贵的身边,出入都不离身,一定是潘毓贵最亲近的随员之一。

    不过即便是潘毓贵的随员,也不能确认他就是替潘书贵购买香烟的人,这还需要进一步确认。

    许诚言起身出了咖啡馆,跟在这个眼镜男子的身后,果然就见他朝着百货商铺的方向走去。

    看着此人进入百货商铺,许诚言赶紧尾随而入,商铺的铺面很大,长长的一溜柜台,最里面的两节柜台就是烟草专柜。

    眼镜男子直接来到柜台前,对店员说道:“拿两包大亨。”

    许诚言在他身后不远处凝神静听,一听到“大亨”二字,心中暗喜,于是他不再留在商铺里,转身出了门,在附近守着,很快就看到眼镜男子走出了商铺。

    此时许诚言手里拿着一根香烟,将礼帽斜戴,遮住半张脸,待这位眼镜男子走到身前的时候,上前一步。

    “先生,借个火?”

    说话之间,他的目光扫过对方的右手,还有手里拿着的两盒香烟,正是大亨牌!

    “对不起,我不吸烟!”

    眼镜男子一怔,扫了一眼许诚言,嘴里随口一说,脚步没有半点停留,就快步离开。

    许诚言看着眼镜男子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就在刚才短短的瞬间,他再次确认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两盒大亨牌香烟,确实是替潘毓贵购买的。

    首先是吸烟的人,就算是身上没有香烟,但还是会带着点烟的洋火或者打火机,可许诚言向眼镜男子借火的时候,对方直接说明自己不吸烟,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一般来说,吸烟的人是不会拒绝这样的要求,因为他们平时也难免会有遇到抽烟无火的情况,也会求助于人,所以将心比心,通常都会大方的借出。

    当然,不愿意借火的情况也是存在的,毕竟人有万种,种种不同,也许这个眼镜男子平时待人接物并不友善,就是不愿意借火给别人,也是可能的。

    不过许诚言还观察到一点,那就是长期吸烟的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因为长时间持烟,指甲和指端会有被烟熏变黄的痕迹,可是这个眼镜男的右手手指白皙干净,就证明他并不吸烟,这两盒大亨牌香烟是他买给别人的。

    至于是不是买给潘毓贵?应该不难猜了,除了潘毓贵专门吸食大亨牌香烟之外,那就是除了眼镜男的上司潘毓贵,别人谁还会让眼镜男跑腿买烟,而且还是这样价格贵,档次高的高级香烟。

    综合以上的推理,许诚言确定,眼镜男子手中的大亨牌香烟,就是替潘毓贵购买的。

    信息确认无误,接下来就是做好准备,随时等候对方的出现了。

    当天晚上,宾馆的房间里,许诚言将白天购买回来的几盒大亨牌香烟,摆放在桌案上。

    他将其中一包香烟从烟盒下方,用细针小心翼翼拆开,从后面取出香烟,一根一根摆放在桌面上,从中选择了一根,拆开后收集烟丝,聚拢在白纸上。

    然后把自己贴身的衬衣脱下来,用针轻轻挑开衣领,露出里面的白色粉末。

    这就是氰化钾,这种毒药在情报界界中非常有名,因为这种毒药的毒性剧烈,只需要几十毫克的微小剂量,就足以让一个成年人毙命当场。

    尤其是它还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那就是见效极快,它可以不经过胃部,只要接触皮肤的伤口或者吸入微量粉末,通过血液或者口腔黏膜,就可以直接吸收,在短短几秒钟之内就可以导致毒发身亡,根本不留给中毒者抢救的时间,所以也被人称之为“闪电毒药”。

    因为以上特点,氰化钾这种毒药被国际情报界广泛采用,情报特工们用来毒杀目标,或者自绝性命,致死率是百分之百,屡试不爽,因此闯下了极大的名头。

    这种毒药在近代又传入中国,现在军统局也有很多人在使用,许诚言离开太原的时候,随身也藏了一份,以备不时之需。

    他将这些氰化钾粉末倒入烟丝当中,慢慢混合在一起,氰化钾受高热会产生剧毒的氰化物气体,一旦吸入,再通过口腔黏液吸收,足以要了潘毓贵的性命。

    美中不足的是,氰化钾的气味中,含有一丝苦杏仁的味道,不过这也不是问题,因为常年吸烟的瘾君子,会被烟气麻痹神经和味蕾,无论是味觉还是嗅觉,都会比常人迟钝很多,像是潘毓贵这种烟瘾极大的老烟枪,很难察觉其中的一点差异。

    接下来就是复原香烟的包装,之前都是简单程序,唯独复原这一环,是重中之重,必须要和拆开时的一模一样,这样才能够瞒得过潘毓贵。

    好在许诚言的动手能力很强,中间花费了许多功夫,用掉手中购买的所有香烟,最终完美的还原了一包。

    因为他手中的氰化钾剂量有限,所以也只制作成功了一根毒烟,不过这也不要紧,这个时期的香烟,一包都是十支装,数量不多,以潘毓贵的烟瘾之大,一天内最少要吸两到三包香烟甚至更多。

    也就是说,一旦掉包成功,这根毒烟最长在两天内,一定会被潘毓贵吸食,要是运气不好,当场就会中标,再说早一点晚一点,也都无所谓。

    接下来的两天里,许诚言和往常一样守候在市公署附近,可是让他失望的是,一直没有等到眼镜男子的出现。

    也许是潘毓贵从别的渠道购买了香烟,或者他之前有准备好的存烟,不过这不要紧,潘毓贵的烟瘾很大,只要有一次在这里购买香烟,就难逃一劫。

    许诚言的耐心极好,他执行许多次这样的任务,有着丰富的行动经验,他感觉的到,现在猎物就在他设好的陷阱边缘徘徊,也许就在下一秒,猎物就会出现在他眼前。

    就在他精心准备,伺机而动的时候,他的目标潘毓贵,却正在办公室里,为刚刚发生的一件事情而恼火。

    几天前,小林光彦替他出手,直接下辣手除掉王恩权,在白逸生的寿宴上送了一份大礼,这让潘毓贵这段时间以来,受的窝囊气一扫而空,说不出的神清气爽。

    后来法租界更是因为这个原因,还限制青帮进入法租界闹事,听说为这件事,驻军司令部和领事馆都是非常恼火,都把白逸生叫过去骂的灰头土脸,大失颜面。

    潘毓贵报了一箭之仇,让青帮吃了闷亏,就算是刘熙明和白逸生等人有心报复,他也不在乎,因为不管对方会如何应对,有一点他很肯定,那就是对方不敢真的对他这位天津市市长下手,毕竟他是日伪政府的高级官员,尤其还是土原敬二的亲信,除非刘熙明和白逸生是想鱼死网破,给自己陪葬,否则不敢乱来。

    可他还是低估了对方报复的决心,就在昨天晚上,自己安排在日租界的两名亲信,刚刚离开租界,就在海河西岸,被人当街袭击,结果是一死一伤,事情的主谋不用多说,自然是白逸生无疑。

    这让潘毓贵刚刚好起来的心情,又郁闷了起来,他暗自决定,这次必须要鼓动特高课出手,彻底解决白逸生,不然纠缠下去,自己那点家底不用多久就会抖落干净,到时候成了光杆司令,什么事也干不成。

    正在思虑之中,手指一痛,这才回过神来,看着手中香烟就要燃尽,便在办公桌上的烟灰缸里捻灭,拿起旁边的香烟盒,却发现烟盒已经空了,不知不觉,一盒香烟又抽完了。

    他一把捏瘪了烟盒,扔在一旁,打开身边的抽屉,可是抽屉里备用的香烟也没有了,顿时眉头一皱,开口喊了一声:“刘秘书!”

    很快,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带着眼镜,相貌斯文的刘秘书快步走了进来。

    “市长,您有什么吩咐?”

    “烟,烟!又没了,不是让你多准备一些吗?”

    刘秘书一听,不禁心中埋怨,你这一根接一根的,我准备多少,也不够你这个大烟枪抽的,嘴里却赶紧答应道:“您稍等,我马上去准备。”

    “快去,快去!”潘毓贵心情本来就不好,没有烟抽就更不耐烦了,挥了挥手示意刘秘书快去。

    刘秘书赶紧退出办公室,下了楼梯,离开办公大楼,等他走出市公署大门的时候,马上引起了许诚言的注意。

    猎物出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