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北国谍影 > 第九十二章 土原来津
    许诚言久等小林光彦不至,只好起身离开,出了凯特西餐厅,看着时间还早,便叫来一辆人力车,直接赶往市区。

    他留在天津的时间不多,对于潘毓贵的情况,他只需要在报纸上关注一下就好,一市之长的生死,这样的重要新闻,根本隐瞒不了,就用不着他耽误工夫了,他现在要做的,是尽快解决白逸生。

    只略微打听了一下,许诚言便来到了南城的一处大院前,这里就是白逸生的住处。

    白家大院的院墙又高又长,可见住宅的面积和规模,在市区里也是少见,大门前空出一大片青砖平地,停着几辆轿车,还有十几名青帮弟子就在附近巡视,周围过往的行人都是远远避开,生怕惹上是非。

    许诚言在周围转了一圈,查看了一番地形,最后选择了附近的一个茶楼作为监视点,他准备用几天的时间来摸清白逸生的行踪和作息,这是行动前的基本功课。

    选了一个可以观察到白家大门的座位,可是刚刚坐下来,还没有来得及招呼伙计要茶水,就听见外面街道上一阵嘈杂之声。

    紧接着一队军车快速驶进街道,行人纷纷躲避,茶楼里的茶客们都起身凑到近前观看,许诚言也来到窗口处,只见这队军车横冲直撞,直接开到了白家大院门口前,车辆刚刚停稳,就跳下来一群全副武装的日本士兵,将白家大门堵了严实。

    这时在白家门外巡视的青帮弟子们,被这个突发的情况搞得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是好,怔怔的看着不敢上前。

    为首的几名日本军官一挥手,军士们一拥而上,踹开大门冲了进去,很快宅院里面就传出了一阵哭喊叫嚷之声。

    不多时,就押着几名男子出了大门,为首的一人正是白逸生。

    此时白逸生还在努力挣扎,想要和日本军官解释什么,可是没说两句,却被为首的日本军官劈头盖脸狠狠抽了几个耳光,顿时打的满脸是血,然后被一脚踹倒在地,好半天爬不起来。

    这一情景,让远远观看的众人们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什么时候投靠日本人为虎作伥,称霸天津卫几十年的白老头,竟然也会如此狼狈,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军官的命令下,军士们把白逸生和几名青帮头目都推上了后面的卡车,随即呼啸而去。

    这时周围看热闹的人群越来越多,已经把街道挤的满满当当,直到日本军车离开,这才像是开了闸的河水,纷纷议论起来。

    “看见了吗?白老头,那可是白老头,竟然被日本人抓了,那家伙跟日本人好的都能穿一条裤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肯定是出大事了,不然白老头是什么人物,还能被抓了?”

    也有畏惧白逸生几十年积威的,在一旁小声嘀咕道:“别着急,白爷在天津卫兜得转,玩得开,这几十年了,什么时候见他栽过跟头?信不信我敢打赌,两天就出来!”

    这时就在许诚言的身边,也有几名茶客都把目光看向其中一个年长的老者,“四爷,您见多识广,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这位老者手捻着胡须,怔怔的想了半晌,也是有些拿不准,摇头道:“这白老头几十年坏事做尽,也没见他少一根汗毛,要我说,还是得罪什么大人物了。”

    “什么大人物?天津卫还有谁比的上白老头威风?”

    “日本人呗!还能有谁?”

    “那可说不准,听说他在法租界里吃了大亏,过寿的那天,王老六被人从惠中饭店楼顶上扔了下来,活活就摔死在他的面前,他连屁都没敢放,灰溜溜的赶出租界,你说,会不会是因为这事?”

    “谁知道呢!不过这次我看这架势,估计这家伙要悬了……”

    原本在一旁看热闹的许诚言,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自己还没有来得及下手,日本人倒是先出手了,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时,身边的人倒是给他提了醒,白逸生这段期间和潘毓贵可是闹的不可开交,白老头组织青帮弟子在市公署堵门骂街,还有在法租界大摆寿宴时,发生的那一幕,自己都亲眼目睹,可见两个人水火不容,那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突然他心中一动,难道自己的行动这么快就有了结果,潘毓贵已经中毒毙命?如果是这样的话,会不会因为潘毓贵的死,他背后的日本特高课误以为是白逸生所为,这才突然进行抓捕?

    对,这个设想完全说得通啊,许诚言仔细推敲了一遍,心中一喜。

    要知道潘毓贵可是日伪政府的高级官员,更是土原敬二的亲信,如果把他的死和白逸生牵扯到一起,那么特高课绝对不会放过白逸生,想要活着出来,估计是难了。

    没想到自己无心插柳柳成荫,竟然一箭双雕,把两个目标一次性解决了,这可省了自己一番手脚。

    第二天的上午,天津机场,一辆客机缓缓降落,小林光彦带着几名情报官赶紧迎了上去。

    机舱门打开,一名配戴日本陆军中将军衔的中年军人率先走出舱门,此人正是日本驻华情报机关总头目,时任特高课总课长的土原敬二中将。

    待他走下了飞机,小林光彦赶紧上前深深的躬身一礼:“老师,您辛苦了!”

    土原敬二的脸色严肃,深沉如水,审视的目光扫过小林光彦和他身后的几名情报军官。

    半晌,才微微点头,声音多少有些沙哑的说道:“带我去看铃木君!”

    “嗨依!”

    小林光彦等人不敢多言,齐声领命,将土原敬二一行人接上了轿车,一路向特高课驶去。

    轿车后座上,小林光彦坐在土原敬二的身旁,小心翼翼看着自己的老师。

    土原敬二的目光一直看着窗外的景物,过了好半天,才出声道:“你把情况具体说一说!”

    “嗨依!”

    小林光彦赶紧答应一声,随后把昨天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地叙述了一遍,最后说道:“目前我已经控制了潘毓贵,也抓捕了有作案嫌疑的白逸生,可是经过审讯,白逸生坚持不肯承认这件事和他有关。

    而驻军司令部那边,石井参谋长也打来电话表示关注,催促我尽快放人,被我当场拒绝了。”

    “这些混蛋!”土原敬二听到这里,忍不住骂道,“他们还有脸要人?驻屯军这些年守着天津城,上上下下贪墨成风,为了钱,连半点帝国军人的骨气都不要了,这次铃木君的死,一定要有个说法,绝不能就这样放过。”

    言下之意,土原敬二还没有见到潘毓贵,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排除了他的嫌疑,因为土原敬二很清楚,潘毓贵根本不可能刺杀铃木英助,问题一定出在别的地方。

    而这也是小林光彦的判断,他恭声说道:“我们还抓捕了潘毓贵的秘书,以及他购买香烟的店铺所有人员,正在进行逐一排查,可是目前还没有收获,不过案件的脉络已经大致清楚,我判断是有人在针对潘毓贵在他的香烟里下了毒,铃木课长很可能是被误杀了。”

    “误杀?”土原敬二听完更是恼火,目光阴狠,手中的拳头攥紧,“如果是这样就更可恶,可惜了铃木君,从关东军时期,就一直跟随我左右,没有想到,竟然就这样糊里糊涂的丢了性命!”

    这次铃木英助的死,对土原敬二可是一个堪称沉重的打击。

    天津作为中国北方最重要的港口城市,经济贸易的中心,更是日本华北方面军最主要的后勤保障基地。

    就是作为政治中心的北平,也不过是这两年才逐步迁移过去的,而在全面战争爆发之前,天津才是日军真正的大本营,其重要性和特殊性不言而喻。

    能够担任天津特高课课长,特高课留守天津的代理人铃木英助大佐,自然也是土原敬二最信任的心腹。

    他也是自中日全面开展以来,特高课损失的第二个大佐级情报官,之前是太原特高课情报组长吉刚正雄大佐被刺,可无论是从职务还有影响力等各方面来说,都远远比不上铃木英助大佐。

    所以当还在上海处理要务的土原敬二,一接到铃木英助的死讯,就马上抛开手中的工作,紧急乘坐专机赶到天津,亲自处理此次事件。

    土原敬二接着问道:“如果是在针对潘毓贵,你认为这件事到底是谁做的?真是白逸生这些人干的吗?难道他们不清楚,这样做的严重后果?”

    就算铃木英助是被误杀,凶手是在针对潘毓贵,可在土原敬二心中,还是对此事存有疑虑,他不认为驻军军方面会毫无政治智慧,敢打破游戏规则,纵容手下,撕破了脸硬来。

    小林光彦想了想,回答道:“我判断,驻屯军方面肯定不会这么蛮干,但是刘熙明和白逸生就很难说了,尤其是白逸生,这段时间以来,和潘毓贵的矛盾越来越激烈,之前甚至还指示青帮去堵市公署的大门,让潘毓贵非常难堪,这种人江湖习气重,做事不知深浅,也是有可能的。”

    “还有这种事?”土原敬二诧异的问道,他也没有想到,天津这边的情况这么糟糕。

    “看来我确实低估了局势。”紧接着,土原敬二又提出了另一个可能。“会不会是军统方面的做的?之前不是也发生针对潘毓贵的刺杀行动吗。”

    作为主抓情报工作的主官,小林光彦对此最有发言权,他摇头说道:“这种可能性不大,自从我破获军统天津站的外围组织后,一直在顺着这些线索追查天津站的行踪,目前进展的还算顺利,已经抓获了几名天津站的骨干人员。

    据他们的口供,目前天津站接到的指令,是所有关联人员全部撤离,全面进入蛰伏状态,等待下一步的指令行事。

    至于北平方面,因为军统北平站和天津站关联甚多,总部那边也已经展开了进一步的追查,听说也有些收获,他们自身难保,很难顾及到天津。

    而且我已经封锁和监视了各条交通要道,并没有发现可疑人员进入天津,所以,我认为军统人员作案的可能性不大。”

    “不要太自信!”土原敬二看了看小林光彦,他这个学生的能力不用质疑,可是在性格方面,还是显得不太成熟,行事过于自我,自视太高,总让人感觉欠缺点什么,这也是他为什么想要把小林光彦调去山西前线,好生磨砺一番的原因。

    “不过,这次的事情,还是要着落在白逸生的身上,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争取最大的利益,铃木君的死,一定要有价值,我会和田代一郎好好谈一谈,倒要看一看他怎么向我解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