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你的咖啡加我了吗 > 伏埋 第二十一章 我的少年病态又深情
    上午的四节课对于许纸源、齐俞来说过的很快,而林姒和付喆就不一样了。

    付喆拿着手机既timi,又天下,还和平精英。

    付喆打着一半的时候网卡了,付喆一脸懵逼,“卧槽,我这个月刚充的流量,怎么就直接卡出峡谷了呢?”

    林姒没带手机过来,换句话说,苏子雅不让林姒带手机去学校。

    林姒趴在桌子上,回头看了一眼付喆,林姒声音有些闷闷的,“估计学校装了那个什么信号屏蔽仪吧。”

    付喆的手机是放在桌子上的,而手机前面拿着一堆书挡着,付喆假装认真听课、记笔记,实际上认真在play games。

    窗户还被付喆在威逼利诱下让林姒反锁了,他还叫鱼鱼子给他放风。

    林姒除了睡觉,就听付喆吐槽了一个上午学校安装信号屏蔽仪,说什么干扰学生精神食粮,不让学生好好放飞自我,努力学习……

    第四节课下课前,班主任还走到林姒的座位上,跟她说,“保安室里面有她家人给她带的东西,叫林姒自己过去拿。”

    林姒虽然很疑惑,但还是拖着硕大的石膏去到了保安室。

    林姒强行逼迫自己不去注意其他人的眼光。

    “长的挺好看的,年纪轻轻怎么就骨折了呢?”

    “你也觉得她长的挺好看啊,是吧?我也觉得。”

    “哎,可惜就是骨折了,那个石膏绑在脚上不太美观。”

    “哎,你觉得我们现在过去扶她走路可不可能要到联系方式?”

    “哎呦呦,峰哥这是看上这女娃儿了吗?”

    还带着旁边人起哄的声音。

    林姒皱了皱眉,林姒她离他们又不远,说话声音这么大,是生怕她林姒听不到吗?

    其中的一个男生跃跃欲试,估计就是他们口中的峰哥,峰哥跑到林姒面前,峰哥的脸看着林姒微微红起来了,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语气里的不好意思鬼都能听出了,“那个……你要去哪?我陪你去吧。”

    林姒属实没想到在这群人里面被称为哥的竟然还是个纯情少男,看他脸红的样子,估计连女孩子手都没牵过。

    林姒还以为是一个情场老手,天天去酒吧蹦迪的那种。

    “没事,就几步路没关系的。”林姒说,林姒生怕他还要来几句客套话,又加了句,“我不太喜欢被人当成异类。”

    林姒微笑。

    林姒自以为自己的笑里面有几分警告的韵味。

    但那个峰哥并没有被劝退,反而越挫越勇,红着脸,小声说道,“那……那行吧,你能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吗?方便我以后照顾你。”

    林姒:“……”

    面前的少年,脸庞白皙干净。

    是所有高中女生遇到了都会很心动的那种类型,but林姒又不是普通女生。

    林姒拒绝了,“抱歉啊,我还比较习惯一个人。”

    峰哥听到林姒说这话,眼中不由得流露出怜悯,更加不放弃了,“两个人总比一个人要强,而且你总是一个人撑着,一个人习惯把所有事憋在心里,长久以后是会被压垮的,所以你现在正需要一个……呃,一个倾诉对象。”

    峰哥眨了眨眼,峰哥的全身每一个细胞都散发出“选我准没错”的气息。

    林姒:“……”

    我的老天鹅啊。

    有完没完了。

    林姒正在绝望的时候,许纸源冲了上来,站两人靠的过近的距离之间,把峰哥和林姒分隔开。

    许纸源还特别自然的伸出右手,握着林姒的左肩。

    搞得跟真的情侣一样。

    许纸源看着峰哥,眼神里满是挑衅,重复着峰哥说的话,“需要一个……倾诉对象?”不过从陈述句的语气变成了反问句的语气,语气很是玩味。

    之后的语气更是漫不经心,“怎么?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你配得上我女朋友么?”

    被称作“女朋友”的林姒像是受惊的老鼠一样看着许纸源。

    但林姒没有挣脱。

    因为现在当务之急是要甩掉这个峰哥。

    峰哥看着林姒,满脸无措的表情,差点逗笑林姒。

    林姒忍着笑说,“对不起啊,我有男朋友了。”

    峰哥多看了几眼许纸源走开了。

    许纸源双手握住林姒的肩,“没事吧?”

    许纸源想说的所有话,却硬生生憋成了一句“没事吧?”。

    “没事吧?”的更深一层含义是问林姒有没有被自己的黑暗面吓到……

    刚刚的许纸源没有隐藏任何东西,许纸源将他自己原原本本的裸露在林姒面前。

    病态、不屑、黑暗、任何事任何人都不放在心上的许纸源。

    并不是林姒开学第二天见到那个干净而又阳光的许纸源。

    他许纸源并没有向阳而生。

    他彻彻底底的烂在了下水沟里。

    也许是从沈囡开始囚禁他开始,那个爱笑阳光的许纸源就变了。

    变得不爱笑、病态、黑暗、叛逆。

    许纸源记得沈囡关他最久的一次是在初二的暑假里,他成绩退步了。

    许纸源的年级第一被那个万年老二夺取了,沈囡怪他没有认真学习,没有在考试前好好复习,可是沈囡忘了,考试前两天他还有很多兴趣班,还有一个书法比赛。

    考试是考全科的,也就是所有科目,语数英物地生政史。许纸源把把门科目复习到凌晨两点半,睡觉的时候忘记盖好被子,起来就低烧了。

    浑浑噩噩的过了两天考试,许纸源就知道自己没考好了。

    许纸源在英语听力的时候因为脑袋太昏,趴在桌子上小眯了一会儿,然后导致许纸源错过了一整个英语听力题。

    而数学有一道选择题,他不小心把对的改成错的。数学里面的一道选择题很值钱,三分。

    就这两门,万年老二超过了他。

    但是许纸源语文超常发挥,只跟万年老二隔了一分之差。

    所有人都在安慰许纸源说下次肯定会重回第一,只有沈囡,丢了面子在塑料姐妹面前抬不起头来。

    再次囚禁许纸源,暑假的前一个月许纸源哪都没去,在一个窄窄的小房间里面。

    而那个小房间到底有多小呢?只有一张单人床,和一个书桌,一个小书架,小书架里面全是名著。有泰戈尔的诗集,夏洛蒂·勃朗特的成名作《简爱》,维克多·雨果的《悲惨世界》《巴黎圣母院》,俄国作家列夫·尼古拉耶维奇·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初中所有必读名著和一些沈囡觉得重要的书都有,书架上的书和书桌上的几本五三就是许纸源暑假一个月所有打发时间的工具,许纸源的手机被沈囡的随身携带着。

    许纸源的三餐由保姆送回去,打开门放到地上,然后叫许纸源去拿,最后锁好门。

    许纸源吃完后保姆会来拿碗去厨房洗,有的时候还会带几个水果给许纸源。

    以前的许纸源傻傻的还让保姆放他出去,保姆犹豫了一下,才小心翼翼的开口,“这是许太太的命令,我不能放呀,我放了可是要失业的……我本就一大把年纪了,好不容易在许家安顿下来……”

    许太太就是沈囡。

    许纸源懂了。

    再也没要求过保姆放他出去,他也再有没有真心的笑过一次。

    被囚禁了一个月后沈囡给他的行程安排好了,补习班加兴趣班。

    这也是暑假后一个月的事了。

    许纸源每次面对丰盛无比的晚餐,却不知如何下口。

    “没事。”林姒笑了笑,“唔……中午你不去吃饭么?”

    许纸源摇了摇头,“不吃了。等下人会很多的,陪你去保安室拿东西吧。”

    林姒觉得有些对不起许纸源,许纸源为了自己不去吃饭,而自己又没什么好给他的。

    林姒重重的点了点头,“好!”

    林姒看到了一个白色塑料袋上面贴着一张“08班的林姒收。”

    林姒伸手拿了起来,对保安室的保安怀有歉意的笑了笑,毕竟人家刚刚还在吃饭呢,还跑过来给林姒开保安室的门。

    “那我就先走了啊!”

    保安看着林姒离开保安室的门,“注意脚啊!”

    林姒一拿起这玩意就问道了一股香味,根据林姒多年吃东西的经验,这是花甲粉无疑!

    林姒好久没嗦粉了,还是花甲粉。

    许纸源扶着林姒走到一个树林里,大树底下有一个石桌,石桌旁边有五个椅子,林姒找了其中一个椅子坐着,拆开了这个白色塑料袋。

    白色塑料袋里面还有一张小纸条,看起来是一个女生的字迹,“林姒,听妈妈说你经常不吃饭,给你点了外卖。爱吃不吃,不吃饿死你。”

    看着这毒舌的语气林姒就知道是林逸洋那小萝卜头。

    林姒抽了抽嘴角,抬头看着许纸源,发现许纸源也在看自己,林姒觉得莫名尴尬……

    “许纸源,你要吃么?”

    许纸源勾了勾唇角,“行啊。”

    林姒刚说完“你要吃么?”就后悔了,神他妈就一双筷子啊!

    林姒撇了撇嘴,“那你得自带碗筷。”

    许纸源走了几步,在离保安室不远的地方拿了他的碗过来了。

    林姒睁大了双眼,能看清许纸源眼睑上根根分明的睫毛。

    这可真就是自带碗筷了啊。

    “你……这个碗?”

    “拿着碗过去保护‘女朋友’可不太好。”许纸源琥珀色的瞳孔深深浅浅,藏着渐渐藏不住的情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