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北国谍影 > 第九十一章 处理危机
    法租界,紧靠着海河西岸的凯特西餐厅二楼,靠近窗口的位置,许诚言看着海河上来来回回穿梭不停的船只,心中不停的思量着。

    今天的行动非常顺利,如果不出意外,也许明天,最多后天的报纸上就会刊登华北日伪政府天津市长潘毓贵的讣告,只是会以什么理由解释潘毓贵的死因,那就不得而知了。

    算起来,自己来天津已经逗留半个月,周世荣交代给自己的任务终于完成,总算是不负所托。

    不过,刺杀华北日伪政府的天津市市长,这绝对是一桩大功,可因为自己是为了还周世荣的人情,不能上报叙功,不免是有些可惜。

    许诚言和计云为了早日出头,不畏艰险,出生入死,这才有了之前的晋升,接下来他们就要面对军旅生涯中最关键的一步,晋升校级军官,正是需要积攒军功的时候,可是却只能眼看着这样的大功从手边溜走,不能算在他的头上,实在是有些不舍。

    不过许诚言到底是拿得起放得下,这个念头只在脑海中一闪,随即便抛在脑后,这次的功劳就算送给周世荣了,以后再找机会就是,他还不至于为此而纠结。

    任务已经完成,接下来他要思考的,就是寻找家人的事情了,天津之行,目前唯一的收获,就是找到了一个已经成了废人的师叔韩昌,从他的口中了解了二十多年前的那桩旧案,那么师父的仇家,青帮头目白逸生,就上了许诚言的黑名单。

    并不是许诚言嗜杀成性,抛开江湖恩怨,谁对谁错不谈,只是单纯从许诚言的角度考虑,这个白逸生也应该尽早除掉,因为白逸生现在已经成为他寻找家人的一个阻碍。

    能不能寻找到家人,师父雷泰是一个关键线索,只要找到雷泰,就能找到家人,退一步说,即便自己的猜想有误,雷泰和家人们不在一起,但也应该能够知晓家人们的去向,距离找到他们也是近了一步。

    可是现在白逸生还在天津,又执掌着偌大的青帮,只要有他在,雷泰就不敢回到家乡,或者说,即便是回来了也不敢公开露面。

    要知道天津是中国北方最大的都市,人口庞大,几近两百多万,又有各国租界的存在,形成国中之国,要想在这样大的都市里寻找雷泰,本来就是大海捞针,希望渺茫,如果再是存心隐藏,那许诚言就更不可能找到他了。

    所以,许诚言决定在临走之前,要把白逸生给解决了,只要此人一死,雷泰就有可能回到天津,万一再去联系许久未见的师弟韩昌,那这样不就是可以联系上自己了吗,这可是一条不能忽视的线索,现在为了寻找家人,哪怕只有一丝希望,都不能放弃。

    再说对白逸生这个人,许诚言也有所了解,在天津卫称霸一方,为恶几十年,天津沦陷后,又投靠日本人,为非作歹,毒害百姓,手中血债累累,像是这种人,就是杀十次,杀百次都不嫌多,完全不用有心理负担。

    许诚言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心中暗下决定,自己的下一个行动目标,就是白逸生了,解决了这个人之后,就马上回北平,向老师吉野卫门辞行,尽快赶回太原。

    就在他浮想联翩之际,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他不禁有些奇怪,掏出怀表看了看,现在已经超过约定时间半个多小时了,可是林光彦仍然没有出现。

    对于林光彦,经过这几次的接触和交流,给许诚言的感觉是相见恨晚,惺惺相惜,尤其是林光彦的学识非常渊博,谈吐也是不凡,很让许诚言为之折服,几次长谈下来,两个人相处的非常不错。

    尽管他对林光彦的身份也曾经有所疑虑,但他绝对不会想到,世上的事就是这么凑巧,自己刚到天津就一见如故的朋友,竟然会是一个日本人,还是特高课的情报组长,日本情报界中颇负盛名的情报官。

    随着时间的继续推移,林光彦依然没有出现,即便以许诚言的耐心,也是等的有些焦急了,会不会发生了什么事情?许诚言隐隐感到一些不妥。

    特高课的审讯室里,小林光彦正怒目而视,被手铐脚链控制在审讯座椅上的潘毓贵。

    这个时候,一名情报官快步走了进来,将一个纸袋递给了小林光彦,汇报道:“组长,经过检验,这半截香烟里含有剧毒氰化钾,课长就是因为吸食了这支香烟,当场毙命!”

    说到这里,这名情报官也转头看向潘毓贵,目光中充满了愤怒。

    小林光彦接过纸袋,从里面取出那半截香烟,又仔细查看了一番,问道:“其他的香烟检查过了吗?”

    “已经检查过了,只有这一支加了剧毒,其他的香烟都没有问题。”

    小林光彦微微点头,来到潘毓贵的面前,将香烟举在他的面前,语气冰冷的问道:“潘市长,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要这么做?”

    铃木英助一死,小林光彦就马上控制了潘毓贵,因为氰化物从中毒到死亡的时间极短,而铃木英助之前接触的物品,就只有这已经抽了一半的香烟,所以小林光彦很快就判断出这是一支毒烟,经过技术组的检验后,也确认了他的判断。

    此时潘毓贵一脸的惊恐,还没有从之前惊变的中缓过神来,他也不知道,铃木英助怎么就突然倒在眼前?

    这时听到小林光彦的询问,立时吓得魂飞魄散,赶紧申辩道:“小林君,请你相信我,我根本不知道这支香烟里有毒,我不知道啊!我怎么会毒害铃木君,我们是多年的好友……”

    说到这里,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目光中的惶恐又多了几分,音调也高了起来,“有人在烟里下了毒,他们是想毒死我,他们是想毒死我啊!”

    小林光彦冷哼了一声,他心思缜密,又机敏过人,是特高课里有数的情报高手,怎么会想不到这一点?

    正如潘毓贵所说,无论从哪一方面,他确实没有任何理由去毒害铃木英助,不仅因为铃木英助和潘毓贵的私交甚好,彼此有多年的交情,还因为二人都是土原敬二的亲信和手下,同属一个阵营,而铃木英助正是潘毓贵背后最坚定的支持者之一。

    除非潘毓贵是得了失心疯,才会干出这么愚蠢的事情,可是事实却摆在眼前,任凭如何推测猜想,也不如亲眼所见,发生在自己眼前的事实。

    “香烟是你带来的,也是你亲手递给课长的,你说是有人要毒害你,可为什么,这一包香烟有十支,你却偏偏挑选了那一支含有剧毒氰化钾的香烟给了课长,这怎么解释?”

    “这,这……”

    小林光彦的一番询问,让潘毓贵顿时无言以对,支支吾吾半天,才解释道:“巧合,这完全是巧合!小林君,请你想一想,毒死铃木君,对我有什么好处?退一万步说,我就是想这么做,也不可能跑到特高课,当着你的面亲自下毒,这不是送死吗?这对我有什么好处?难道我活腻了,想和铃木君同归于尽?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小林光彦闻言,也半晌沉默不语,脑子里飞快的整理着思绪,其实潘毓贵最后程述的理由,才正是他无论如何苦思冥想,也想不通的地方。

    他对潘毓贵的为人是非常了解,此人寡廉鲜耻,贪生怕死,又毫无信仰可言,想要让这种人舍生赴死,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来毒害铃木英助,这比让他相信眼前这头猪是天上下凡的仙女还难。

    可是他左思右想,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一时也拿不定主意,最后凝视潘毓贵,沉声说道:“潘市长,这件事情的后果有多严重,我想你自己是清楚的,现在已经超出了我的职权范围。

    就在刚才,我已经通知了总部,明天一早,老师就会从上海赶来天津,亲自处理此事,有什么要说的,你自己向老师解释吧!

    不过,你既然说是有人在向你下毒,我姑且相信你,你现在告诉我,这包香烟,你是怎么得来的?”

    潘毓贵一听小林光彦这么说,紧绷着的神经顿时一松,他是土原敬二的多年亲信,只要能够有机会当面解释,这条命就算是保了下来了。

    想到这里,他粗重的喘了一口气,戴着手铐的双手抬起,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端正了一下身子,打起精神说道:“是我的随身秘书刘正铭,我平时的一应琐事都是由他打理,这包香烟也是他准备的,对了,还有一包香烟,在我办公室的抽屉里,你可以一并检查。”

    小林光彦不再耽搁,当即说道:“好,我马上追查,不过在此之前,你不能够离开特高课。”

    说完他转身就走,却被潘毓贵叫住:“等一等!”

    “怎么,还有什么事?”

    潘毓贵提醒道:“小林君,如果说有人想要我的命,那肯定就是刘猴子和白老头他们两个。

    现在铃木君都被他们害死了,你可不能再瞻前顾后,要当断则断,万一放跑真凶,你也无法向将军交代。”

    小林光彦一下子回过神来,他看向潘毓贵的眼中,倒是难得透出一丝欣赏之色。

    这个家伙到底是久经官场的老狐狸,脑子活泛的很,事情到底这个地步,就马上想到把事情的调查方向引向自己的对手,这样一来,自己的老师正可以借着铃木课长的死,向本地势力施加压力,好好做一做文章,也许这就是打开僵局的一把钥匙。

    “好,潘市长,你就在这里委屈一晚,我会尽快抓到凶手。”

    小林光彦这句话的语气明显变得温和客气,已经不再有之前的针对和怀疑,这又让潘毓贵心头一松,知道这次算是过了一关。

    小林光彦快步出了审讯室,立刻下达命令:“马上抓捕潘毓贵的秘书刘正铭。”

    说到这里,他又想了想,再次命令道:“行动队全体出动,抓捕青帮头目白逸生,胆敢反抗,格杀勿论!”

    早就随时候命的情报官们齐声领命,立刻出发,进行抓捕。

    小林光彦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座椅上缓了缓神,才突然发现自己身上还穿着西服便装,顿时想起今天约见许诚言的事情。

    “哎呀!”小林光彦一拍额头,顿时失声,今天事发突然,自己忙于处理,竟然这事忘的一干二净了。

    又赶紧抬手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他马上拿起电话,拨打了出去,很快接通了凯特西餐厅的电话,可是询问之下才知道,许诚言久候不至,刚刚离开了西餐厅。

    小林光彦闻言,只能失望的放下电话,心中懊恼不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