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北国谍影 > 第九十四章 失之交臂
    天津海河西岸的英租界,一处干净整洁的西式院落里,廊檐之下的茶桌上面摆放着精致的茶具,杯中的热茶,渺渺升起一缕水雾,散发着一股清香。

    午时将近,天空晴朗无云,一位相貌儒雅,面容清瘦的中年男子,正靠在座椅上静静的闭目养神,享受着温暖的阳光。

    这时,院门突然推开,从外面一瘸一拐走进来一个短衫老者,只见他平头短发,根须花白,额头上皱纹显现,一双深色的眼眸,蓄着又短而硬的胡须,尽显岁月的沧桑,不过面容红润,肩膀宽厚,要不是脚上的残疾,这副精神头就是年轻人也比不了。

    靠椅上的中年男子听见了脚步声,微微睁眼,看到是短衫老者,这才直起身子,笑道:“你不是去和杨老头下棋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今天有好事,我哪还顾得上下棋,听着消息就去买了报纸,你快看看!”

    说着话,短衫老者就将一份报纸递了过来,又脸色郑重的说道:“白老头死了!”

    “什么!白老头死了?”

    中年男子闻声,连忙接过报纸,低头仔细观看,不多时眼中露出惊喜之色,一拍桌案,高声道:“好,太好了,恶人终有恶报,我们总算是能透一口气了!”

    原来这两位,正是许诚言的父亲许正维,还有他的师父雷泰。

    当初全面战争爆发,日本人即将进攻山西,许正维极有远见,早就知道山西军力无法抵挡日本人的进攻,晋南早晚沦陷敌手,战火硝烟一旦席卷家乡,只怕覆巢之下,一家人难以保全。

    于是他当机立断,马上带着全家人一路东迁,星夜兼程,几经辗转来到天津,进入英租界安身。

    不过,和许诚言的判断的不一样,父亲许正维之所以选择举家迁移天津,倒不是因为雷泰,而是早有谋划。

    首先是因为天津的经济繁荣,民生安定,是北地最大的国际性都市,一旦战火蔓延,百姓无处安身的时候,天津这样的大都市,就是逃难的首选之地。

    再加上天津又有各国租界存在,只要能够进入租界安身,即便天津是日本占领区,也能保证家人的人身安全。

    除了这些,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原因,那就是民国时期,山西人在天津落户经商的人很多,山西人又一向抱团,这些人在一起组建多处晋商会馆和商会,在天津商界很有些势力。

    而许正维昔日结交的几位好友,就在天津经商,之前早就有书信邀请他来天津一同发展,只是他一直故土难离,都婉言谢绝了,直到这次战火就要烧到家园,不得已这才下定决心,举家搬迁到天津。

    而雷泰本来还有些顾虑,因为他的仇家白逸生还在天津,他每次想回家乡,只要一打听白逸生还在,而且这些年势力越发的坐大,都只能打消回乡的念头,要不然,也不会金盆洗手之后,反而去晋南投奔好友许正维。

    如今他身有残疾,在这兵荒马乱的乱世里,实在无处安身,再加上确实思念故土,最后在许正维的劝说下,终于随着许家人一起回到了天津。

    因为许家人应变及时,迁移之路总算是有惊无险,一到天津,又有几位好友照应,许家人很快在英租界落脚生根。

    而雷泰自知和白逸生仇怨极深,绝不敢让人知道自己的行踪,为了躲避青帮的纠缠,平日里深居简出,就是有事也绝不走出英租界半步,处处小心谨慎,这才算是平安无事到现在。

    直到今天,各大报纸把白逸生病死的消息传遍天津卫的大街小巷,市民们纷纷传言,他听到这个消息后,顿时激动不已,赶紧买了报纸求证,并一刻不停的赶回来,向许国维报讯。

    如今心结尽去,雷泰只觉得身上的像是卸去了一块压了许久的巨石,无比的轻松畅快,连声说道:“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啊,这个老家伙到底走到我前头了,以后再也不用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

    “大哥,还是不要大意!”许正维虽然也是高兴,可是他做事向来深思熟虑,想的周全,许诚言倒是继承了他的这一点,“白老头是死了,可是青帮还在,他的那些门生弟子还在,要是有人还要拿你生事,对我们都是大麻烦,还是要小心一些!”

    雷泰一听也觉得有理,自己高兴的未免太早,如今他已经不是当年一身武艺,意气奋发的武术名家,而是一个已经残废,只想着安度晚年的糟老头子,对方要是真有心为难,自己根本没有半天抵抗的余地。

    这么一想,原本已经活泛起来,想要回旧时家园寻访一番的心思,又沉寂了下来,再说他在天津早就没有了亲人,唯一的师弟韩昌,当年就已经绝了来往,这么多年没见,只怕彼此都认不出来了,也没有什么意思。

    而且他现在托身许家,如果只是自己的安危也就罢了,如果再连累好友及其家人,那绝不是他想看到的。

    想到这里,他把手一挥,道:“你放心,我这把年纪了,吃饱了睡,睡醒了吃,什么也不想,只要平平安安过日子就好!”

    许正维见雷泰这么说,也就放下心来,他确实对那些青帮心存顾虑,这些人都是好勇斗狠的亡命之徒,自己一家人在天津安身不易,真的经不起半点风浪了,所以才提醒老友,免生事端。

    他笑着说道:“不过今天确实是个好日子,中午我们多喝几杯,好好庆祝一下。”

    雷泰欣然同意:“好,多喝几杯,这么多年了,总算去了一块心病,是该高兴高兴了!”

    于是许正维叫来佣人,让他们准备些酒菜,自己和雷泰接着闲话家常,因为心情大好,两个人聊的很是高兴。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外面的院门又被推开,许正维的夫人带着一双儿女,还有两个佣人走了进来。

    如今许家的人口不多,满打满算,也不过十几个人,除了许正维夫妇,还有二女儿许雅兰,小儿子许诚廷。

    家里的佣人也在逃离晋南的时候大多遣散了,只剩下几个跟随多年,忠实可靠的,远不是当初在晋南,出入都是前呼后拥的一大群。

    不过许家人除了许正维之外,其他的人现在都更喜欢天津的生活,这里的一切都繁华似锦,丰富多彩,远不是晋南可比。

    许夫人原本也是富家千金,容貌气质自然出众,又保养得当,看上去相比丈夫要年轻不少。

    女儿许雅兰,也已经二十岁了,酷似母亲,容貌秀丽,一身西式裙装,越发显得亭亭玉立。

    儿子许诚廷,也满了十八岁,身材高瘦,虽然略显青涩,但也是阳光开朗。

    许雅兰和许诚廷目前都在租界里的一所大学读书,今天是休息日,许夫人带着他们去附近的百货公司买些衣物,这才刚刚回来。

    女人的感觉总是敏锐,许夫人一进门就看丈夫的脸色喜悦,就连一向都不苟言笑的堂哥也是喜在眉梢,这在平时可是少见,于是开口询问道:“大哥,正维,你们在聊什么,这么高兴,是有什么喜事吗?”

    雷泰因为要隐藏行踪,当初是以许正维远房堂哥“许正山”的身份投靠许家的,除了许正维之外,就连许夫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不过许夫人也是个聪明人,心中虽然有疑问,但只要丈夫不说,她也就装作不知道,所以一直称呼雷泰为大哥。

    许正维一听,点头笑道:“确实是有好事,大哥打听到一个分别多年的好友就在天津,准备找时间去看看,中午说是要喝几杯庆祝一下,正说着你们就回来了。”

    许夫人一听,不禁有些失望,如今她最惦记的,就是失散多时的长子许诚言的下落,为此她不止一次的埋怨丈夫,不应该把孩子送到远在千里之外的上海去读书,如今中国遍地烽火,兵荒马乱,当母亲的又如何放得下心,每次想起此事,都暗自垂泪。

    今天一见到许正维和雷泰笑容满面,就不自觉的联想到长子的身上,还以为是有了消息,听到不是这个原因,还是强颜笑道:“原来是这样,他乡遇故知,确实是件大好事,我去做几个好菜,你们兄弟俩多喝几杯。”

    “我已经吩咐了,你不用安排了。”许正维和声说道。

    其实他的目光敏锐,又对妻子的心思非常了解,只看她失望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自己也是心情一黯。

    作为父亲,他思念长子的迫切心情不在妻子之下,尤其像他们这样的士绅世家,历来对于长子的培养都是不遗余力的。

    为了能够让许诚言学有所成,支撑家业,不仅从小就遍请明师教导其文学武艺,许正维还不惜重金将他送往上海求学,要不是因为中日战争的爆发,差一点都要送往日本东洋留学了,可以说,许正维对长子是投入了极大的心血的。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现在亲人失散,生死不知,他也是暗自焦急,请人多次去上海打听许诚言的下落,可是都没有消息,如今也只能徒之奈何。

    “爹,你看我今天新买的这件裙子好看吗?”此时女儿许雅兰一蹦一跳的上前娇声问道,同时双手轻轻提着裙子,在庭院当中优雅的转了一圈,裙角飘扬,线条柔美,满脸兴奋之色。

    “可是我自己选的,一眼就看中了,换上我就没舍得脱。”

    许正维当然连声赞道:“确实好看,还是我女儿有眼光。”

    可刚夸完一句,又赶紧嘱咐道:“不过学校里可不要这么穿,大家闺秀,还是要矜持一些。”

    一旁的许诚廷却是一撇嘴,他被母亲和姐姐强拽着陪了一上午,心中早就不耐烦了,此时看姐姐炫耀,顿时不屑道:“这有什么好看的,就为这一条裙子逛了一上午,浪费时间生命,真不知道哪里好……”

    话没有说完,就被姐姐赶过来追杀,吓得赶紧躲在大伯和父亲身后躲避,一家人在院子里说说笑笑,打打闹闹,欢声不断,一派美好温馨的家庭气氛。

    与此同时,玉笙图书馆的大厅,手提着行李箱的许诚言,左顾右盼,试图在人群中寻找好友林光彦的身影。

    因为天津局势突变,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许诚言不明情况,以为日本特高课已经察觉了他的行踪,此处已成险地,自然不敢久留,所以决定马上离开天津。

    在临行之前,他还想和林光彦当面辞别,他此次来天津最大的收获,就是结识了这位志趣相投的好友,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可是二人非常投缘,彼此引为知己,如果就此失联,实在是一件憾事。

    可是他们两个人之前都各有秘密,心存顾忌有所保留,彼此都没有留下通讯的地址,加上林光彦的失约,这一时之间,许诚言也不知道怎么寻找这位好友,只能来到他们第一次约见的地点玉笙图书馆寻找,可是结果让他非常失望,寻找多时,也没有发现好友的踪影。

    此时他一脸的无奈,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又抬头四下张望,最后还是死了心,忍不住叹了口气,提起脚边的行李箱,快步离开了图书馆。

    出了大门,在街口招来人力车,一路赶到天津火车站,购买最近的出发车票,登上去往北平的火车,结束了此次天津之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