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北国谍影 > 第九十三章 爆炸新闻
    特高课的停尸房里,土原敬二看着眼前铃木英助的尸体,不禁心痛不已,这是跟随他多年,极为倚重的老部下,可是没想到,再见面时,已经天人两隔。

    悲伤良久,这才收拾心情,亲手将白布拉起,遮在铃木英助的脸上,转身离开,同时吩咐道:“把潘毓贵给我带来!”

    小林光彦领命而去,不多时把去了手脚镣铐,一身狼狈的潘毓贵带到办公室。

    潘毓贵一见到土原敬二,如同见到了救星一般,惊喜交加,却被土原敬二冷冷的一眼,吓得不敢多说一句。

    土原敬二挥手示意,小林光彦躬身退出办公室,就在门外守候,里面的两个人谈了许久,潘毓贵才退了出来,可是脸色十分难看。

    这时小林光彦再次敲门而入,向土原敬二请示道:“老师,对潘毓贵怎么安排?”

    “放他回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连累铃木君客死他乡,等我和那边谈好了,再做安排吧!”

    这次铃木英助的死,虽然始作俑者不是潘毓贵,可要不是他亲手把毒烟递给了铃木英助,也不会造成这样严重的后果,也可以说,潘毓贵是间接杀死铃木英助的帮凶,所以土原敬二一见面,就没有给他好脸,毕竟在他眼中,潘毓贵只是自己豢养的走狗,而铃木英助则是他的战友和部下,二者地位不可同日而语。

    “嗨依!我这就让他回去。”小林光彦点头领命,他之前对潘毓贵的观感就很差,所以事情发生之后,对潘毓贵也是心有怨气,态度并不好。

    “白逸生现在怎么样了?带我去看看。”

    一行人来到了特高课的牢房中,当土原敬二看到牢房里,趴在干草上的白逸生,只见他奄奄一息,血肉模糊,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顿时皱了皱眉,转头问道:“这是白逸生?”

    全面战争爆发前,特高课的总部就设在天津,所以土原敬二和白逸生也是相识,可是现在一见面,竟然已经半点认不出来了。

    小林光彦赶紧回答道:“是他,昨天抓进来后,我们对他进行了审讯,可这老家伙嘴很硬,审了一夜,还是坚持不认。”

    土原敬二微微摇头,只看白逸生的这个伤势,他就知道小林光彦是下了死手,再加上白逸生如今也是人老体弱,不堪重刑,不出意外的话,这次是很难熬过这一关了。

    “你下手太重了。”土原敬二轻轻吐了一句,不过也仅此而已,在他眼中,白逸生不过是随手可灭的小人物,没有必要为了此事过多责怪自己的学生。

    他继续吩咐道:“我来天津的消息,现在应该已经传到田代一郎的耳朵里了,我这就去驻军司令部,和他好好谈一谈,至于白逸生……”

    说到这里,他又看了牢房,语气顿了顿,“反正已经活不了了,尽快处理吧!”

    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决定了称霸天津卫多年的青帮大头目的命运。

    “嗨依!”小林光彦点头领命。

    下午时分,市公署附近的咖啡馆里,许诚言注视着市公署的大门,自从昨天白逸生被抓,他就预感到行动已经有了结果,于是今天一大早就来到市公署,查看潘毓贵的行踪。

    结果正如他预料的那样,潘毓贵和他的秘书,还有那些保镖护卫,到现在都一直没有出现,看来,一切如他所料,潘毓贵此时应该是已经毙命了。

    可是今天的各大报纸上还没有刊登潘毓贵死亡的消息,这就有些奇怪了,天津新闻界的消息不应该这么迟钝,为了保险起见,自己还要再等一等。

    一旦确认潘毓贵的死讯,自己就尽快离开天津,赶回北平向周世荣复命。

    可就在许诚言耐心耗尽,准备离开的时候,三辆轿车从眼前驶过,立时让他心头一震,他这些天一直在跟踪潘毓贵,自然认识这些车辆,这明明就是潘毓贵的座驾。

    他赶紧打起精神,仔细观察,只见轿车一直开到市公署的大门停下来,保镖们先下了车,车门打开,在众人的护卫下,潘毓贵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

    潘毓贵竟然还活着!

    这是怎么回事?这一幕让许诚言顿时也有些糊涂了,他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着,试图推测各种可能。

    难道是自己的投毒行动出了纰漏,被提前发现了?

    不应该啊!他自认此次行动准备充分,设计周密,没有露出半点破绽,失败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确实极小,除非是潘毓贵气运逆天,不然绝难逃自己的毒手。

    也可能是那支毒烟还没有被潘毓贵吸食,目前还躺在烟盒里,随时可能发挥作用,那这次行动还有成功的机会?

    这倒是有可能,距离投毒到现在不过一天的时间,目标很可能运气不错,还没有抽到那支毒烟,这样的话,自己的行程又要重新安排了,多逗留几天观察后续情况。

    不过,既然潘毓贵没有死,那么昨天白逸生为什么会突然被日本人抓捕?之前还猜测是因为潘毓贵的死,日本人怀疑白逸生,搞得自以为一箭双雕,还沾沾自喜,现在这个理由不成立,

    那这里面又到底发生了什么?

    许诚言百思不得要领,他到底没有办法接触到更进一步的内幕,对这一天来发生的一切知之甚少,想破了脑袋,也无法推测出真实的情况。

    接下来的两天里,许诚言还是一如既往的监视潘毓贵,一直期待目标中毒身亡,可是每次都是失望而回。

    直到第三天,他亲眼看着潘毓贵一行人赶往天津机场,坐上飞机,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他才终于确认,自己的计划真的失败!

    忙活了大半个月,费尽心力无数,最后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目标从自己眼前飞走,这个结果让他非常沮丧。

    “卖报了,卖报了……,津门时报,今天特大消息,警察局长刘熙明撤职查办,青帮头目白逸生病卒津门……,

    “卖报了,卖报了,海河新闻报,特大消息,特大消息,几十年风水轮流转,青漕帮会再起波澜,大家走过不要错过,买一份,看一看了,看一看了……”

    “看报了,看报了,进步日报,潘市长旅行东京,新市长走马上任啦……”

    “大家注意了,注意了,新民报纸,特大新闻,特大新闻,特高课长中毒身亡,重庆分子破坏和平,大家都来看一看,看一看了……”

    离开机场,心情颇为沮丧的许成言正落寞的走在街头,突然听到前面几名报童在高声吆喝着,里面提到的几个名字都让他眼皮乱跳,尤其是“潘毓贵”和“白逸生”这两个名字,猛然拨动了他的神经。

    事实上不仅是他,街面上的所有人听到这几名报童的吆喝声,都停下了脚步,片刻之后都缓过神来,马上招手报童,纷纷购买报纸,迫不及待地翻看上面的新闻。

    警察局局长刘熙明,青帮大头目白老头,一个是手握重权的实力官僚,一个是争霸天津卫几十年的青帮头目,竟然一个被撤职查办,一个病死身亡,这绝对是让整个津门都为之震动的大新闻,众人都要一睹为快。

    许诚言也紧跑几步,上前把报童手里的报纸都各买了一份,仔细翻看,只见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都在刊登白逸生的讣告新闻。

    内容大体相同,只说白逸生体弱多病,旧伤复发,于昨天下午,病死在了天津医院。

    另一版面上还刊登着,天津警察局长刘熙明,因罔顾人命,贪赃枉法,被立刻撤职查办,不日即可宣判。

    其中进步日报又有一条重大新闻,华北政府任命原天津海关监督温士勋为天津市副市长,原天津市市长潘毓贵出席日本东京召开的“大东亚各都市市长会议”,即日离开天津飞往东京,天津市所有事务交由副市长温世勋主持。

    最后一个就更让许诚言目瞪口呆了,新民报重点报道,日本驻天津特高课科课长铃木英助大佐,于两天前,被重庆军统分子下毒暗杀,当场毙命,华北政府提出严正抗议,谴责重庆政府罔顾和平,又起战端,破坏天津大好局面云云。

    看着眼前这些铺天盖地而来的新闻消息,每一个都称得上是爆炸式新闻,足以震撼所有人的眼球和心脏。

    就是许诚言也觉得脑袋发胀,着实有些应接不暇,搞不清楚短短的两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说别的,就先说特高课课长铃木英助大佐被重庆分子毒杀的这个消息,就让许诚言百思不得其解,着实摸不着头脑。

    自己下毒的目标明明就是潘毓贵,怎么最后反而潘毓贵安然无恙,死的却是日本特高课课长铃木英助大佐。

    也就是说那一支毒烟确实已经发挥了作用,只不过刺杀潘毓贵这个汉奸不成,反而误杀了铃木英助这个日本情报头子。

    这可是真没有想到,自己一心只想钓一条小泥鳅,却网住了一条大鱼,现在潘毓贵远走东京,行动任务就算是失败了,可是毒杀铃木英助,绝对是超额完成,那这个事情可怎么算?

    其中发生了什么?具体情况他也是糊里糊涂,回北平后,又如何向周世荣解释,那支毒烟怎么会被铃木英助吸食的呢?

    不过这也正好解释了,为什么潘毓贵没有死,日本人却马上抓捕了白逸生这件事,也就是说自己推测的并没有错,白逸生确实是因为自己的投毒行动而被捕,至于报纸上提到的因病去世云云,自然都是骗人的鬼话。

    白逸生被日本人抓捕,这个事情是自己亲眼所见,当然不会有错,他的死绝对是日本特高课所为,只不过不知为什么,日本人最后反而认定是军统特工所为。

    不好,难道是自己的行动中露出破绽,被日本特高课察觉出了蛛丝马迹?

    想到这里,许诚言不禁眼皮一跳,下意识的左右看了看,立时感觉有些不安。

    事已至此,潘毓贵远走东京,自己想要追杀,也是不可能了。

    白逸生死于非命,正和自己心意,自己再留在天津,已经是毫无必要,如今日本人又有所察觉,此地不宜久留,必须要尽快离开!

    读未修改内容请到:醋/溜/儿/文/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