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赵明月 > 名字
    “芳,我给咱孩儿想了个名字,单名‘菲’,‘林菲’,你觉得怎么样?”

    满脸兴奋的林光握着妻子的手,用手指在她的手心一笔一划缓缓地写下“菲”。

    沈芳跟着默读了一遍。

    “林菲……嗯,挺好听的。”

    见丈夫一副神秘兮兮又洋洋得意的样子,猜到他还有后话的沈芳配合地问道:“是还有什么深意吗?”

    林光神采奕奕地站起来,“现在不正是二月份吗?晏殊有一首词叫《采桑子》。”

    他把手背在身后,摇头晃脑,声情并茂地诵读起来,像极了私塾里的老夫子。

    “阳和二月芳菲遍,暖景溶溶。”

    沈芳看着他瞬间又变成求表扬的样子,不禁笑出声。

    “真有你的。你这是高中学的吗?我都没听过。”

    林光摸了摸后脑勺,不大好意思地回答。

    “不是课本上的,是跟你写信那会,在村里孔老师家借的唐诗宋词还有诗经,闲下来没事就翻翻,后来就特意把带有你名字的诗词全抄录下来了。咱出来的时候我也把这个本子带上了,就知道肯定会用得到。”

    他越说越得意起来。

    “那要是生的是男孩呢?”

    “那就叫林景!”

    “那要不是二月呢?”

    “嘿嘿,本子里我都圈出来了,不管哪一个月我都有准备。”

    沈芳又羞又笑,倒是不知道他从那时起便有了这个心思。

    不过,被人从一开始就坚定选择的感觉,还真是幸福啊。

    ———————————————————————

    妈妈说到这的时候,带着柔柔笑意,看着远处,不再出声。

    可能是持续说话说得累了渴了,更可能是接下去的故事便是丈夫的突然意外离世,与其再重复一遍伤痛,不如就让故事在这里结尾,也算是个美好团圆的大结局。

    林菲心里百感交集。

    她是第一次如此完整地听妈妈讲起关于爸爸的事情。

    从小她看着同学们都有爸爸来参加家长会,在下雨的时候打着伞来接他们,便偷偷在心里幻想着自己的父亲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林菲最怕碰到关于父亲的命题作文。

    最开始她还会无中生有地编,后来就索性以一句“我的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的大舅便成了我的父亲”作为开头,然后写着大舅对她的爱,洋洋洒洒。

    阅卷的老师看到这句同情心泛滥,总会给出更高的分数。

    可是比起高分,她更想要一个爸爸。

    哪怕他像二虎的爸爸那样偶尔会喝醉,哪怕他像大文家的爸爸那样总是训斥她,爸爸可以有很多缺点,只要爱妈妈和她,就是好爸爸,可是她没有。

    可是,她没有。

    然而,埋在心里这么多年的委屈和埋怨,在听完故事的这一刹那,全都随风消散了。

    能等二十八天只为跟妈妈见面,能等三年只凭书信联系,一定会是个耐心专一的好爸爸。

    能在妈妈受伤包揽农活,能在妈妈怀孕时承担所有家务,还拒绝远程活只为天天回家,一定会是个有担当能让人放心依靠的好爸爸。

    最最重要的是,他那么爱妈妈,也会把最多的父爱给她,毋庸置疑,他就是个好爸爸。

    爸爸也想一直保护妈妈到老的,爸爸也想好好陪着她一起长大的,爸爸也想给妈妈给她甚至给未来会有的弟弟妹妹一个温暖的家和他浓浓的爱。

    并非他不想,只是意外到来,他无法做到了。

    命运不公罢了。

    林菲转身抱住身边的妈妈,轻轻拍着她的背。

    “妈妈,你也好傻。”

    傻到这么多年,自己一个人扛下这么多。

    林妈妈长长呼出一口气,努力让情绪平静下来。

    “再说我可继续哭啦。”林妈妈嬉笑着说道。

    林菲放开环抱住妈妈的手,继续挽着她的手臂。

    “好好好,我们回家!”

    回到外婆家已经是午后一点多了,饭菜早就做好,放在锅上的蒸笼里热着,就等林菲母女回来再开饭。

    大家依旧有说有笑,只字不提关于她俩这次过去的事情以及关于林菲爷爷奶奶的近况。

    这么多年不曾走动过的亲家,已经成了不来往的远房亲戚一般,甚至都不愿意挂在嘴边谈起。

    明明可以直接去祭拜的呀,为什么妈妈还要去那个并不会给好脸色的地方,携礼问候?

    林菲突然想起来这个问题,以她的性格是绝对无法忍受那样的恶语相向的。

    那妈妈呢?妈妈就能忍受吗?

    原本很饿的林菲想到这里,突然就没什么食欲了。

    她看了看正在和外婆谈笑风生边吃边聊得正开心的妈妈,若有所思,然后草草地扒了两口饭。

    “我吃好了。”

    外婆闻言关切地询问,“就吃这么点吗?再吃一些啊,早上就没吃什么。”

    “外婆,你看我吃得肚子都鼓起来了。”

    林菲笑得一脸乖巧,故意鼓起肚子拍给外婆看,就像小时候一样。

    征得舅舅的同意后,林菲在书房使用电脑查到了一首诗。

    “阳和二月芳菲遍,暖景溶溶。戏蝶游蜂。深入千花粉艳中。何人解系天边日,占取春风。免使繁红。一片西飞一片东。”

    这便是晏殊的《采桑子》,也是她名字的由来。

    她轻轻而又反复地读着第一句,倍感温暖。

    这可能就是爸爸唯一留给她的礼物吧。

    她在脑子里又回想了一遍妈妈的话,再次回味了一遭爸爸妈妈之间的美好的甜甜的爱情故事。

    林菲突然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

    妈妈讲的故事,未免太简单太顺利了。

    明明奶奶的咒骂里提过就不该同意两人的婚事的,以林菲对奶奶的了解,绝对不是这么容易善罢甘休的性子。

    妈妈一定是为了照顾林菲的情绪,把当年的事情,做了简化和美化处理,两人在一起的过程一定更加艰辛和曲折。

    林菲很想知道完整的经过,她想了解背后的真相,她不想再继续被蒙在鼓里。

    为什么自己的妈妈受了这么多委屈,还要把那个羞辱妈妈的人视为亲人以礼相待?

    若还有下一次,她想勇敢地站出来,把妈妈护在身后,再狠狠地骂回去。

    什么礼貌,什么客套,都统统见鬼去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